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现在能看得出来,谭睿对他有那方面的想法。

只是,且不说他刚跟徐丽丽分手,又对连莹莹产生了那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单就说谭睿这个人,陈伟就有些本能的排斥。

陈伟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挣了点钱,那谭睿根本就不可能看上他。

刚刚经历过跟徐丽丽的分手,陈伟实在是不想再找一个只重钱的人。

况且,他也看得出来,这个谭睿,挺有心机的。

倒也不能说谭睿品质不好,只能说,这样的女人,不适合他。

他更愿意找一个心思单纯的女孩。

一个可以让他完全信赖的女孩。

彼此没有猜忌,没有防备,可以放心的将一切交给她。

本质上说,他,徐丽丽,谭睿,他们是一类人。

或许可以成为很好的合作伙伴,但实在是不适合在一起生活。

对于刚刚谭睿跟王丽说那番话的心思,陈伟一看就透。

说白了,谭睿就是在耍些小聪明。

陈伟不喜欢。

谭睿从陈伟刚刚看自己的眼神中,也看出了陈伟的不满。

谭睿心中有些懊恼。

徐丽丽已经给她说过了,不要在陈伟面前耍小聪明,她当时还没当回事。现在一看,徐丽丽的提醒是对的,自己的这点小聪明,陈伟一看就透。

甚至还引起了陈伟的反感。

谭睿心中暗叹,看来自己得转变一下了,跟陈伟,最好是坦诚一点,这样才能有成功的机会,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王丽听了陈伟的话,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什么。

她心中已经有决定了,不会答应那个罗琛。

罗琛坐在那里,神色有些阴冷。

刘佳她们跳完了舞,六个伴娘回来了四个。

王丽跟谭睿没过来不说,还直接去了陈伟那边。

如果王丽跟谭睿是跟姜晨她们几个女生坐一起,那罗琛还不会有什么想法。

同学嘛,趁这个机会,坐一起聊聊天叙叙旧也是正常的。

可是,王丽跟谭睿都没有跟姜晨坐在一起,而是跟陈伟坐在一起。

这让罗琛妒火中烧。

旁边董玉华他们几个还在热情洋溢的说着一些奉承话,罗琛直接端着酒杯,站起身来,也没跟董玉华他们说什么,径直就往陈伟他们这边走来。

董玉华他们几个正聊得起劲呢,一看罗琛一声不吭起身就走,全都愣了一下。

待看到罗琛是往陈伟他们那边走去,董玉华他们几个彼此看了眼,赶紧起身跟了过来。

罗琛过来后,挨着王丽就坐下了,脸上带着几分微笑,看着陈伟,说了句:“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跟刘佳是同学,咱俩这关系,又近了一层,以后在公司里,没事就上我那坐坐,正好我可以向你这位大牛请教请教。之前的那点小误会,你也别往心里去,来,咱俩喝一个!”

说着,罗琛就端起了酒杯。

陈伟看着他,微微一笑,说道:“酒就算了,今天我喝的有点多,实在是不能再喝了,坐着说会话就行。”

罗琛故作不满,说了句:“这就没意思了啊!怎么,我罗琛,还没资格跟你喝杯酒吗?”

这个时候,董玉华他们都过来,或坐或站的在一旁看着。

连莹莹、岳家文他们也看出一丝不对劲来了,也都静静的看着,没有说话。

就连另一桌上的姜晨等人,也都看着这边。

陈伟摇了摇头,说道:“罗琛,我也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只想老老实实的做做盘,挣点钱。你愿意怎么折腾,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你过来跟我喝酒,这个情,我领,但是,你可以去公司里打听打听,我的酒量是真不行,每次团建,我都是只吃不喝,吃完开溜。今天是刘佳跟林轩大喜的日子,我破例喝了两杯,不能再喝了。你要是非揪着这个理不放,那也随你。”

罗琛听了这话,放下酒杯,脸上阴晴不定,良久,冷笑一声,说道:“好吧,那看来是我罗琛自作多情了,本来还想喝杯酒,联络联络感情的,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把我罗琛放在眼里啊!”

“不是,老陈你怎么回事!人家罗少过来跟你喝个酒,这是多大的面子啊,你咋还拿起架子来了!真是的!来来来,赶紧满上,咱们大家一块,陪罗少喝一个!”

董玉华一看,赶紧出来打圆场,嗔怪似的说了陈伟一句,拿着酒瓶就走了过来,要给陈伟倒酒。

陈伟直接拿手挡住了酒杯,对董玉华笑了笑,说道:“老董,我你还不知道吗?大学四年,你什么时候见我喝过酒?刚才你要跟我喝酒,我都直接尿遁闪了,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事,我是真不能喝酒。”

“你……”

董玉华刚想说什么,却是被旁边的王丽给打断了:“哎呀董玉华你这人怎么回事?人家不愿喝,你非逼着人家喝,有意思吗?真搞不懂你们这些男生,不喝酒就是不给面子?这是什么逻辑!”

王丽显得很生气。

“就是,董玉华,老陈不喝酒,你又不是不知道,在这起什么哄啊?你愿意喝就自己陪他喝去,别拉着我们!什么玩意儿,跑这来充大头蒜!”

岳家文最后这句话是冲罗琛说的,毫不掩饰脸上的鄙夷不屑。

岳家文本身就是个富二代,又是进了个很牛批的单位,平时接触的都是些大领导大老板,他是真没把罗琛放在眼里。

再加上现在喝了点酒,说话自然就很不客气了。

董玉华脸上有些难堪,让王丽和岳家文挤兑的不知道该说啥了。

罗琛那边,脸色就更加的难看了。

冷哼一声,站起身来,说了句:“行,都是些尊贵的大人物,像我们这种小人物,高攀不起,就不在这儿自讨没趣了。”

说完,又看了看王丽,眼神中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怨毒,转身走了。

王丽对罗琛有些厌弃,没有看他,所以并没有注意到罗琛看她的眼神。

但是陈伟跟谭睿都注意到了。

谭睿看了看王丽,又看了看陈伟,暗叹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