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楼毕竟不是寻常地方。

宾客们虽然不满,但一想到珍宝楼的后台,也只能忍了。

老呺随即趁热打铁,又说了几个优待,才总算挽回了局面。

而就在老呺在台上承诺好处的时候,珍宝楼拍卖场的一个角落里,墨凤舞却看着眼前乌压压的‘人’挑了挑眉。

没错,墨凤舞也来了。

如今她的伤势虽然还没有好,但大体已经没什么问题了。

所以在给富贵针灸治了病后,一听有拍卖,墨凤舞便直接过来了。

不过,一会儿马上有奴隶要上台,牡丹作为负责人,这会儿不在,倒是富贵跟在墨凤舞身边。

如果说,一开始富贵是为了治病,讨好墨凤舞,那后来在墨凤舞打开储物戒指后,这种讨好,便带了谄媚。

那个时候,牡丹和富贵也只是猜测,墨凤舞是个大人物,可到底是什么,却不清楚。直到牡丹眼尖的发现,墨凤舞额头上的浅青色莲花痕迹。

不过,牡丹以为那是墨凤舞自己弄上去了,也没当回事。可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富贵却知道。所以只一眼,富贵就傻了。

医道圣纹,而且还是七道……乖乖,九幽界就不说了。就算是天域,也没听说哪位医道大家有这玩意吧?

这下子,富贵算是彻底跪了。

以至于之后,虽然看着墨凤舞拿出银针要给自己治病的时候,心里慌得一笔,但对医道圣纹盲目的崇拜,还是让富贵没有提出一句质疑。

所以这会儿富贵尤为恭顺。瞧着墨凤舞好像真的动了心思,随即小声道

“先生,您是只在这里看看呢?还是想一会儿也买些东西?若是想买些东西,小的给您安排一个地方。”

墨凤舞闻言,果然有了些兴致,道

“有位置吗?”

富贵一听,赶忙笑道“当然,您随小的来。”

说着,富贵七拐八拐,把墨凤舞带到贵宾区和后面的散区交界的地方。接着又私下和珍宝楼里的同行说了些话后,才引着墨凤舞来到角落里一个位置前,道

“先生,今天人多,前面都满了,就这里有一个位置……您看,行吗?”

墨凤舞倒是不挑,闻言想也不想,直接点头,道“行。”

说着,墨凤舞径自坐下。而刚一落座,旁边一个脑袋便瞬间伸过来,道

“喂,女人,你踩到我尾巴了!”

对方的嗓音很奇怪,有些细,有些低,莫名带着一种阴鸷感。而且说得语言也很奇怪,有些像妖族语,却又不全是,不过墨凤舞却听明白了。

所以当下,墨凤舞抬头一看……瞬间,一张像人,却又有些像蛇的脸,瞬间出现在自己面前。

蛇妖?

墨凤舞不禁愣住了,但随后又觉得不像。

接着低头看了一眼……果然,自己脚下此刻踩着一根尖尖的,如同蛇尾的东西。

“抱歉。”

墨凤舞瞬间抬脚,随口说了一句。倒是那像蛇又像人的异形生物闻言,瞥了墨凤舞一眼,随即开口道

“没事。”

话落,对方也没多说,直接将脑袋缩了回去。

guiyiohuangozundarenbieliaowo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