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半,一开盘,陈伟摆在47380上的十手空单就成交了,紧接着,铜价就掉到了47340.

但是很快又返回到了47370……

陈伟都还没来得及调好出场单……

只能无奈一叹。

还好,铜价又掉下来了,掉到47350,但是又往上成交了一下47370.

之后的几分钟时间里,铜价就在47350和47370之间上下成交。

除了刚开盘那一下成交量挺大的之外,后边的成交量都不是很大,一分钟也就四五百手的样子。

陈伟本来还想着铜价能稍稍往下走一波,但看这架势,是走不了了,完全是在这儿刷起区间来了。

铜的最小变动价格是十块钱,47350到47370,中间也就两个变动价差而已……

陈伟默默的计算了一下手续费,铜的手续费是按照成交金额的万分之零点五收取的,一手铜成交金额是一万六千多块钱,手续费也就不到一块钱。而一个最小变动价差,就是五十块钱。

倒是可以刷一刷。

想到这里,陈伟也就不再死抱着这十手空单,而是摆在了47350上,然后又在47370的价位上摆了十手空单。

刚摆上,两边几乎是同时成交,47380进的十手空单出在了47350上,47370的十手空单又进场了。

挣了一千五百块钱。

陈伟干脆在47350摆上了五十手多单,在47370摆上了五十手空单。

反正他还有十秒的技能时间,如果铜价真的破位,大不了发动技能。

十秒钟,平仓再进场可能来不及,但只是平仓的话,还是可以的。

两个价差,五十手刷,47350买进,47370卖出,可以挣五千块钱。

也不少了。

关键是,平均两分钟就能进出一次!

陈伟刷了半个来小时,挣了六万多。

之后,铜价往上破位了,上到了47390.但是立马又下来了。

陈伟也就没发动技能,将47370进的空单摆在了47360上,挣了两千五百块钱出了。

然后继续刷,只不过这会儿是47360买进,47380卖出,还是两个价差。

这一次,刷了四十来分钟,近二十个来回,挣了七万多。主要是有几次是一个价差就跑了。

一直刷到了两点四十多。

期货是下午三点收盘,临近尾盘这段时间,一般不会再这么稳稳当当的走区间了,陈伟吃过太多尾盘跳水的亏了,所以便收手不再刷了。

这前后也就做了一个来小时,挣了近十四万。

陈伟挺开心。

期货真要是每天都这么走,那也很好啊!

当然了,期货不可能每天都这么走的,大部分的时间,期货的波动还是挺大的。

波动大,区间不稳,自然就没办法刷。只要亏一笔,那可能之前挣的钱都付之东流。

其实即便是像今天这样的走势,很多人也不敢刷,在没走出来之前,谁能保证铜价会这么稳定?陈伟一来是对价格波动比较敏感,二来,他有技能。所以他才敢刷。

今天也算是他第一天正式做期货,挣了十四万,也算是开门红了。

尾盘的时候,铜价果然往下破位了,但是跌的不多。陈伟关了电脑,上床又睡了一觉。

之后一连两天,陈伟都是晚上做美股,上午睡一觉,下午再做会儿期货,然后再睡一觉。

美股照样是以SSR为主,用过技能之后,就做大盘股,这两天挣了有八万多,顺带着周毅跟郑军鹏也挣了不少,技能终于是升到了四级,回溯时间变成了一分钟。

这两天期货倒是没挣多少钱,一共才挣了不到五万块钱。主要是没啥太好的机会,也不值当发动技能,就做了几个小波段而已。

周四晚上,来到公司。

在公司楼下的时候,陈伟偶然瞥见风控组的两个小姑娘在角落里站着说话。

其中一个正是那个许琳。

另一个只是眼熟,但叫什么名字却不知道。

陈伟也没多在意,两个小姑娘在楼下说悄悄话,这事再正常不过了。

只是,在他低着头走进大楼的刹那,隐约听到了那个许琳说了句七组怎么怎么。

陈伟心中一动!

这个许琳没事提他们七组干什么?

陈伟知道,风控小组里边的几个小美眉,是一人负责一个交易小组的,不过,具体谁负责哪个小组,陈伟还真不太清楚,他虽然来公司一年了,但是平日里很少跟风控有什么交集,也懒的打听什么,就只知道许琳是负责三组的,也就是罗琛他们那个组,这还是听周毅整体在那叨叨才知道的。

一个负责三组的风控,在楼下角落里,跟另一个风控说什么七组!

有点不太正常!

陈伟很想再听听那俩女生在说什么,只是,两人或许是察觉到陈伟了,这会儿又走远了一些,说话声音也更低了。

陈伟也就没再理会,但却留了个心思。

来到办公室,照例又跟郑军鹏、周毅他们几个聊了会儿,商量了一下周末看房子的事。

这两天,他们在网上找了好几套办公室,选了几套差不多的,就等周末过去看看了。

开盘之后,找了几个票,做了几笔,挣了几百块钱。周毅喊了个票,一个抢帽子的机会,陈伟跟着进了笔,挣了两千来块钱。

对面郑军鹏也跟着进了点,也挣了不少,然后对周毅说了句:“行啊周毅,百年难得一见啊,你也有喊票的时候!”

周毅以前很少喊票,这小子,有什么好机会都是自己偷偷摸摸的做,从来不喊别人。

这段时间,看来是跟着陈伟挣了不少,自己也不好意思偷偷摸摸挣钱了,有好机会也知道喊着大家一起了。

周毅讪讪一笑,说了句:“这不是……有钱大家一起赚嘛,呵呵。”

“可以,这觉悟提高了不少!”

郑军鹏笑道。

周毅咧嘴一笑,也没再说啥。

陈伟这边又找了几个SSR的,刚准备摆单子,突然间,一只票往上抽了一块多。

陈伟想都不想,就发动了技能,时间回到二十秒前。

他现在技能回溯时间是一分钟,而且这一分钟的回溯时间,在十二个小时内只能用三次,哪怕他一次用十秒,三次用三十秒,那剩下的三十秒也没法再用了,只能等技能恢复之后才能用。

所以,陈伟就干脆一次回溯二十秒,这样时间也能充裕一些。

时间一倒回去,陈伟赶紧喊了一声,然后自己拿了五百手多单。

周毅跟郑军鹏两人也是咔咔咔一阵连拍,各拿了三百手。

股价再次抽了起来。

周毅激动的喊了一声,刚准备摆单出场,却愕然发现,他的三百手多单,被人给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