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洛城看完蝙蝠侠首映,徐放本想第二天下午就乘上返程航班,没想到被两位访客耽误了。

寻常杂志,徐放可能直接拒绝了,他这两年登上的杂志小报数不胜数,什么“亚洲一百位最有魅力男性”这种乱七八糟的头衔他都能用编织袋装一整袋。

但是时代人物的影响力,徐放还是要重视的,而且和吉安娜随行的还有格莱美奖组委会成员布莱恩。

徐放就很想问问这位布莱恩先生的全名,是不是大名鼎鼎的布莱恩铜须,如果是的话,他可要好好笼络对方,有可能的话还要挖一下。

“随身带着布莱恩,双倍的皮,双倍的快乐!”徐放兴奋的想着,拿手机一番搜索。

这位布莱恩先生很有名气,并没有让徐放搜索太久。

“布莱恩维斯特?可惜可惜。”徐放有些遗憾的嘟囔着。

会面是在杰洛特帮忙安排的私人空间进行的,吉安娜虽然年近四十,看上去却非常年轻,典型的金发碧眼,和她同行的布莱恩,要年长很多,穿着正式。

吉安娜是来向徐放发出正式的采访邀请的,时间定在徐放全球巡演北美地区的最后一场结束后。

布莱恩纯粹是来找徐放探讨音乐的,不过离开时,隐晦表示希望徐放年底的时候,能向格莱美组委会提交作品申请。

徐放表面乐呵答应,压根没往心里记,他现在对拿奖这种事情真的没什么执念,年底还不够他忙婚礼的呢,其他事情都得靠边站。

除非是宇宙联邦颁发的“寰宇最皮奖”或者“世纪狗粮奖”,他说不定还有点兴趣,当然这些奖项只在梦里有。

聊天很愉快,送走了这二位,徐放没改签航班,索性继续留在洛城逍遥,一直等到十天后的下一场巡演结束才回国,省得路上折腾了。

蝙蝠侠在北美的公映票房非常好,徐放回国前,北美票房已经超过2亿美刀,全球票房有望突破十亿。

杰洛特一高兴,买了一架400万美刀的小飞机,让徐放很是羡慕。

不过想想自己拥有一座位于夏威夷的私人岛屿,他又开心起来了,总算这几年没白忙。

等徐放走了,康斯坦汀朝杰洛特笑道:“你什么时候这么沉得住气了,买了就送了呗。”

“那不行。”杰洛特摇头,笑呵呵的朝人吩咐,“一定要保养好,这可是我送给徐的新婚礼物!”

一无所知的徐放回到国内,发现来接他的竟然是徐凡,胳膊搭在车窗上,戴着墨镜,朝他扬下巴:“呦!”

徐放走过去,直接板栗招呼:“明知道我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煎饼果子都不给带一套,你呦个什么劲,驾照拿到手了?”

徐凡心情处于x,脑袋被敲也不气:“嘿嘿,昨天刚拿到。”

看徐放不上车,站在太阳底下,眯着眼睛摆弄手机,徐凡不解:“你不上车干嘛呢,不热啊。”

徐放拽拽的:“我在把你踢到副驾驶,和叫车之间,选择了后者,因为我太累了不想开车,至于坐你开的车,再等等吧,半年后无事故,我会考虑让你给我当司机。”

徐凡哪怕再开心,面对徐放这无情的打击也撑不住了,怒瞪过去。

徐放:“看什么看,有本事你打我呀!”

徐凡:“你上不上车?”

徐放:“就是亲兄弟,我也不能轻易把命交到你手里啊。”

徐凡:“那你为什么能交到陌生司机手里?”

徐放:“哎呦,灵魂拷问,答案是,我乐意!”

徐凡:“”

站在停车场扯了半天,徐放倒是没真叫车,还是钻进了副驾驶,第一时间系好安全带,在徐凡旁边碎碎念:“我听说一旦遇险,司机条件反射打方向盘的方向,决定了两人感情的深度,哥我平时待你不薄吧?”

徐凡:“”

他已经后悔自告奋勇来徐放了。

魏婉在剧组,家里没人,徐放也没急着回家休息,和徐凡一起去吃了顿好的。

徐放看看日期:“再过几天就可以去报道了吧,开学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有什么需要的,下午去给你买。”

徐凡点点头:“好啊。”

徐放倒是没想到徐凡答应的这么痛快,吃过饭,两人就去了商场。

徐放一边走一边买一边问:“刮胡刀,吹风机你们学校让不让用电吹风啊,我们是不让,微波炉和电磁炉呢,洗衣机冰箱能用吗?”

徐凡:“”

徐放:“要不要再给买个电视游戏机?”

徐凡:“我是去上学的!”

徐放:“舒适的生活环境会让你学习更有效率,难道你喜欢头悬梁,锥刺股这调调,我看你在家也没少享受啊。”

徐凡:“别闹,刚开学低调点。”

他刚说完,就见徐放斜眼瞥他。

徐凡:“我说错了吗?”

徐放伸手:“冰箱电视你都嫌高调,那你把车钥匙还我啊,你那车一百多万呢。”

徐凡愣了几秒:“哎呦,那咱们还是选冰箱和电视吧。”

两人就是说说而已,商场转了一圈,只是重新给徐凡买了剃须刀之类的小物件,置办了一床新被褥。

离开商场,买好外带晚餐,去剧组接魏婉回家。

晚上吃过饭,徐放和魏婉帮徐凡收拾东西。

差不多整理好了,徐放说道:“周末没事可以过来住,学校离不远,开车也方便。”

徐凡:“知道了。”

徐放:“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比如同学想要签名啊,想要瞻仰你哥我的英姿什么的,都可以联系我。”

徐凡很是无语:“你坐飞机回来不累啊,赶紧去休息吧。”

徐放也确实有点累了,伸手却发现,两人都是站着的时候,想揉这小子的脑袋没那么惬意了。

“还是小豆丁的时候有意思。”徐放感叹。

徐凡满头黑线:“你不要和妈说一样的话。”

徐放:“没事,咱妈好多年前就对我说过了,我只不过说借用一下,这些年我在外面打拼没怎没陪你,别介意啊。”

徐凡实在懒得吐槽徐放这种明明是在外面撒欢,却非要往脸上贴金说什么打拼的行为了,冷哼一声:“嘁,你还知道啊。”

魏婉切了水果端过来,到门口听见两人说话,笑了笑,转身决定等会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