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一阵恍惚之后,时间回到了十秒钟之前。

一回过神来,陈伟立马撤掉了自己在下边摆的五十手多单,然后在15.74的价位上,直接摆上了五十手空单进场单。

刚摆上,就开始成交了。

旁边周毅正在那盯着盘口呢,一发觉陈伟这边咔咔咔的撤单摆单一通操作,周毅下意识的就瞥了几眼。

然后愕然发现,陈伟竟然撤掉了底下的多单,反而在上边摆上了空单!

甚至,都已经进场了!

周毅有些不解陈伟的操作。

这个时候,盘面上还没有什么异常,15.75那里依然有着几十手NYSE菲勒,电子程序也依然在十七八手十七八手的往上成交着。

周毅实在是看不懂陈伟为何要撤掉多单反手进空单!

正想嘲笑陈伟两句,却听到陈伟说了句:“别怪我没提醒你,最好把你的买单撤了!”

周毅直接笑了,说道:“我说陈伟,刚挣了点钱,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这个票做空,找死吗?要空你自己空,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多好了。”

这票别说是周毅了,任何一个有点经验的交易员,都不会做空的。

IRS这个票,下边的买单虽然很薄,但因为有那个电子程序在,所以并不用担心多单出场的问题。

可空单就不行了,一来是往下砸的那几波并没有规律可言,空单并不容易出场。再者,15.75的那个菲勒,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手。

一旦那个菲勒单子没了,上边的卖盘又那么空,那电子程序瞬间就能将股价推到一个很高的价位上去!

那空单可就亏大了!

所以说,大部分有经验的交易员,在这个票上,敢进多单,却没人敢进空单。

若非陈伟有技能在手,他也是绝对不敢进空单的。

周毅刚说完,盘面上立马往下砸了一波。

直接就把他那两百手多单砸进来了。

“哎呀,进场了!这笔先挣他个五六千再说!咦?你刚才这一下没出场吗?那太可惜了,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往下砸呢,你就在这慢慢等着吧!当然,你要不愿等也行,我给你摆个15.74的价位,你先出在我身上吧,好歹不赔钱。”

周毅在那得意洋洋的说着。

陈伟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

仿佛看傻子一样。

“怎么?舍不得?那我就给你摆个15.73的价位吧,让你挣一分钱,怎么样?哈哈哈哈!”

周毅还没有注意到盘面上那电子程序已经停了,继续得意洋洋的说道。

“还有心情笑呢?你先看看盘面吧!”

陈伟淡淡的说了句,不再理会周毅了,而是看着盘面,想着自己这五十手空单,在什么价位出场。

周毅一听这话,这才看了眼盘面。

然后,整个人立马愣住了!

电子程序停了!

周毅额头的冷汗刷的一下就冒出来了!

他手里可是有两百手多单!

而下边的买盘很空!

周毅一时间有些犹豫,要不要止损。

正犹豫不决呢,盘面上突然又往下砸了一根!

有人止损了!

几百手的量,直接就将股价砸到了15块钱!

周毅手里这两百手,是15.45跟15.50两个价位进的,瞬间亏损九千五!

周毅开盘赔了三百,后来挣回来一千多,总共是盈利九百多,然后现在变成了亏损八千五百多。

他这个月本来已经挣了八千多了,眼瞅着就要过万了,这一下,直接赔成了负的!

周毅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屏幕,脸色煞白,握着鼠标的手都开始发抖了,嘴唇也有些哆嗦了。

“还不止损,等什么!”

陈伟见到周毅这幅样子,忍不住就呵斥了一声。

15块钱价位上有一百多手的买单,若是再加上暗盘的话,那差不多也够周毅止损的了。就算不能将两百手全部止出来,那止出一大半,股价再往下跌的话,周毅也能少赔不少钱。

说到底,陈伟终究不是那种幸灾乐祸的人。

“你闭嘴!”

周毅立马冲陈伟吼了一声。

陈伟暗怒,冷冷的看了周毅一眼,没有再说什么。

自己先是提醒他撤单,他不听,反而是嘲笑自己。现在让他止损,他不止,又吼自己!

反正赔的又不是自己的钱,自己也仁至义尽了,周毅也只能是活该赔钱了!

陈伟摇了摇头,继续看自己的盘面。

在陈伟看来,15块钱的这个价位,必破!

刚刚第一波往下砸的时候,有七八百手的量,也就是说,被砸进来了七八百手的多单。

第二波往下砸的那应该是止损的,大概有三百来手的量。

那应该还有四五百手的多单都跟周毅一样被套在里边。

15块钱上的这一百多手,根本就挡不住。

之所以没有立即砸破15块钱,是因为大部分被套的多头都跟此刻的周毅似的,还抱着几分侥幸心理,期盼着15块钱的这个买单能撑一会儿,说不定一会儿那个往上吃的电子程序又出来了呢。

但陈伟却很清楚,不管那个电子程序之后会不会出来,15块钱的这个价位都是必破的。

这是一种博弈心理。

四五百手多单被套,而15块钱上只有一百多手。总会有人担心别人吃掉15块钱的这个单子,从而抢在别人之前先止损的。

这个时候,赵阳的办公室里传出一声巨响,像是脚踢椅子的声音。

紧接着,赵阳阴沉着脸从办公室里出来了。

径直来到周毅身后,一看周毅手里有两百多手的仓位,登时气呼呼的说道:“不是让你少进点吗?你进这么多干什么!”

周毅被训的一声不吭。

赵阳深吸了几口气,稍稍平息了一下心中怒火,又说了句:“赶紧止损吧,别等了。”

“这一百多手,应该能撑一撑吧?说不定一会儿那电子程序就出来了呢!”

真要止在这里,那周毅这笔就得赔九千五百,甚至过万也有可能,周毅实在是忍不下这个心来。

“我叫你止损!”

赵阳再也忍不住了,厉声怒吼!

周毅也是怒极,一咬牙,直接止在了15块钱上。

两百手还剩下二十来手没止完,又往下多止了一毛多。

一笔亏损九千七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