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一首新金属摇滚作为开场,徐放自己的情绪也被调到起来,他不知道演唱会前排的观众里,坐着几位隐藏的大佬。

其中包括时代人物杂志的总编吉安娜,美国国家科学院录音艺术与科学学院终身成就奖获得者布莱恩,后者还是格莱美奖组委会的评审之一。

徐放在世界范围内收获了太多赞誉,随着他的人气不断增长,吉安娜再也无法忽视他的影响力。

时代人物杂志团队在内部票选年度五十位风云人物的时候,有不少人投了徐放。

要知道时代人物杂志可不只局限于娱乐行业,一个能在团队内拿到高票,足以引起吉安娜的重视。

在邀请对方进行采访之前,吉安娜搜集了许多徐放的资料,恰好近期徐放有一场巡回演唱会将在洛城举办,她就想亲自来现场感受一下这位歌手的魔力。

至于和布莱恩结伴而行,纯属意外。

不过布莱恩出现在这里,看样子今年的格莱美是打算邀请徐放了。

抱着探究的心态来到演唱会的吉安娜,此刻已经完全融入到徐放的新金属摇滚中。

现场所有人的热情,早就了一场席卷整个会场的情绪风暴,呐喊和嘶吼剥夺了每个人的思考能力。

如此火爆的现场让徐放都有些诧异:“这群家伙好像丧尸啊,等会不会冲上了咬我吧。”

徐放的小眼神一边唱,一边往紧急通道的位置飘,企图寻找最安全便捷的逃跑路线。

各地通过vr线上观看的歌迷们,情绪也不比现场观众们差多少,intheend这首歌的vr特效,是徐放在异星面对巨兽,手中的吉他变成了加特林,最让歌迷们震惊的是,一番搏斗之后,徐放居然没有获胜。

歌曲结束前一秒,巨兽的深渊巨口吞噬而来,吓得不少站在地板中央一边挥拳一边跳脚的歌迷们摘掉vr!

李振倒是很乐意再多做一段特效,比如巨兽把徐放一口吞掉,嚼啊嚼,然后吐出一串骨头。

他这个想法被徐放坚决反对,以艺术性为由,留下一个悬念。

对徐放这种“我可以不赢,但我决不能输”的贱人想法,李振表示万分鄙视。

之后的演唱会顺利进行,两个多小时的高质量演唱,在这场视听盛宴里,吉安娜和布莱恩不知不觉便彻底享受其中,等他们回过神的时候,就再也无法用审视的目光去评判这场演唱会了。

徐放的海外巡演空前成功,疲惫的回到酒店,徐放就收到魏婉的消息:“我在拍戏,不能和你视频,也不能给你泡蜂蜜柚子茶啦,帮你准备了金银花,放在行李里,你别忘了自己泡一点喝,保护嗓子。”

“收到。”算了一下时间,魏婉应该还在拍戏,徐放简单回了一条,从行李中找出金银花的茶包,丢到杯子中泡好。

刚坐下没多久,就接到杰洛特祝贺的电话。

杰洛特也知道徐放刚刚开完演唱会,应该很疲惫,约好了明天一起吃饭,就结束了通话。

喝了茶,徐放去冲了个热水澡,洗漱之后,他甚至没看网上的评论,头一挨枕头,就沉沉睡去。

只不过这一觉睡的不太好,睡梦里小媳妇变成了庞然大喵,把一根猫链拴在他脖子上准备带他出门遛弯。

“还好吓醒了。”徐放做到床上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看看时间,早上五点。

去厕所放水,坐在床上缓了半个小时,他才小心翼翼的接着睡,生怕昨天的噩梦还有续集。

再次醒来,精神就好多了,杰洛特已经安排车来接他,直接开到影业。

两边公司已经就后续的合作以及拍摄计划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并达成一致,这让杰洛特感觉自己当初玩票创办的电影公司,似乎要崛起了。

杰洛特本想邀请徐放一起去试映厅一起观看蝙蝠侠,不过考虑到首映就在后天,于是打消了这个主意。

徐放一直到当天下午,才和媳妇同上话。

“昨天睡的怎么样?”魏婉问道。

这个话题让徐放浑身不适:“别提了。”

魏婉也不追问,笑着说道:“是不是没有我在身边不适应啊?”

“是的。”徐放感慨着。

就听魏婉接着说道:“我也是很不适应呢,今天早上睡衣朦胧的时候,下意识就想往你怀里靠,结果摸到一手毛茸茸的吓我一跳,原来是小媳妇睡在你的枕头上。”

徐放:“抢我枕头,怪不得我做噩梦。”

魏婉不解:“嗯?”

徐放:“没什么,我后天在这边看完蝙蝠侠首映就回去,这两天拍戏累吗?”

“还好。”

“大家想我吗?”

魏婉想了想:“我很想你。”

徐放:“”

怪不得他和季小秋说晚几天回去,那边答应的很高兴,还让他多玩几天。

魏婉笑道:“我觉得大家就是想多清静几天?”

徐放怒,不等他说话,魏婉那边就笑道:“好啦,不和你说了,我要出发去剧组了。”

拿着手机翻了一圈,这个时间,国内大家好像都要工作,就连徐凡都在练车,徐放找了一圈竟然没什么人供他撩骚,只能自娱自乐,上网刷新闻。

网上有关昨晚有机会的评论非常多,徐放发现歪果网友们对他的吹捧力度,一点不比国内差。

“徐放,当代最伟大的音乐人之一!”

“如果他能专注音乐,很可能会把之一去掉。”

“那我很庆幸他没有专注音乐,因为我太爱超级英雄宇宙了,没有超级英雄电影,没有箭侠我会疯的!”

“我也是,我爱徐放的音乐,我也爱超英宇宙,我希望影业的蝙蝠侠不要让我失望,毕竟是第一个西方超级英雄。”

“如果达不到我的预期,我可能会炸了影业。”

徐放:“???”

虽然蝙蝠侠第一部的编剧是他亲自做了,分镜他也进行了监督制作,扑街的可能性很低。

但他还是决定,看完电影就溜,万一呢

锅还是让杰洛特一个人背就好了。

徐放琢磨着:“咦,突然有点理解李振这家伙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