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桌子坐八个人,本来挤了十个人就够勉强的了,王丽跟谭睿一过来,直接坐不开了。

陈伟是想带着连莹莹出去的,毕竟连莹莹是冲他来的,纯粹就是来蹭吃蹭喝的,一直占着座位喝起来没完,陈伟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只是,岳家文魏广龙两人跟连莹莹正喝的起兴,哪里肯让连莹莹走啊,便拉着连莹莹坐到了旁边他们原本那桌上。

董玉华他们还在那跟罗琛套近乎联络感情呢,这桌上一个人都没有。

连莹莹也不嫌弃什么,坐过来之后,继续跟岳家文魏广龙两人喝酒。

陈伟也只能无奈坐了过来。

谭睿过来后,先是跟姜晨打了个招呼,然后很自然的就坐在了陈伟身旁。

她也就跟同在学生会的姜晨和王丽关系比较熟,跟其她几个女生都不是很熟,加上她过来的目的就是陈伟,所以也就没跟姜晨她们坐一块。

不过为了掩饰一下,谭睿坐下之后,直接就问了魏广龙一句:“魏广龙,我让你办的事怎样了?”

魏广龙也在学生会里呆过一年,跟谭睿也都认识。

“哎哟谭大美女,你快饶了我吧,就我们那清水衙门,一帮穷鬼,哪有钱去买什么理财产品啊!我那两万块钱还是好不容易攒出来的呢。你找我还不如找老陈呢,他们公司一帮大牛,都不缺钱,随随便便就能拿个几十万出来。”

魏广龙一脸哀怨的说道,直接就把陈伟给推出去了。

谭睿本来就是借个由头坐在这里,免得让大家看出她是主动接近陈伟,魏广龙这直接把话引到了陈伟身上,正合她意!

谭睿当即对陈伟说了句:“是吗?那看来我得好好跟你拉拉关系了!”

一边说着,一边冲陈伟眨巴了下眼睛。

陈伟心知肚明,只是淡淡一笑,也没说什么。

魏广龙只当谭睿是想让陈伟帮她完任务买理财,哪里能想到谭睿说的拉拉关系跟他所理解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意思。

还在那说道:“你是该好好跟老陈拉拉关系。”

谭睿看着陈伟,意味深长的说了句:“那……我陪你喝两杯酒?”

谭睿是知道陈伟刚跟徐丽丽分手,虽然陈伟掩饰的很好,可谭睿还是能看得出陈伟心中的郁结。

喝酒,即是帮陈伟消愁,也是拉近一下两人的关系。

陈伟明白谭睿的意思,微微一笑,说了句:“算了,我喝的也不少了,再喝就要醉了。”

“那好吧,那就……下次。”

谭睿为自己下次找陈伟留了个余地。

陈伟也没表示什么。

“对了,这位是……”

谭睿这才问起连莹莹。

“我朋友。”

陈伟淡淡的说了句。

“你好,我叫谭睿,是陈伟的大学同学。”

谭睿面带微笑,对连莹莹伸出手。

“你好,我叫连莹莹,跟陈伟是朋友。”

连莹莹也没多想,笑盈盈的跟谭睿握了下手。

“看来,你跟陈伟的关系很不错,不然他也不会带你来参加同学的婚礼。”

谭睿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哈哈哈哈,当然,我们俩关系很好,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连莹莹喝了点酒,彻底放开了,哈哈一笑,直接就伸手揽住了陈伟肩膀,甚至将头还往陈伟身上靠了靠。

动作很亲昵。

谭睿很好的掩饰了自己心中的那一丝妒意,有些惊讶的问了句:“救命恩人?”

“什么救命恩人啊,别听她瞎说。”

陈伟摇了摇头,说了句。

“怎么不是救命恩人了?要不是你,我恐怕现在还得在医院里躺着呢!”

连莹莹反驳道。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快说说!”

旁边岳家文来兴致了,忙问道。

原本坐在另一张桌上,却一直竖着耳朵听这边说话的王丽,立马挪了过来,挨着谭睿,抻着小脑袋看着连莹莹,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连莹莹便将那天在商场里的事一五一十的跟大家伙说了一遍。

几人都恍然大悟。

谭睿心中稍稍松了口气,原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还真以为是救命之恩呢,不过是恰逢其会,举手之劳罢了。

不过即便如此,谭睿也是丝毫没有放下戒心。

连莹莹太漂亮了!

即便是身为经院五朵金花之一的谭睿,也不得不承认,连莹莹丝毫不比她差,甚至还要胜出一线。

关键是,谭睿能感觉得到,陈伟对她和对连莹莹,明显是两种态度!

但好在连莹莹现在还没有表现出太过明显的爱慕之心,她还有机会。

连莹莹跟岳家文还有魏广龙又喝起来了。

王丽这边却是问了陈伟一句:“陈伟,你跟那个罗琛,是同事?”

陈伟看了她一眼,点点头,说了句:“恩。”

王丽哦了一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谭睿心中一动,说了句:“陈伟,那个罗琛,怎么样?刚才刘佳还想着将王丽介绍给他呢。听刘佳说,那罗琛家里也算是有钱有势了,尤其是他表哥还是楚江集团的大少爷。我觉得,如果那人品性还行的话,王丽你可以考虑一下。”

“哎呀你胡说什么啊,我才不喜欢他呢。你看他那双眼睛,贼溜溜的,老是往人身上瞅,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王丽一脸嫌弃的说道。

“那是因为你漂亮,所以他才看你。再说了,男人不都这样吗?”

谭睿说了句。

“谁说的?陈伟就不这样!”

王丽下意识的说了句,说完之后,立马脸红了,羞答答的低下了头。

谭睿一看不好,赶紧说道:“哟,你不会是看上陈伟了吧?”

“哪有啊,你别胡说,我跟陈伟只是同学。”

王丽心中一急,不假思索的就说了句。只是说完就后悔了,想要改口,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时间,心乱如麻。

“我就说嘛。我还是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罗琛,他那个人,跟你还真的挺般配的,你说呢,陈伟?”

谭睿问了陈伟一句。

陈伟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谭睿,看得谭睿有些慌乱,不敢直视陈伟的眼神。

“合不合适,你自己决定就好,别人的看法,不重要。”

陈伟没说谭睿什么,而是对王丽说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