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娴仙看着到嘴边的肉被闺女抢走了,无语的看着一脸兴奋的闺女,“妈妈,你快继续烤啊,你看嗷嗷都吃完了,嗷嗷睡了这么久,刚刚醒来,饿着呢!快点啊,妈妈。”

萱萱着急的催促道。

荣娴仙无奈的叹了口气,认命的继续烤肉。

王林和王启瑞将夏凯送到房车上去休息,王林看了王启瑞一眼,不满的质问道,“阿瑞,你今天脑子是抽风了吗?那个人死都死了,你抬什么杠呢?那些人作恶多端,和他们混在一起的会是什么良善之辈吗?”

“我……”王启瑞张了张嘴,下意识的看了荣娴仙的方向一眼,悻悻的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怕伤及无辜只是明面上的说辞,实际上王启瑞是对藏宝地很是心动,若是找到藏宝地,怎么着也会有他一份,可惜,那人死了,王启瑞心有不甘。

王启瑞暗暗的叹了口气,打怪刷宝难度太高了,怪物厉害不说,现在掉落物品的概率也非常低。

“回去老实吃饭,别再说什么胡话了。”王林叮嘱了一句,率先往回走去。

荣娴仙这边一边给萱萱烤肉,一边思索,王林和王启瑞的对话她听在耳中,不是特意想听,距离不远,荣娴仙神魂强大,五识灵敏,自然把那些话听得清楚。

荣娴仙漫不经心地想着心事,“妈妈,肉烤糊了。”萱萱看着荣娴仙手中焦黑的烤肉,委屈的撇了撇嘴,小鸟嗷嗷也很委屈的叽叽喳喳的鸣叫。

“姐姐,先给嗷嗷吃点肉干吧!”小洛在口袋里抓了一把肉干递给了萱萱。

“可是……”肉干干硬,嗷嗷不好吞咽,所以嗷嗷是不爱吃肉干的。

“扑棱棱”萱萱刚说了“可是”两个字,小鸟嗷嗷就朝着肉干扑了过去。

嗷嗷喙尖一琢一扯,坚硬的肉干就撕成了两半,叨进了嘴里,一把肉干,一会就不见了。

萱萱赶紧也在自己口袋里,掏出了一把肉干放在手上,嗷嗷真是饿极了,都不挑剔了,连它以前最不喜欢吃的肉干也吃了。

荣娴仙一脸玩味地盯着那只小鸟,那鸟喙看上去比以前尖利了许多,不知道其他方面有没有什么变化。

小鸟嗷嗷因为吃掉了一颗内丹而陷入了沉睡,荣娴仙本来以为它如果醒了过来,体型会有什么变化,不说一下子就长成大鸟,能带他们飞,起码会长大一些吧。

结果那只鸟还是那么小一只,一点长进也没有,荣娴仙看了很失望。

现在看来也不是一点变化都没有,起码以前嗷嗷撕扯这种肉干不像现在这样,像是撕纸那般简单。

荣娴仙从背包里又拿了一袋肉干出来,递给了萱萱,嗷嗷愿意吃肉干可太好了,若不然,看它进食的速度,烤肉都能被它抢光了。

这种肉干晒的很干,重量很轻,能量却高,本来是用来熬粥煮汤,调味用的,或者不方便做饭的时候拿来应急,荣娴仙给萱萱和小洛随身携带一些肉干,主要是拿来磨牙。

怪物的肉质纤维不像以前养殖的牲畜那般纤细脆弱,越是灵气含量充足的肉食,肉质纤维越是坚韧。没有一副好牙口,做熟的肉都嚼不烂,吃不了。

蒋杰看着这只小鸟,眼睛瞪得老大,“荣姐,这样吃下去不会出问题吧?它吃下去的肉干能把它埋起来了。”

荣娴仙也是惊讶的看着从醒来就一直吃个不停小鸟。

小鸟这一会已经把那一袋子肉干吃光了,进食速度太快了,看食物已经吃光了,又唧唧喳喳的叫了起来。

“妈妈”萱萱眼神无辜的看着荣娴仙,无声的催促荣娴仙再拿肉来。

荣娴仙赶紧又拿出一袋肉干交给萱萱。

这一次嗷嗷吃起肉干来总算不那么急切了。

王林,王启瑞回来后,已经接过去了烤肉的活,几个人吃着烤肉,说起了那个求饶的人,这次这个话题是荣娴仙主动提起的,那人抛出来的三个求饶的理由。

第一,他也是受害者,他是被恶人胁迫干坏事的。

第二,他有特异功能,是个有用的人,所以当初能活命,而不是被灭口。

第三,他知道这些人的藏宝地在哪?

“这三个理由里面最好判定的就是第二条,他有没有特异功能,是不是?”荣娴仙问到。

王启瑞尴尬的低下了头,事实是那人根本没有特异功能,能听到很远处的动静,完全是那个耳塞一样的东西的功劳。

“他如果和那些人有仇,又怎么会知道那些人的隐秘?而且既然特异功能是假,那些人也不会放过仇人,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荣娴仙分析道,他们不但是一伙的,在安全区他们还有很多同伙。

“至于藏宝地,自然是藏在安全区内他们的大本营里了。这人狡诈机敏,能屈能伸,你敢去,只会掉进人家的圈套里。”荣娴仙说完,王林一脸我猜也是这样的表情,蒋杰信服的点点头,王启瑞也是一副心悦诚服的样子,不知道各人心里想的是什么,起码现在看上去大家都认可这个分析。

“嗷嗷,你小心点啊!”萱萱不放心的抚摸着小鸟的嫩黄色的羽毛,絮絮叨叨的说道。

“啾啾。”小鸟啾啾叫着,仿佛在回应。

萱萱放开了嗷嗷,只见那只嫩黄色,不过巴掌大的小鸟“唰”的一挥翅膀,离弦的箭一般飞走了。

瞬间便在眼前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