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十几只SSR的票,右边的卖盘都压的很厚了,而且已经压了有一段时间了。

左边也都顶着不少的买盘,但是盘口一直在往下成交。

典型的SSR走势。

陈伟在这十几只票上全都压上了五百手的半价暗盘空单。

很快,十几只票都开始陆陆续续的进场了。

陈伟同时盯着这十几只票,就等某只票反抽一下,然后他就发动技能。

很快,其中一只就往下破位了,陈伟只进了二十来手空单。把上边那些没进来的空单撤掉,陈伟又继续在当前价位上压空单。

之后,不断的有票破位下跌,有的进的多一些,两三百手,有的进的少一些,四五十手。

陈伟是一百手的持仓权限,单只股票持仓超过一百手就不能再摆单了,也就那些没满仓的,才能继续压空单进场。

一直过了快半小时了,还是没有一只票反抽。

陈伟也不是很着急,慢慢等着。

他现在在场的这些空单,都是浮盈的,多的有千把块钱,少的也有一两百块钱,十几只票,总共浮盈五千多了。

QTT那票五十手多单也终于是出完了,挣了六百五十块钱,这一只票已经挣了七千五百了。

不过QTT现在已经完全缩量了,几乎都不怎么成交了,股价也跌回了5.15,盘口零星的成交几手,已经没什么做的必要了。

郑军鹏做了几笔别的票,也没挣多少钱,便问了陈伟一句:“老陈,做啥票呢?”

“SSR的,你要做吗?”

陈伟笑了笑,回了句。

郑军鹏摇了摇头,说道:“你咋还上瘾了呢?那种票不好做啊!万一被抽一笔,就要了命了!”

在郑军鹏看来,昨天陈伟STML挣了那笔纯粹就是运气,但是不可能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的。

几百手空单,一旦被抽个一块两块的,那就是好几万啊!

陈伟随口说了句:“反正也没啥好票,随便做两笔,情况不对赶紧跑。”

旁边周毅凑过来看了看,登时大叫起来:“我去,陈伟!你这是要疯啊!”

对面郑军鹏诧异了一下,问道:“怎么啦?”

“老郑你过来看看,陈伟是不是疯了!SSR的票,同时进场十几只!还都是重手数进场!这个MTP三百六十手,NGM二百八十二手,AXSM八十手,AXSM先还在压着单子进场,FRAN也是一百六十七手!我去,疯了疯了,陈伟你真是疯了!这要是有一只票反抽一下,你就得赔个几万块钱!万一要是运气差点,同时几个票反抽,你这个月好不容易挣点钱,就得亏成负的你知道吗?飘了,我看你是真飘了!”

周毅在这儿惊得大呼小叫。

郑军鹏跟旁边其他几个交易员,一听周毅这话,呼啦一声全围过来了。

“我去,陈哥猛啊!”

“这不是一般的猛,这是真猛!SSR的票都敢这么做!厉害!佩服!”

几个人一看到陈伟同时在场这么多,全都惊呼起来,一边惊呼一边摇头。

没有一个人能理解陈伟为何要这么做!

周毅最后说的那句话,大家心里都挺赞成的,飘了,真飘了!

挣点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SSR的票,是这么个做法吗?

虽然说,这会儿看着盘面都是浮盈的,而且浮盈还不少,可只要有一只票反抽,那这些浮盈全都没了!

两只票反抽,那就得赔个好几万!

三只票反抽,这个月弄不好就负了!

一句话,这种做法,就是在找死!

财神爷上坟,烧得不是纸钱,都特么烧得真钱!

郑军鹏也是看得直皱眉,说道:“老陈,你这也……太冒险了吧?要我说,趁着现在都是浮盈的,赶紧出吧!别太贪心了,现在出场,今天差不多也挣了有两万了,可以了!”

“没事,不着急,再等等。”

陈伟淡淡一笑,说了句。

“怎么啦怎么啦?大呼小叫的,我在屋里都听到了!”

赵阳从他办公室里出来了,走了过来,问了句。

“赵哥,我们在看陈哥做盘呢,猛,真猛!赵哥你自己看陈哥是不是很猛!”

旁边有人说了句,闪开位子,让赵阳过来。

赵阳凑过来看了看陈伟的屏幕,登时眉头一皱,说道:“你这是在干什么?赶紧平仓!找死吗?”

赵阳都做了十来年了,SSR的票什么德性他还不知道吗?这就是些抽风票!一抽就能抽死人的那种!

他自己都从来不做这种票的。

这会儿一看陈伟不但做了,还同时进这么多,赵阳这脸就拉耷下来了。

跟周毅想的一样,赵阳也觉得陈伟是飘了,挣点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

陈伟仍是淡淡一笑,说道:“平仓干什么?这不走的挺好的嘛?你看我都挣多少钱了!”

赵阳生气了!

用手指敲了敲陈伟桌子,说道:“别挣了点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这种票是这么做的吗?你这就是在找死知道吗?只要有一个往上反抽的,你今天挣的这些钱都不够赔的!要是有三五只同时反抽,你这个月挣的钱都不够!”

赵阳在这气急败坏,陈伟却是气定神闲,也不理会。

“我叫你平仓,你没听到吗?”

赵阳更加生气了,大叫道。

“我说赵主管,是你做还是我做?”

陈伟也被他在这吵吵烦了,冷冷的说了句。

“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我管不了你了是不是?”

赵阳指着陈伟,怒道。

郑军鹏赶紧拉了下赵阳,劝了一句:“算了算了赵哥,我跟陈伟好好说说,你别生气了。”

陈伟不等郑军鹏再说,便直接对赵阳说道:“这样吧赵主管,咱俩今天打个赌怎么样?”

“打什么赌?”

赵阳压着怒气,沉声问了句。

“就赌我今天能不能挣钱!我今天要是挣了钱,那我以后怎么做,是我的事,你别再瞎叨叨!我今天要是赔了钱,那我以后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行不行?”

陈伟看着赵阳,淡淡说道。

“好,我跟你赌了!我倒要看看,你的运气,究竟能好到什么程度!”

赵阳冷笑一声,直接从旁边拖了一把椅子过来,坐了下来。

他今天也不做盘了,就打算看着陈伟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