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丽?”

陈伟站起身来,有些诧异的叫了声。

他是真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徐丽丽。

话说,他跟徐丽丽都快两个月没见面了……

徐丽丽穿着一身职业套装,原本的披肩长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剪成了齐耳短发,更显干练。

不过,此时徐丽丽明显带着怒容!

“行啊陈伟,都勾搭上院花了!”

徐丽丽冷笑一声,说了句。

徐丽丽跟谭睿是一个系的,但不是一个班,两人认识,却不是很熟。

陈伟皱了皱眉,还没等说什么,旁边谭睿起身说了句:“丽丽,你误会了……”

“你闭嘴!”

还没等谭睿说完,徐丽丽直接朝她怒斥一句。

谭睿很生气,冷下脸来,看着徐丽丽,却是没说什么。

“丽丽,有什么话,坐下慢慢说吧,正好我也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陈伟说了句,又坐回了沙发上。

谭睿也挨着陈伟坐了下来,不着痕迹的贴近了陈伟,坐下后,谭睿轻轻撩了一下头发,挑衅的看了眼徐丽丽。

陈伟心里有些乱,也没注意。

徐丽丽更怒,直接在两人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冷冷的看着陈伟。

这时,过来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三十出头的样子。

过来之后,先是看了看陈伟跟谭睿,微笑点了点头,然后才看向徐丽丽,轻声问了句:“丽丽,你朋友?”

“是。”徐丽丽冷冷回了句。

“那……我先上去等你?”

男子问了句。

“好。”

徐丽丽仍是怒视着陈伟,冷冷回了句。

“那你别耽搁太久,我怕客户等急了。”

男子又提醒了一句。

“知道!”

徐丽丽显得有些不耐烦。

男子这才又冲陈伟和谭睿微微一笑,转身离开了。

等那男子走后,徐丽丽看着陈伟,说了句:“说吧。”

“他是谁?”

陈伟淡淡的问了句。

“跟你没关系!你先说你们俩的事!”

徐丽丽冷冰冰的说了句。

“我跟谭睿什么事都没有。”

陈伟摇了摇头,突然有些意兴阑珊,都不想多解释什么了。

徐丽丽冷笑一声,说道:“行,你不承认也罢,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我们两个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徐丽丽,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陈伟反问了一句。

陈伟的语气态度,已经是有些冷硬了。

徐丽丽看着陈伟,眼神中有恨,有爱,有怒,有怨,有留恋,有不舍,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

她竟然哭了。

陈伟愣住了!

看着徐丽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徐丽丽从包里拿出包纸巾,擦了擦眼泪,深呼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情绪,然后才说道:“分手吧。”

话一说完,眼泪止不住的又流了下来。

将头伏在双腿上,无声抽泣着。

陈伟看着徐丽丽这个样子,想到两人近三年的感情,心中也是有些发堵。

起身来到徐丽丽身旁,坐下后,拍了拍她肩膀,说了句:“对不起。”

徐丽丽再也忍不住,趴到陈伟身上呜呜痛哭。

“陈伟,我真的不想分手,我不想和你分手,可是,我不甘心啊!我真的很不甘心啊!”

“我不甘心就这么过一辈子!我不甘心被那些人嘲笑!”

“她们明明都不如我!可为什么她们就能够住别墅,开豪车!为什么我就只能租房子住,只能坐公交车!为什么啊!”

“我明明很努力了啊!”

“我每天辛辛苦苦,第一个去公司,最后一个离开公司,周末我都不舍的休息,去见客户,就为了能多拉到一个客户!就为了能多提升一点业绩!能多挣一点钱!”

“我的业绩,是全公司第一,可最后提拔上去的,却是另外一个!就因为那人的男朋友是个老总,是公司的大客户!”

“我真的不服啊!”

“我也曾想过,干脆也去傍一个大款算了!多轻松啊!往床上一躺,什么都有了!可是我做不到啊!”

“我不想靠着出卖身体去挣钱,我也不想做对不起你的事!我只想干干净净的靠自己的本事挣钱!可为什么就那么难啊!”

“那些客户,各个都不安好心!面对着那些恶心的男人,我还要强装笑脸,你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吗?”

“陈伟,我知道,你已经很努力了,可是,这个世上,很多东西,真的不是靠努力就能得到的!”

陈伟默默的听着徐丽丽的哭诉发泄,长叹一声,说道:“丽丽,对不起,这些年,让你跟着我受苦了,不过……”

陈伟正想跟徐丽丽说他现在已经挣钱了,徐丽丽却是突然直起身来,擦了擦眼泪,说了句:“好了,说了这么多,心里好受多了。陈伟,咱俩……就到此为止吧。本来我还有些犹豫的,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刚刚那个男的,是我们经理,他对我有那个意思,不过我对他没什么感觉,一个小小的营业部经理,我也看不上。这次公司有个去国外深造的名额,差不多已经定下给我了,下个周,我就要出国了。这是我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可以改变我命运的机会,我要把握住,我想留在外面。陈伟,我只能跟你说声对不起了。不过,不管怎样,我都会记着你,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恐怕也是唯一一个真心爱过的男人,以后,我或许会有很多个男人,但我不会再付出我的真心!再见了!”

徐丽丽说完,站起身来,转身就走。

走出去没两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着谭睿,微微一笑,说道:“谭睿,我一直都很……嫉妒你,真的。陈伟是个好男人,虽然现在穷了点,但我相信他以后一定会飞黄腾达的,可惜,我等不及了。如果可能,我是真的不想将他让给你!但是现在,我也只能放弃。我希望你能……算了,你先追上他再说吧。作为前任,奉劝你一句,千万别跟陈伟耍你那些自以为聪明的小心眼。”

说完之后,徐丽丽再不停留,径直往电梯走去。

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

陈伟默默的看着徐丽丽离开,一直看着她上了电梯。

谭睿走过来,站在他身旁,轻轻说了句:“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你已经挣钱了?”

“钱,真的那么重要吗?”

陈伟没有回答谭睿的问题,而是问了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