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喝的有些晕乎。

潘静这老娘们儿忒不要脸了,翻来覆去就那一句话,克的陈伟死死的。

整整一瓶啤酒,全下去了。

陈伟很清楚,再喝下去,非得被这老娘们儿灌死不可。

就他这点酒量,潘静灌他跟玩似的。

是时候发动尿遁技能了。

本来还想着跟于嘉、潘志遥他们几个联络一下感情的,也只能下次了。

趁着潘静跟其他人喝酒的时候,陈伟起身就往外走。

“干啥去?”

潘静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正喝着酒呢,一看陈伟要走,立马喊了一声。

“上厕所啊大姐!”

陈伟无奈说了句。

“才一瓶就上厕所?你行不行啊?”

潘静鄙夷道。

陈伟很无语。

“去吧去吧,快去快回。”

潘静也是压根没想到陈伟才喝一瓶就尿遁,说了句之后,又跟其他人喝起酒来。

陈伟赶紧离开房间,去了趟卫生间。

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赵阳也过来了。

“等我一下。”

赵阳说了句,进了卫生间。

不多时出来了,示意陈伟到外边去。

陈伟知道赵阳估计是有什么事想跟他说,便跟着赵阳出了饭店。

饭店门前停了许多辆车,赵阳跟陈伟两人来到他的车前,也没开车门,就这么靠着车头半倚半坐。

“我可能干完这个月就要走了。”

赵阳点了根烟,对陈伟说了句。

语气很平静。

陈伟皱了皱眉:“这么快?”

这确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没办法啊,我也不想走,可有人非要我走。”

赵阳叹了口气,说道。

“罗琛?”

陈伟问了句。

“王总。”

赵阳回了句。

“王总撵你走?”

这又有些出乎陈伟的意料。

上次在王文涛办公室里,王文涛还信誓旦旦的说赵阳是他兄弟,可现在倒好,转头就把兄弟给辞退了!

这王文涛,可以啊!

赵阳看了陈伟一眼,犹豫了一下,说道:“也谈不上是撵我走吧。其实……王总也是有苦衷的。”

“有苦衷?”

陈伟若有所思的说了句。

他当然知道王文涛有苦衷了,但有苦衷就把兄弟给辞了,这怎么说都有些说不过去。

关键是,陈伟能感觉到,赵阳并没有多大的怨气!

看来,这件事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背后一定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一些事在里边。

“是啊,有些事,我也不好透露太多,就是跟你说一声,你知道就行了。”

赵阳说了句。

陈伟只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也没问什么。

“我走之后,七组很可能会安排一个跟罗琛关系不错的新组长,你有个心理准备。如果,我是说如果,到时候你不愿在美泰干了,你可以来找我,当然了,其实以你的水平,完全可以自立门户了,我就是想说,只要你愿意来,我这边随时欢迎你。”

赵阳看着陈伟,诚恳说道。

“你想自己干?”

陈伟问了句。

“也不能说是自己干吧,跟几个朋友一起。”

赵阳也没透露太多。

陈伟便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

“行了,也没别的事。进去再喝点?”

赵阳扔掉烟头,直起身来,问了句。

陈伟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可不敢再回去了,我这已经有些醉了,得赶紧回家睡觉去,明天还有事。”

赵阳也笑道:“你小子,就知道你要溜!行了,回去吧,你嫂子那边,我跟他说一声行了。”

陈伟道了声谢,便跟赵阳分开了。

公司跟赵阳的事,陈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本来还有些意外赵阳的离开的,不过看赵阳那样子,也不像是太失落,背后肯定是有他不知道的一些事。

至于是什么事,他也没兴趣知道,反正他自己干完这个月就走人,公司爱咋折腾咋折腾,跟他没关系。

路过一家自助银行的时候,陈伟进去取了点钱。

也不多,就五千。

主要是为了明天给刘佳包红包的。

只是,包多少钱,陈伟还没想好。

回到家,看看时间还不到九点,陈伟便给王丽和岳家文各发了条微信,问问他们准备给多少钱的红包。

王丽很快就回过来了:“我跟薛帆还有姜晨她们几个商量一下,决定给六百就好了。我们几个都还在上学呢,不像你们这些工作的手里有钱,拿六百块钱出来,我这个月就得省吃俭用呢。他们几个男生好像商量的给八百,具体多少我也没问。不过,我觉得这种事,也不在钱多钱少,只要心意到了就好,没必要在意数字。”

岳家文也回过来了:“我打算给八百行了,晨曦跟皓子两人没来,让我替他俩包个八百的红包。你也给八百就行,不用太多。就董玉华那小子说要给两千,特么给个蛋的两千,他一个月八千多的工资,还有各种奖金,一年加起来少说十五万,他不在乎。我特么一个月才五千来块钱的工资,完不成任务还扣我工资,再去掉房租生活费,整个一月光族,八百块钱我都心疼的不行了,狗屁的两千。我都想跟她们女生一样给六百的。”

岳家文是回他老家进了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也算体面,福利待遇也算不错了。虽然岳家文现在自己说的这么可怜,可陈伟却不会当真。他老爹几千万家产,就他这么一个独生子,可怜个毛。

倒是董玉华混的确实不错,一年收入十五万,这对于一个刚毕业一年的本科生来说,已经是很厉害了。怪不得董玉华那么活跃……

听了两人的话,陈伟便有数了。

八百就好,也不用太多了。

他要是真甩出两千甚至五千去,那反而会让岳家文他们觉得自己在炫耀。

那就适得其反了。

陈伟躺在床上跟王丽和岳家文又聊了会儿,大概了解了一些同学们的现状,又约好了明天几点去刘佳家,这才睡觉。

一大早,天还不亮,陈伟就起床。

梳洗一番,换了身新衣服,当然,新衣服也是上次买的商场打折的杂牌货。

在楼下买了几个包子吃了,打了个车,直奔刘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