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互留了个联系电话,然后又加了个微信。

“刚刚那小孩的妈妈太不讲理了,明明是她孩子的错,她还冲人家大姐不依不饶的。”

连莹莹想起这事,还是有些生气。

这些熊孩子,在商场里乱跑乱撞的,作为家长,非但不管,出了事还胡搅蛮缠,果然是熊孩子的背后都有一个熊家长。

刚才要不是陈伟拉她一把,她现在真的要躺在医院了。

“可不是咋地,现在有些人啊,这素质真是没法说。”

陈伟无奈一笑,想到今天遇到的那些女售楼员,说了句。

两人在这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越聊越投机。

很快,点的菜一个接一个的就上来了。

一盘金黄色的奶油鸡酥,两小碗乳白色的蘑菇汤,两份烤的鲜嫩的牛排,一份水果沙拉,两份提拉米苏,还有一瓶红酒。

服务生站在一旁,帮忙打开红酒,倒进醒酒器中,轻轻摇了摇,说了声两位请慢用,便退下去了。

服务很周到。

比陈伟楼下包子铺那大姐周到多了。

陈伟看着眼前这些酒菜汤的,垂涎欲滴的同时,也有些抓瞎。

没有筷子,不会用刀叉,这可咋整啊!

连莹莹看出他的窘迫,噗嗤一笑,然后拿起醒酒器跟酒杯,倒了两杯红酒,递给陈伟一杯。

举着酒杯,对陈伟说道:“来,干杯!”

陈伟也忙举起酒杯,跟她碰了一下,也说了句干杯,然后直接将杯子里的红酒一口给干了。

红酒度数稍稍有点高,陈伟又不太习惯喝酒,就只觉嗓子辣辣的,眉头不自觉的拧在一起。

连莹莹喝了一小口红酒,一看陈伟竟然全都干掉了,捂嘴一笑,说道:“你可真实在。”

说完,也把自己杯子里的就全喝掉了。

不禁呛了几口。

陈伟有些讪讪。

连莹莹缓了几下之后,看着陈伟,又一次噗嗤笑了起来。

陈伟呆了呆。

连莹莹笑起来很好看。

当然,不笑的时候也很好看。

意识到自己这样看着连莹莹有些无礼,陈伟赶紧移开眼神。

“这酒……度数还挺大。”

陈伟没话找话的说了句,掩饰自己。

“这酒要慢慢品,哪能像你那样一口干了啊。”

连莹莹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要是让人知道,侯伯王当啤酒喝,那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不过,感觉好过瘾啊!

陈伟更不好意思了。

连莹莹又倒了一杯,说道:“算了,今天高兴,咱俩不醉不归!”

“啊?”

陈伟有些为难。

他平时几乎就不喝酒,酒量也很差,刚刚这一口红酒下去,就有点晕乎了。

这一看连莹莹这个架势,他就有点打怵。

“啊什么啊!大男人家的,还怕喝酒啊!”

连莹莹又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我酒量真不行!”

陈伟看着这次直接倒的满满的一杯红酒,心里更加发怵了。

“哎呀几杯红酒怕什么,来,先吃点压一压。”

连莹莹说了句,拿起叉子,叉了一块奶油鸡酥,吃了起来,然后又示意陈伟也尝尝。

陈伟有样学样,也拿起叉子叉了一块,尝了尝,很好吃。

“怎么样?好吃吧?”

连莹莹问了句。

“嗯,好吃!”

陈伟猛点头。

一连吃了好几块奶油鸡酥,连莹莹又端起酒杯来了,说道:“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你可别这么说,这哪是什么救命之恩啊!”

陈伟忙说道,然后也端起酒杯。

“那不管是什么恩,这杯都干了!”

连莹莹说了句,一仰头,满满的一杯红酒,咕咚咕咚就干了。

陈伟咽了口唾沫。

看着自己手里这杯,把心一横,把眼一闭,咕咚咕咚也干了。

“嘶~~嘶~~咳咳……”

两人都被呛的不行了。

“快,喝点蘑菇汤压一压!”

连莹莹说了句,直接端起自己那一小碗蘑菇汤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陈伟也不管不顾了,一口气喝掉了大半碗蘑菇汤。

连味道都来不及品。

“好过瘾啊!我这还是第一次这么喝红酒呢!哈哈哈!”

连莹莹酒劲上来了,小脸红扑扑的,兴冲冲的说道。

“咱……咱慢点喝行不?”

陈伟舌头都捋不直了。

“哎呀你个大男人,喝点酒怕什么!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来,满上!”

连莹莹不由分说的又给陈伟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

一瓶侯伯王,已经快没了。

“先吃点牛排,他家的牛排很不错呢。”

连莹莹说了句,也不用刀子了,直接拿叉子叉起了那块牛排,咬了一口,汁水都顺着嘴角流下来了。

陈伟也学着叉起牛排,咬了一大口。

很嫩,很香,陈伟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吃了两口之后,连莹莹没有急着端酒杯,刚刚那一下确实有点猛,她也有点晕乎了。趁着酒劲,问了陈伟一句:“对了,你那天是怎么回事啊?大清早的晕倒在马路边上?”

“也没什么大事,那天下了夜班,有点累了,走着走着,不小心摔了一跤,磕着头了,就昏睡过去,说起来,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昏睡到什么时候呢。”

陈伟胡乱找了个理由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生病了呢。那你是干什么工作啊?程序员吗?”

连莹莹又问道。

“不是,我是做美股日内交易的。”

陈伟笑了笑,说道。

“美股日内交易?那是做什么的?”

连莹莹有些疑惑的问道。

“呃……就是炒股。”

陈伟一时间也没办法解释的太详细,只能大概解释了一句。

“哦,这么说,你就是传说中的操盘手了?”

连莹莹两眼冒光的说道。

“也不算吧,其实我们跟操盘手还是有些区别的。”

陈伟说道。

“都差不多了。哇,你真厉害!说实话,我特别崇拜操盘手,我认识一个……朋友吧,他就是做你们这一行的,哎呀可厉害了!”

连莹莹眼中带着一种崇拜的光芒,说道。

至于是崇拜陈伟还是崇拜她的那个朋友,这个就很明显了……

“是吗?那你朋友是做什么市场的?”

陈伟好奇的问了句。

“不知道。”

连莹莹很干脆的摇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