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阳也是一下子被勾起了心事,长叹一声,说道:“想当初,我,黄兆坤,吴非,孙冲,徐长杰,我们五个人,跟着王总一起,做美股。那个时候,我们几个的水平都不咋地,跟你之前也差不多,一个月下来也挣不了几个钱,全靠王总一个人撑着。怕我们几个没钱吃饭,王总还时不时的接济我们点。说实话,那个时候,难啊!王总是卖了房子,交的保证金,开的账号。也没钱租太好的办公室,就在郊区那边租了个二层民房,我们几个白天在二楼睡觉,晚上在一楼做盘。虽然苦了点,但也是苦中有甜。”

“后来,我们几个越做越好,公司开始挣钱了,然后王总就开始大规模的招人。办公室也换了个正儿八经的。杜超、李猛、王海江他们三个,都是这个时候来的公司。公司一步步发展,交易员也从最开始的我们六个人,变成了一百多个。”

“就在我们以为公司已经走上正轨的时候,出了点事。我们几个那个时候尝试着坐庄,开始做的还不错,就有点得意忘形了,结果,那天晚上,我们被人给逮着了。加上王总,我们十几个人,一共赔了五百多万美刀。”

“哪怕是现在,五百多万美刀,对我们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了,更何况是当年啊。”

说到这儿的时候,电梯到了二十六楼。

陈伟跟赵阳出了电梯,赵阳示意去楼梯口那边坐会儿。

陈伟也想听听当年的这些事,便跟着赵阳一起,进了楼梯间,两人就在楼梯台阶上坐了下来。

赵阳掏出烟,问陈伟抽不抽。

陈伟摇摇头。

赵阳便自己点了根,吸了两口,继续前边的话:“五百多万啊!艾特斯那边直接就把我们所有的账号全都关停了,要我们三天内补足保证金两千万华币。”

“我们去哪弄这么多钱去。就算我们所有人砸锅卖铁,也凑不出一千万来啊!就在我们以为,公司完了的时候,王总带着一个人来了。”

“海东楚家,楚氏财团大少爷,楚昭云。”

“我们也不知道王总是怎么认识的楚大少爷,也不知道王总是怎么跟楚大少爷谈的,反正楚大少爷一来,就直接拍出了五千万!”

“这五千万,算是挽救了公司。当然,楚大少也理所应当的成了公司的大股东。”

“只不过,五千万也好,咱们这小公司也好,楚大少根本就不看在眼里,这么多年了,对公司基本上是不管不问,更是从那次之后,再也没来过公司,就连公司的年会,我们每年都邀请他,可他一次都不来。”

“所以,你们这些新人,都不知道公司其实不是王总一个人,楚大少才是背后大股东。”

“可是现在,楚大少竟然让他的表弟罗琛来了!”

“我们也不知道,楚大少背后有什么意图,是单纯的给他表弟安排个工作呢,还是说,他看着咱们公司这些年越做越大,有什么想法了。”

“总之,不管怎么说,因为那王东成的事,我算是跟这个罗琛结下梁子了。就算王总心里还向着我,恐怕我在公司也呆不久了。不过也无所谓,大不了,咱辞职跳槽,甚至出去自立门户。”

赵阳狠抽了两口烟,烟头随手一扔,又点了一根。

神色间有些郁结。

也是,他在美泰,已经是领导层了,有基本工资,有小组提成,有业绩奖金,哪怕他自己不做交易,一个月的收入也远超一般的白领。再加上,美泰公司也是他们这些人一步步创立起来的,哪里能说离开就离开?

“原来是这样啊!那王总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态度?罗琛先是挤兑走了黄兆坤,现在又开始挤兑你,他这是要把你们这些元老全都挤兑走啊!这很明显是不安好心,王总应该不会任由他胡来吧?”

陈伟现在倒不是说关心公司的命运,反正他自己都准备走了,还关心个屁。

他纯粹就是有点好奇罢了。

王文涛怎么看都不是个任人摆布的人。

赵阳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谁知道呢。王总的心思,是越来越深了,我跟了他这么多年,却是越来越看不透他了。”

陈伟没再问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赵阳又说道:“其实你不知道,下个月,你虽然还继续在七组做,可你的业绩,最后却不计入七组。都特么是那个罗琛背后搞的鬼,净玩些见不得人的小手段,小人一个!陈伟,你最近在公司里也小心点吧,那个罗琛,肯定也恨上你了,你自己有个准备。”

“我?无所谓,他爱咋地就咋地吧。他要真有那个能耐,那就干脆把我账号给停了。”

陈伟淡淡的说了句,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冷意。

他不愿惹事,只想着安安静静的做盘,挣点钱就走人。

可如果这个罗琛来找他的事,那他陈伟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赵阳摇了摇头,说道:“账号倒是不用担心,这个他说的不算。只要我还在公司一天,只要你还在我七组,他罗琛就动不了你的账号权限,你放心做盘就是。不过,你以后做盘的话,尽量别喊票了。”

陈伟听了这话,皱了皱眉,有些疑惑的看着赵阳。

赵阳说道:“我担心,咱们七组有人背地里被那个罗琛给收买了,然后你一喊票,被他知道,跟你对着干,也是个麻烦。”

陈伟眼神一冷。

要不是赵阳提醒,他还真没想过这个可能!

的确,就像有些量不是太大的票,以罗琛的权限,差不多都能控盘了,真要是被罗琛知道了他进的哪个票,那他几乎就别想挣钱,罗琛绝对会跟他对着干的!

“我知道了!”

陈伟点了点头,说道。

“当然,这些也只是我瞎猜的,还没有证据表明咱七组有人被收买,你也用不着去怀疑这个怀疑那个,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就好。就是少喊几个票行了。”

赵阳又说了句。

“明白。”

陈伟回了句。

“行了,快开盘了,回去吧。”

赵阳站起身来,说了句,两人一起出了楼梯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