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人又在这儿商量了一下开公司的一些相关事宜,直到快开盘了,才各自回去。

陈伟稍稍平静了一下,开盘之后,照例先找了找其他票有没有机会。

找了一会儿,还真找到两个抢帽子的机会,便喊着郑军鹏和周毅一块做了两笔,挣了两千多块钱。

之后,便找了几个走出趋势的SSR的票,压上了空单。

陈伟现在是一千万的资金权限,手数没限制,只要没超过一千万,他可以随便进场。

如此一来,便用不着再压好几个一百手单子了,而是每只票上压了一个单子,有压一千手的,有压五百手的,也有压二百手的。成交量大,单子厚的,陈伟就压的多,成交量小的,单子薄的,就压得少。

压了十几个票,资金权限就用完了……

主要是今天有两个票是二十多块钱的,一只票摆一千手单子,那就是两百多万,两只票就用了近一半的资金权限。

压上之后,陈伟就在这静静的等着。

周毅凑过来看了眼,见陈伟又在做SSR的,说了句:“老大,一会儿哪只票要抽了,喊我们一声,我们也跟着喝点汤。”

陈伟点了点头。

周毅回去之后,都懒的自己找票了,直接切过来陈伟盯的那几只,自己也在那盯了起来。

他是想着,自己能不能也看出点什么来……

陈伟这边陆陆续续的进来了不少空单,几只票股价也稳步下跌,都有了浮盈。

过了没几分钟,其中一只二十多块钱的票,直接就往上抽了近两块钱。一千手空单,浮亏近二十万!

陈伟赶紧发动了一次技能,回到十秒钟前,喊了一声,自己先拍进去了五百手。

主要是这种票,陈伟不太敢反手拿太多,拿太多的话,不太容易出场。

而且,陈伟也是担心,自己要是拿太多的话,对盘面影响太大,产生不可测的偏移,那就不太好了。

五百手就已经很多了。

周毅也一直在盯着呢,却是啥也没看出来。

陈伟一喊,周毅想都不想,直接拍了三百手进去。

他就一百手的权限,想多进,就只能连拍,可连拍不是每次都能成功的,说到底,这种做法是属于违规操作。

挣钱了还好说,公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要是赔了钱,那二话不说,立马降权限。

郑军鹏手慢了一些,等他切过票来,再想拍,股价已经抽上去了。

抽了两块多钱。

郑军鹏有些郁闷的叹了口气,周毅却是兴奋的嗷嗷直叫。三百手,挣了五万六千多!

陈伟也挣了不到九万块钱。

主要是出场稍微慢了一步,有两百来手没来得及出,股价回落的时候才拍了出来。

这笔出完之后,一直过了一个多小时,才又有一只票抽了起来,不过这只票抽的就少很多了,只抽了三毛钱。

毕竟是一只五块多钱的票,实在是抽不了太多。

三毛钱也是钱,陈伟再次发动技能,又回到了十秒钟前,喊了一声,然后拍了二百手多单进去。

这只票的量不如刚才那只大,刚才那只五百手多单都差点出不来,这只票也只能进两百手。

周毅一直在等着呢,一听陈伟又喊了,跟着就拍了一百来手进去。

郑军鹏这次反应快,也拍了两百手。

这一次仍是有些偏移,股价反抽了近四毛钱。

只是几人手数都挺重的,没有出在最高点上,直到股价回落了近两毛钱,几人才出完。

陈伟跟郑军鹏这笔挣了五千多块钱,周毅挣了三千多块钱。

周毅今天过六万了,激动的不行了。

上个月,那袁桐一个月才挣了不到六万块钱,就得瑟的不行了,周毅这一晚上挣的就比袁桐一个月挣的还多。

当然了,周毅才不在乎他这钱是怎么挣的呢,反正是他挣的。

潘志遥过来了,也是羡慕的不行了,嚷嚷着要跟周毅换个位置,他也跟着陈伟挣点,周毅才不会同意呢!

两人在那闹腾了一阵。

陈伟这边技能还剩下十秒钟,不过却不打算用了,留着白天看看期货。

便把那些压的空单都撤掉了,进场的空单也都平仓了,这些空单加起来也挣了快两万了。

今天总盈利十一万三千多。

系统经验得了二百五十点,现在系统经验一共是三百五十点了,还差一百五十点就能升级了。

之后,陈伟也没闲着,又做起了那几只大盘股。

周毅直接就歇了,开始玩起游戏来了……

几只大盘股确实不太好做,波动太快了,还没等判断出规律来,股价直接就变了。

陈伟一直做到快收盘,也就挣了不到两百块钱。

之后,又上网找了找城北这边出租的办公室。

大概找了几个差不多的,记了下来。

收了盘之后,陈伟也没多逗留,直接就离开公司,打了个车回家了。

白天还得抽时间做做期货,也就没办法再溜达着回家了。

到了家,吃了点东西,定好了中午一点的闹钟,就上床睡觉了。

为了保证充足的睡眠,陈伟也就只能放弃上午盘,只做做下午盘了。等着以后资金量大了,再逐渐的减少美股做盘时间,增加期货做盘时间。

中午一点,被闹钟叫醒。

陈伟有些昏沉沉的,去洗了把脸,才稍稍清醒一点。

拿了个面包、火腿,胡乱吃了两口,打开电脑,登上软件,差不多也快开盘了。

陈伟先是看了看上午的行情。

股市稍稍跌了点,但跌幅不大。黄金和铜基本上跟昨天一样,横盘震荡走势。又看了看其他几个品种,也没什么太大的行情。

陈伟便又看起了铜。

他现在也没必要看太多的品种,贪多嚼不烂,他先把铜的走势规律研究透了再说。

上午铜是收在了47380,最高是47500,而最低就是47380.

也就是说,上午铜是收了个最低价。

尤其是上午最后那半个小时,基本上一路下跌的走势。

陈伟很清楚,这种情况,很大概率,下午一开盘会继续往下砸一下。

当然,可能不会砸太多。

有了这个判断,陈伟便提前摆好了单子,就等开盘的时候先空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