那理货大姐推着一个理货用的简易平板车,上边堆放着一堆饮料,堆了有近两米高。理货大姐在后边推着,歪着个脑袋看着前边,边走边喊。

陈伟便闪在了货架后边,给理货大姐让开了路。

一名年轻女子正在货架旁挑选着巧克力,陈伟便拖着购物车,绕过这年轻女子,正准备从另一边离开,就听到身后哗啦一声巨响,紧接着,一声女子的惨叫!

陈伟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就见刚刚在挑选巧克力的女子,此刻正被那成箱的饮料给砸在了下边,痛声惨叫!

却是不知道为何那理货大姐推的一堆饮料倾倒了!正好把那女子给砸在了下边!

陈伟见那女子貌似伤势不轻,当下毫不犹豫的发动了时光回溯技能!

时间回到十秒前,这个时候,陈伟正准备绕过那女子呢!

直接想都不想,一把就拽住了那女子,喊了一声:“快闪开!”

那女子明显愣了下,身不由己的就被陈伟给拉开了。

女子略显不满的说了声:“你干嘛!”

刚说完,哗啦一声,饮料倾倒了!

女子也是吓了一跳!

愣愣的看着摔了一地的饮料!

一阵后怕!

要不是被人拉开,她此刻恐怕就被砸在下边了!

这个时候,陈伟就见到那理货大姐匆忙饶了过来,一看没砸到人,也是松了口气。

而在平板车的另一侧,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正怔怔的站在那里,一脸的惶恐。

刚才就是这小男孩,踩着购物车在那溜车,一下子碰倒了这一堆饮料。

男孩的妈妈忙跑过去关切的安慰她儿子,见儿子只是受到了惊吓,并没有受什么伤,便放下心来,下一刻,就冲那理货大姐厉声吼道:“你怎么回事!你不看路吗?万一要是伤了我儿子怎么办!你们赔得起吗?”

理货大姐也是有些恼怒,在那据理力争:“我一直在喊让一让让一让!你不看好你儿子,还赖我了?再说了,是你儿子碰倒了我们的饮料,责任在你们这,不让你们赔偿就是好的,你嚷嚷个啥!”

这些理货大姐都是当地居民,一个个彪悍的很。

商场的经理很快也过来了,周围也渐渐的围了一群看热闹的顾客。

陈伟站在另一边,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正准备离开,那女子后怕之余,也站在那看着,突然见他要走,忙喊了一声:“哎,那个……刚才谢谢你啊!”

陈伟回头对女子笑了笑,说了句:“不用谢。”

只是刚说完,两人都愣住了!

“是你?”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了句。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天陈伟被系统砸晕之后,那个将他喊醒的人!

两人彼此对对方都有些印象,此刻都认出对方来了。

“呵呵,这还真是巧啊,没想到是你!”

陈伟笑了笑,说道。

“是啊,确实好巧啊!刚才真的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恐怕就被砸到了。”

女子也是感激的笑道。

“谢什么谢啊,举手之劳而已,何况那天的事,我也得多谢你呢,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得在大街上睡多久呢。”

陈伟忙说道。

“我那才是举手之劳呢,你当时又没受什么伤,就是晕倒而已。可这次不一样啊,要不是你,我就得进医院了。”

女子又说道。

“哎呀好了好了,咱俩就别在这你谢我我谢你的了,就算扯平了,如何?”

陈伟客气道。

“那怎么行!这样吧,你吃饭了吗?我请你吃个饭吧!”

女子想了想,说道。

“吃啥饭啊,又不是什么大事!算了算了,我就先走了。”

陈伟笑了笑,又准备离开。

那女子几步赶了上来,说道:“不能算了,这可是救命之恩呢,哪能算了。走吧,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饭店,正好我也饿了,一块去吃点吧。”

陈伟见推辞不过,想着反正自己也要去吃饭,一块去吃个也好。

两人结了帐,一起出了商场。

女子带着他,来到步行街上的一家西餐店。

说实话,这还是陈伟有生以来第一次进西餐厅呢,不禁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忐忑心情。

“咱随便找家小店吃点就行了,不用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吧?”

陈伟小声说了句。

他倒不是怕花钱,实在是从小到大就没拿过刀叉,这万一要是待会出了洋相,那也太丢人了些。

“这就是家小店啊!也谈不上多高档。不过他家的牛排烤的还不错,我来吃过两次。”

女子笑了笑,说了句。

陈伟不吭声了。

这女子看穿着也不像是多高贵的样子,他女朋友徐丽丽穿着打扮跟这也差不多,就是这女子说话的口气有些大。

再怎么着这也是家西餐厅啊,不管是这装修档次还是门店面积,至少在这中央商圈步行街上,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高档饭店。

可在这女子嘴里,这里竟然只是家小店,还谈不上多高档!

陈伟也不知道说啥好了。

莫非,这是一位富家大小姐?

一名服务生迎了上来,领着两人上了二楼,找了个相对僻静的座位,坐了下来。

服务生递过菜单,那女子看了看,问陈伟:“你喜欢吃什么?”

“随……随便吧。”

陈伟不自在的说了句。

他除了牛排,也不知道西餐厅里都有什么。

女子大概也看出来了,便对服务生说了句:“一份奶油鸡酥,两份蘑菇汤,两份菲力,三分熟,一份沙拉,嗯,再来两份提拉米苏吧,谢谢。哦还有,一瓶侯伯王,一四年的就好。”

陈伟在一旁听的一愣一愣的。

除了蘑菇汤、沙拉他能听懂之外,其他什么菲力什么提拉米苏什么侯伯王,他一概不知道是啥东西。

他也不好意思问。

只能一本正经的坐在这里,看着眼前的刀、叉、勺子、盘子,有些发愁。

“对了,我叫连莹莹,你呢?”

对面女子这才想起还不知道陈伟叫什么名字,便问了句。

“哦,我叫陈伟。”

陈伟忙回了句。

“我留你个电话吧,以后可以常联系。”

连莹莹又说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