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你TM想钱想疯了?!

天上地下的悬殊位置……

就好比一个在地上爬的乞丐,一个是坐在豪车里切牛排的豪绅。

豪绅好心想让乞丐也尝尝牛排是什么味道,可高速运行的豪车并停不下来。

只能顺窗户牛排扔下去

如果乞丐接住,能吃饱站起来,并且油水够他饿个三五天。

可如果接不住?

更容易被惯性带来的冲击力砸死!

是福是祸,不好分辨……

后面的肖大人像是看透曾涛在想什么,他没睁眼的说“这个世界上有野心的人很多,再比如边人的一本著作叫做三国!”

”有能力的人也很多,比如那曹操与孙权什么都没有只靠着巧舌如簧。掉几滴眼泪能笼络人才的也有,比如刘备,可他们到最后都没能统一书中的大局!”

肖城说到这突然停下来。

曾涛不能开口,边人的著作他也看了几本自然三国也看过,但是惯性思维使他不得不想难道这犊子是司马懿?!

后座的肖城好像看透了他的想法笑了笑,没再继续说话。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昨夜还人声鼎沸的丽景山庄此时此刻像是被人遗落在荒郊野岭的孤僻建筑一样。

荒废很久的那种,蜘蛛网满布很是悲凉。

山里没了神仙注定成不了名山。

庄园里没了老板,员工又都开始百无聊赖的混日子,各个无精打采垂头丧气。

唯独有一人,仍旧生机勃勃,心中信念坚定的憧憬明天。

这人就是全身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初雪

她还在坐在床边,困得眼睛已经睁不开……摇摇晃晃,如果后背挨到床上,肯定会立刻会睡过去

昨夜发生什么她大致能知道一些,外面说话声小了一点,她就真的全然不知了。

可那些零星拼凑起来的信息,并不足以支撑她得出最正确的结论。

她固有思维是,李利琴上面是马昆,马昆上面是郭利……而郭利上面才是周斌!

所以自己只要跟周斌睡了,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因为有厚重的窗帘挡着,她并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保持了一夜的姿势让她身形有些僵住,她确实挺不住了。

一个人的等待太过无聊,能坚持到现在也是奇迹

初雪用尽全力把眼皮抬起,露出茫然无措的眼神看着紧闭的房门,嘴里缓缓呢喃着“你咋还不来呢?”

矿厂北巷,小院里。

仿佛一切不曾发生过……

江盈照例煮好了早餐,也就是些个清粥,小菜随着便敲响了西屋的门。

……

耿陌与她相对而坐,俩人都沉默着,谁也没先开口。

“小燕子快放假了吧?”耿陌喝着粥,咕噜了一句。

“还有七天放寒假,”江盈放下碗筷,托着腮看着耿陌“陌,我问你个事儿。”

耿陌抿嘴一笑,伸出胳膊轻轻的拧了下她的小脸蛋“听着呢。”

“抽屉衣服下面的金票你动过没?”

“???”

耿陌皱眉朝着东屋看了看,却又很快的舒展了眉头“没事的,可能是哪里用了,你不记得了吧。”

“不是的!”江盈伸手抓住耿陌的手掌“前后少了两张一百两的金票呢!”

“这么多啊?耗子叼去了?”

想着想着,耿陌就将目光投向了与隔壁院相连的那堵矮墙上面

“老大你这是干啥呢?!”

江盈去上班以后,耿陌直接跳过矮墙,将还在抱着彭丽酣睡的林冲给薅了起来

闹了穿着老嫂子一个大红脸……!

幸亏俩人都穿着睡衣啊?!!

随后耿陌就拽着林冲到裁缝店,给哥俩个一人买了身崭新的西装。

耿陌穿着笔挺的西装,抱着手臂眯着眼打量着眼前的浑小子,嘴里嘀咕着“还行,就这样吧。”

穿上了西装,还t配了双油亮的皮靴子这会儿林冲全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像是被几根绳子捆着一样难受!

“老大你能告诉我你想干啥不???”

要不是打不过眼前这个傻帽,按照往日的脾气林冲绝逼早就翻脸了!!!

“老板多少钱?”

耿陌压根就没搭理他,转身走向了裁缝店的前台。

“一共七十五两银子。”裁缝店掌柜的笑嘻嘻的说道。

“还挺便宜。”耿陌摸着身上的料子满意的回了一句。

“这样客官,您也是第一次来,给七十两得了。”

“行,谢了昂。”

“您客气了。”掌柜的笑着一拱手。

随后,耿陌领着垂头丧气的林冲一起走出了裁缝店,一路上,林冲实在憋不住,他猛地拽住了耿陌“老大,你不说明白,我不走了!”

耿陌眯着眼,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波动“你胖哥与宝哥不在,你和盈盈就是我最亲的人,懂吗?”

听到这话,林冲的眼珠子瞪得跟公牛一般,眼里还沁出了泪水他一下子抓住耿陌的胳膊“老大,二胖哥跟山哥也死了?!!”

“死你个头!”耿陌实在气得没法!直接暴起一个暴栗磕在林冲的光头上

“咚!”的一声脆响,林冲的脑门上就起了一个包。

“呀疼!”林冲捂着脑门都快跳起来了“你干啥???”

“要不是看在几十两的新西服上”耿陌没好气的指着林冲“劳资前账后账跟你一起算!!!”

“到底咋了?”林冲继续捂着脑门,但眼神有些飘忽

“我问你!”见林冲还在逃避,耿陌上前一把楸起他的衣领“要钱你跟我说,我会不给吗?!你t的怎么想的昂?!偷自己家的钱?!昂!!!”

“我”林冲一下子语塞脸红得像个大虾子。

“飞哥啊”耿陌还没到烧烤店门口就笑着跟正在忙乎着的胡飞打了个招呼。

“哦,”胡飞接过耿陌递过来的一根烟,爽朗的说道“我说多大个事儿呢!叫你弟过来吧!”

入夜,

耿陌一个人来到君上门口,沉默良久后,还是走了进去。

今天下午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胡飞那里办好了离职手续,在那小子泪眼朦胧中,留下了林冲在那干活,拿了工钱毅然而去。

穿过喧闹的大厅,不是说初雪是在这里唱歌的么?

人呢?

没有多想,耿陌便直接向着二楼的楼梯走去。

“站住!”

eichuan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