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佳是云州本地人,父母都是国企职工,现在住在城西那边,几年前拆迁,原本一套职工宿舍房,换成了两套新房,一套自住,一套出租。

陈伟从城北赶过来,距离有点远,打车也要一个多小时。

来到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

刘佳家楼下早已围聚了一大帮人,都是些亲朋好友,还有就是董玉华、岳家文这些同学。

单元门前摆了个大大的充气拱门,地面上也早已摆放好了一溜的烟花爆竹。

有几个在那进进出出、忙忙碌碌,不过大多数都随意的站在那里,聊着今天这对新人。

一片喜庆祥和气氛。

“老陈?咋才来呢?”

陈伟刚到,岳家文就笑着喊了一声,上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离的有点远,耽搁了点时间。”

拥抱过后,陈伟解释了一句,看着眼前熟悉的面孔,陈伟心中也生出了几分别后重逢的喜悦。

“老陈同学还是一贯的低调啊,一年没见了,最近咋样啊?”

董玉华也过来跟陈伟握了下手,笑呵呵的问了句。

“也就那样吧,没饿着没冻着,挺知足的了。”

陈伟的性格是比较内向的,这也跟他的成长环境有关。他总是习惯性的将自己封闭起来,很少主动跟人亲近。

董玉华跟他不是一个宿舍,两人大学四年,来往很少,远不如跟岳家文的关系亲密。

不过在想通了一些事情之后,陈伟现在也不似以前那么冷淡了,也是带着几分玩笑口吻跟董玉华说了句。

“谦虚!老陈你就是谦虚!据我所知,你们这些做美股交易的,那都是跟沃尔街的那些顶级投资大师过招,牛批的很啊!老实交代,现在一年挣几十万?还是几百万?”

董玉华故意说道。

陈伟笑了笑,说道:“哪有那么夸张,我们跟沃尔街的顶级大师可差远了,在人家眼里,我们连小鱼小虾都算不上,也就是混口饭吃而已,跟你们这些在银行的专门玩钱的可没法比。”

董玉华哈哈一笑,说了句:“彼此彼此,我不也是混口饭吃嘛,大家都一样!”

只是神色间却是掩饰不住的自得。

陈伟淡淡一笑,也没说什么。

又跟其他几个同学打了个招呼,陈伟便和岳家文站在一旁,聊着些彼此的近况,又聊了些邓晨曦跟孙皓平两人的近况。

陈伟这才知道,邓晨曦出国留学了,还是美利国那边很有名的一所大学,攻读国际金融硕士学位,而孙皓平则是考了公务员,不过却是在外省,加上这段时间也挺忙的,就没过来。

“老陈,你现在美股做的怎么样?”

聊了一会儿,岳家文这才问了句。

岳家文也是心很细的人,他看得出来,陈伟今天是穿了一身新衣服,应该是刚买的。

衣服、裤子、鞋,都是新的。

但是,都不值钱。

陈伟这一身加起来,恐怕还不如岳家文身上的一件衬衣值钱。

岳家文想当然的就以为,陈伟美股做的不怎么样。

不然的话,哪怕是再节省,这都工作了,好歹也得买身像样的衣服吧?

“还行吧。”

陈伟同样心思敏锐,从岳家文的眼神中,看出岳家文是真心的关切自己,便淡淡一笑,回了句。

他也不好直接跟岳家文说,我这个月工资一百四十七万……

那就是吃果果的炫耀了。

“老陈,我们单位现在这边有几个空缺,你要是愿意过来的话,我可以帮你活动活动,应该能成。虽然说,我们单位也算不上是什么肥差,但干好了的话,也是挺有前途的,而且,平时也能接触到一些企业领导,也算是能拓展一下人脉圈子,以后哪怕是不想在单位里干下去了,也可以有其他的选择。”

岳家文看着陈伟,言辞委婉的说道。

陈伟有些感动。

他知道岳家文他们单位。工资待遇确实算不上多高,但绝对是牛批单位。一般人,想要进去,绝非易事。

每一个空缺名额,都要面临激烈的竞争。

岳家文肯帮他争取这个机会,可见岳家文是真心想帮他。

陈伟笑了笑,说道:“家文,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很感谢,但是,你不用替我操心,我现在挺好的。”

“老陈,咱们是一个宿舍的兄弟,你跟我用不着见外,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你愿意离开海东,去岭南,我立马就给你把这事办下来!”

岳家文继续说道。

“真不用了。其实,我也不瞒你,我这段时间,做美股挣了点钱,打算跟几个朋友合伙开个交易公司。”

见岳家文很坚持,陈伟也只能无奈一笑,透露了一些。

“真的假的?你都准备自己开公司了?可以啊老陈!”

岳家文很是惊讶的说道。

“至于这么大惊小怪的嘛,还不知道能不能干成呢,先试试再说吧。”

陈伟笑道。

“那你们准备啥时候干?钱的方面,有问题吗?有的话尽管开口,别跟我客气,虽然我没钱,但我老子有钱!”

岳家文很豪气的说道。

“准备下个月吧,钱的方面,应该问题不大,如果有问题的话,我再找你。”

陈伟说道。

“嗯,其他方面如果有什么困难,也可以找我。我还是认识几个朋友的,云州这边,也能说得上一些话。”

岳家文点了点头,说道。

“那好,要是到时真遇到什么事的话,你别嫌我麻烦就好。”

陈伟客气了一句。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岳家文故作不满的说了句。

俩人在这儿正聊着呢,就见小区外开进来一辆辆的豪车。

为首的一辆宾利,后边一溜的大奔。

是男方迎亲车队来了。

女方家这边赶紧点燃了鞭炮爆竹。

噼里啪啦一阵爆响。

“走吧,过去吧!”

岳家文对陈伟说了句,两人来到单元门前,跟董玉华他们几个还有女方家的好几个亲戚列队站好,每人手里拿着一个礼花筒。

鞭炮放完之后,车门打开,新郎官林轩,跟六名伴郎,依次下了车,走了过来。

陈伟眉头一皱。

伴郎中,有一个他认识!

罗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