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轩太了解罗琛这个人了。

心胸狭隘,有点心机,爱玩阴的。

罗琛先是问陈伟跟刘佳的关系,紧接着就问关系怎么样!

林轩一下子就明白了。

罗琛跟陈伟关系不好!

当即便对罗琛说道:“关系不怎么样。我听刘佳说,上学那会儿,这个陈伟很孤僻,不合群,跟同学们的关系都不咋地,毕业之后也没什么联系。我们这还是上周去看房子的时候意外碰到了他,要不然,都懒的邀请他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怎么,琛哥,你跟他……?”

“哦,没什么,我就是想着,如果你们跟他关系不错的话,那我在公司里就多照顾照顾他,既然你们跟他关系一般,那就算了。”

罗琛说了句。

林轩笑了笑,心知肚明,不过也没说破。

心中却是在盘算着,怎么找机会难为那陈伟一下。

也算是变相讨好一下罗琛。

虽然罗琛本人还不值得他林轩讨好,但是罗琛背后的楚少,却是真正的大神!

陈伟不知道林轩这已经对他动了心思,但现在既然得知林轩跟罗琛关系不错,那陈伟就留了个心思。

在楼下跟董玉华他们几个随便聊了会儿天,陈伟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问了董玉华一句:“老董,林轩他现在做什么?我听说好像是在银行?”

“对,国华银行。林轩他家里有点背景,加上他自身能力也确实挺强,这才干了两年多点,就准备提支行长了,估计最晚明年就差不多了。”

董玉华露出几分佩服的表情。

不到三年就能提支行长,确实厉害,至少他董玉华到现在还一点希望都没看到。

“这么快就要提支行长了?果然厉害!”

刘君也是一副佩服加羡慕的表情。

刘君现在也在银行,不过是在外省,他老家那边,一家地方银行,跟董玉华都没法比,更不用说跟林轩比了。

“我看也就一般吧,刘君你要是家里也给你存上个几千万,再帮你活动活动,你也能提个支行长。”

旁边岳家文不屑的说了句。

他可是听说了,林轩家里几个开公司的亲戚,都在他这边开了户,放了一大笔钱进来。他一个人就完成了整个支行近一半的存款任务,提个支行长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至于说能力,还不就是那么回事嘛!

“你以为谁都跟你家似的,随随便便就能拿出几千万出来啊?人家有这个资源,那就是能力,不服不行。不过话说回来了,老岳,我今年这存款任务还差几百万呢,不帮兄弟一把?不用多,五百万就行了,放一个星期,返点一万,可以吧?”

董玉华说道。

“我哪来的五百万啊!”

岳家文翻了翻白眼,说了句。

“你家老爷子不是有吗?”

董玉华又说了句。

“我老子的钱,我说的又不算!我老子说了,他死之前,让我别打他钱的主意,提都不能提!我特么想买辆车,我老子都一分钱不出!搞得我现在整天坐公交车上下班,谈个女朋友都谈不成!特奶奶的!”

岳家文吐槽了一顿。

陈伟在一旁听了,心中有些暖意。

刚才岳家文可是跟他说了,需要钱就说!

可见在岳家文的心目中,陈伟跟董玉华的地位是截然不同的。

董玉华听岳家文这么说,也就不再提这事。

陈伟又问了句:“林轩家里,挺有势力的?”

“也不算太有势力吧,他爸是处级,他妈是个主任,然后家里几个亲戚都做生意,好像最厉害的是他的一个舅舅,做建材的,资产几十个亿吧。”

董玉华也没多想,就把他知道的情况全都告诉了陈伟。

陈伟听后,心中差不多有数了,故作惊叹的哦了一声。

几人在这儿又聊了会儿别的,新郎新娘一众人就从楼上浩浩荡荡的下来了。

一同下来的,还有王丽跟薛帆她们六个伴娘。

其中一个伴娘,让陈伟有些意外。

竟然是谭睿!

想到昨晚潘静还想着将谭睿介绍给自己,陈伟这心里边就感觉怪怪的,忍不住就多看了谭睿一眼。

谭睿她们六个伴娘是穿了件露肩的淡紫色长裙,画着淡妆,清新淡雅,纤柔曼妙。

陈伟一时间竟然看痴了。

不止是陈伟,当刘佳跟六个伴娘往这一站的时候,几乎所有的男人都看痴了。

刘佳、王丽、薛帆、施琳琳、谭睿,云州大学经济学院五朵金花,全都到齐了。

另外两个伴娘是刘佳的闺蜜,也是丝毫不比五朵金花差多少!

七个美女站在一块,简直是无法形容的惊艳了!

陈伟清楚的听到了周围一片咽口水的声音……

陈伟很快就回过神来,不禁摇头一笑,王丽、谭睿她们确实很漂亮,可再漂亮,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

一想到自己刚才竟然盯着她们出神,陈伟莫名的生出几分愧疚感。

而更让陈伟有些意外的是,自己这份愧疚感,竟然不是因为徐丽丽,而是连莹莹!

想到这一点,陈伟自己也是有些莫名其妙。

自己为什么会对连莹莹生出愧疚感呢?就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一样!

陈伟忍不住就回忆起跟连莹莹认识到现在的点点滴滴。

她先帮了自己,自己又帮了她,然后一起吃饭,一起打车,然后自己又跑到她家的楼盘买房,再然后,就是每天跟连莹莹的几句聊天短信。

很简单,却很贴心。

两人相识很短,可却是不知不觉间,连莹莹已经在陈伟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仅仅是一个星期,他竟然就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

就仿佛,两人相识很久!

她,无声无息的就走进了他的心中……

陈伟一时间,又有些出神了……

“走啦,还没看够啊?”

正出神呢,旁边岳家文拍了他一下,说了句。

陈伟这才反应过来,原来简短的迎亲仪式已经结束,新娘跟伴娘,还有女方家几个送亲的亲戚,都准备上车了。

虽然刚才心里是在想别的事,可陈伟也知道,自己直勾勾的看着王丽她们出神,难免让岳家文他们误会。

可这事也没法解释,越解释越黑。

陈伟也只能是苦笑一声,跟着岳家文他们几个离开小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