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对于国内期货市场了解的不是很多,但他却知道,像这种日成交比较活跃的品种,一波涨跌至少也要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的时间。

不像美股中的很多个股似的,时不时的上抽下砸。

这样一来,陈伟想要依靠系统来做期货,那回溯时间起码也得一分钟以上。

这还没考虑下单的时间……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熟悉一下国内期货市场再说吧。

周毅他们几个都在那玩游戏,玩的热火朝天。

陈伟一收盘,就关了电脑,起身离开。

刚出门,郑军鹏追了出来。

“老陈,下个月你是怎么打算?”

郑军鹏见楼道里没什么人,便低声问了句。

陈伟看了看四周,拉着郑军鹏进了楼梯间,这才说道:“再干一个月吧,多准备点钱,另外,我也想趁这时间熟悉一下国内市场。如果以后自己开公司的话,肯定不能只做美股市场。”

郑军鹏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也联系一下斯维那边,尽快把账号的事定下来。然后,我这个月也了解一下港股、欧股、日股、新股这几个市场。另外还有一个事,咱们要出去单干的话,肯定是要带走几个人的,带谁走?”

陈伟略一沉思,问了句:“你觉得谁合适?”

“周毅这个人,就是小毛病挺多,但是他做的还算不错,最起码,以后可以帮着带带新人什么的。就是……你跟他之间……没事吧?”

郑军鹏看着陈伟,说道。

陈伟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周毅这个人,可以用,但不可重用。他今天能跟咱一起走,那明天就有可能把咱的人给拉走。所以,带着他可以,但得防着他点。”

“主要是公司前期的话,非得有几个成熟交易员带新人不可,只靠咱两个,啥时候才能带出来?咱们这个小组里,做的好的就这么几个人,就算全拉走,都不够用,带着周毅,也是没办法的事,再说,他那边也兴冲冲的想跟咱们一起走呢。”

郑军鹏也是无奈一笑,说道。

“那就带着他吧。除了他,其他几个人,你觉得还有谁合适?”

陈伟又问道。

“吕廷海跟我关系不错,他做的也挺稳的,而且,他对赵阳也挺不满的,等我私下里跟他说一声,他肯定会同意的。”

郑军鹏想了想,说道。

吕廷海是坐在郑军鹏的后边,两人住的地方离的很近,几乎每天都是一起上下班。

陈伟对吕廷海印象还不错,平时沉默寡言的,不怎么说话,只是埋头做盘的那种。

陈伟点点头,说道:“可以。”

“另外,于嘉和潘志遥两人做的也不错,跟他们说一声,应该也愿意跟咱们干,还有五组的杨洪、沈旭亮,八组的刘勇,他们三个跟我关系也不错,到时候一块拉过来。”

郑军鹏自顾自的说道。

陈伟默默沉思着,看了郑军鹏一眼,点点头,只是说了声:“好。”

郑军鹏说的这几个人,除了周毅之外,都有一个共同点:跟他关系好!

陈伟不会怀疑郑军鹏什么,但是他心里很清楚,如果公司的几个初创元老,都是郑军鹏的人,那对他陈伟来说,不是什么多好的事。

只是眼下,他自己也没几个关系好的交易员,也只能是依赖郑军鹏了。

这么说的话,那周毅还真是非带着不可了……

…………

两人在楼梯间里又聊了会儿,郑军鹏便回去了,陈伟也没去坐电梯,直接走楼梯下楼。

一路上,都在思考着以后开公司的事。

陈伟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他一直秉承着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行事原则。

尤其是开公司这种事。

可能郑军鹏本人不会有什么想法,但是架不住其他人会有想法。

如果公司里全是郑军鹏的人,那用屁股都能想象到时候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平衡。

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是没人,陈伟是真不想用周毅来平衡郑军鹏。

可没办法,眼下只能用周毅了。

但用归用,必须防着点周毅。

这小子,要是生在战争年代,那特么就是第一个投敌的。

除此之外,他必须尽快再招揽几个人才行。

只是去哪招揽,陈伟这一时间也没个头绪。

回到家,躺在床上,也没有睡意,便拿过手机瞅了几眼。

没有连莹莹的微信留言。

一连几天都能看到连莹莹的留言,今天突然没有了,让陈伟这心里就感觉少了点什么似的。

随手就点开了连莹莹的朋友圈,就见她朋友圈里发了好些照片。

最晚的一组照片,是凌晨四点多发的……

也就是刚刚发的……

看照片,是在一家酒吧里,跟好几个男男女女在一起。

连莹莹看样子喝了不少酒,脸都红了。

照片配的文字是:友谊万岁!青春万岁!

还有一组照片,是一帮人在吃饭,餐桌中间放着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配的文字是:愿小心心永远十八岁,早日找到那个他!

陈伟心下了然,应该是那个叫小心心的女孩过生日,连莹莹她们一帮朋友去疯了一晚上。

陈伟摇头一笑,在连莹莹朋友圈发了条留言:“昨晚玩通宵了?”

发过之后,又点开同学群看了看,从群里留言得知,王丽她们昨晚也是玩到了十一二点才回去,然后今天几个人准备去爬毛山。

因为是周五,不少人要上班的,也就那几个考上研究生的,再就是董玉华跟另外一个叫冯林的,陪着一起去爬山。

算算也有十来个人了。

陈伟犹豫着要不要给王丽发条微信,比如玩的开心之类的,但想想终究不妥,便没发。

放下手机,躺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天又黑了。

拿过手机看了眼,有一条提示短信。

工资到账了。

一百四十七万九千六百八十八元。

加上他原来剩下的三千来块钱,卡里一下子有了一百四十八万多了。

看着手机上显示的账号余额,陈伟深深呼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