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锦“……”

特么,老子要炸!

谁也别拦着!

花千锦怒了。而他什么尿性,外人不知道,自己人还不清楚吗?

所以这边花千锦刚张开嘴,就听旁边一名随从低声道

“刚刚那位应该是冥谷谷主。”

哈?

正要破口大骂的花千锦果然僵住了。这时只听那随从接着说道:

“冥谷谷主来历神秘,十年前统一冥谷,并将冥谷四周万里之境的邪物一网打尽。而且,据说这位谷主的脾气很不好,一言不合,就动手。”

说到这里,随从顿了一下,然后瞥了花千锦一眼。

“据说已经突破了天王境,很强。”

花千锦闻言,不禁眨了下眼睛。接着不动声色的抬手,将自己张开的嘴合上,然后轻咳一声,道

“是,是么?那有时间,倒是可以见识一番……”

说着,花千锦顺手飞快的整了整头发,然后仰头走了进去。

珍宝楼虽然被称为楼,但里面去着实很大。

单是拍卖场,便足足有数百平大小。

当然,后面的都是散席。而花千锦虽然弱的一逼,但身份在这里摆着,所以待一进去,便直接被安排在了贵宾席中间的位置。

不是最好,但也不差。

毕竟九芒族虽然是天域种族,可终究不是五大种族之一。若是凤族和魇族的管事人来了,倒是能坐在最好的位置。

对此,花千锦也没意见。反正他就是来看看热闹,离得太近了,万一出事呢?

所以说,装逼也是有学问的。有些能装,有些千万不能装。

而随着时间的推进,慢慢的,拍卖场里的人也越发多了起来。

花千锦坐在位置上,不时左右看看,随后竟还趁机和坐在不远处的一位长者猫耳的美女撩骚一下。结果没想到,看起来软萌的猫耳美女只瞥了花千锦一眼,下一秒,猛然一龇牙,瞬间把花千锦吓了一跳,不敢再看一眼。

很快,时间差不多了。

拍卖场也坐满了,到处都是杂乱的说话声。而就在这时,只见一位白发老者走上台,扬声道

“各位——”

白发老者自然就是珍宝楼的管事人,老呺。

而这会儿老呺一开口,原本嘈杂的拍卖场,顿时安静下来。

这时只听老呺略带歉意的说道“各位,很遗憾的通知大家,今天原本定于最后压轴拍卖的杀伐类灵宝,因为特殊原因,无法拍卖了……”

老呺没说东西被自己主子拿走了。可即便如此,他这话一出口,瞬间引来一片哗然。

要知道,今天很多来这里的宾客,就是冲着杀伐类灵宝来的。别管人家买得起,买不起,就算是看看,也好呀?结果现在说无法拍卖……不炸锅才怪。

尤其是那些坐在贵宾席的宾客,此时更是大怒。有几个甚至猛然爆发出恐怖的威压,顷刻间,整个珍宝楼一下子乱了。

可珍宝楼能屹立冥谷多年,可不是被吓大的。所以就在那些暴怒的宾客爆发威压的同时,另一股强大而恐怖威压,随即从台后勃然一起,瞬间将刚刚那股威压,压了下去。

guiyiohuangozundarenbieliaowo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