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鸟嗷嗷瞬间便飞的失去了踪影,荣娴仙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什么情况这是?

翅膀长硬了,就离家出走!

这鸟这么小一只,就能飞这么高,这么快?果然不是地球的品种,不能用常理来推论。

荣娴仙一头问号,她有些忐忑的转头看着闺女,俗话说天高任鸟飞,这傻闺女要是非要找回这只鸟,我是揍她呢,还是揍她呢?

荣娴仙有些头疼,显然,这鸟要是真地飞走了,她肯定是抓不回来的。

可是她转头一看,萱萱脸并无着急之色,反而看去有些担忧。

荣娴仙一愣,“萱萱,嗷嗷去干什么了?”她试探着问道。

“嗷嗷说这附近有好吃的,它去找吃的了。”萱萱眨着眼睛有些忧虑的回答道。

“你能听懂它说什么?”荣娴仙惊讶的问道,以往看到一人一鸟认真的交流,一个说人话,一个用鸟语,荣娴仙只以为是小孩天性,并未在意,难道闺女能听得懂那只鸟在说什么?

那这鸟真的还会回来吗?

“嗯,它是说去找好吃的了。”萱萱肯定的点了点头。

荣娴仙将信将疑的看着嗷嗷飞走的方向。

“荣姐,我看到起火点了,你们现在还好吗?”传音玉符里崔烈的声音,他有些担忧,那个地方火势不小,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烧成这样。

“我们都好好的,我们藏的这个地方,不好找,你若过来了,我们在着火点以北十里处的大路汇合。”荣娴仙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树林里,林深树密,并不好找。

“好,我再检查检查,看看有没有落网之鱼?有没有暗中盯梢的?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你那边如果有什么变动再告诉我吧!”崔烈沉着的说道。

“好,注意安全。”荣娴仙叮嘱了一声,两人便切断了联系。

“哇,好肥好大的一只兔子。”蒋杰惊喜的喊了一声。

“我看看,我看看。”王林急乎乎的跑了过去。

蒋杰习惯性的在他们营地周围设陷阱,以前随着大部队行动,扎营的地点都是在空旷的平地,布设的陷阱主要是防人的,这应该是他们第一次独自在野外扎营,看到有猎物送门来,蒋杰有些兴奋。

“这兔子长的个头真大呀,好肥。”王林看着眼前的这只肥兔子,想着以前吃过的香辣兔丁,只觉得口腔里自动开始分泌口水了。

“咦,阿杰,你竟然逮到了一只兔子,这两天我正好要找只活物来试药,这兔子来的正巧。”荣娴仙看着那只兔子满意的点头说道。

王林立刻怨念的看向荣娴仙,“荣姐,香辣兔丁多好吃。”

荣娴仙拍拍王林的肩膀笑着说道,“乖,等我用完了再给你吃。”

王林想着荣娴仙手里的那些瓶瓶罐罐,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连忙挤出个笑容,“不用了,荣姐,我突然觉得兔丁一点都不好吃,我还是吃肉干吧!”

荣娴仙他们都吃饱喝足了,夏凯才刚刚从房车里下来了,夏凯快速的解决了一顿还不到中午的午饭,荣娴仙把这一次的收获清点了一下,跟大家交代交代,毕竟是一同面对危机,战利品人人有份。

功能比远距离声音采集器还要强大的不知名宝物由荣娴仙保管,行路时谁负责侦测查探周边环境,就交给谁来使用,扎营时谁负责警戒放哨,谁来使用。

荣娴仙他们在队长身搜出来一本功法书,功法书大家都可修炼,一把柳叶刀,刀身细薄轻盈,形似柳叶,队长和荣娴仙交手时手持火器,再加两人实力相差悬殊,队长几乎没有还手的机会,所以并未动用这把柳叶刀。

在干瘦青年身除了搜到了那个像耳塞的不知名宝物,还在他身搜到了一对细长的峨眉刺,那峨眉刺形状是中间粗、两头细的锥形体,头端略扁,呈菱形带尖,寒光闪闪,十分锋利,中间有一圆孔,圆孔中系着一根软绳。

两辆皮卡车除了汽油和生活物资,还发现了一些枪支弹药,还有一些炸药,汽油和生活物资归到公共物资里,枪支弹药和炸药以及柳叶刀和分水刺可以分给个人。

夏凯在一行人中战力最弱,他练的最好的是轻身功法,主要使用暗器,这峨眉刺轻巧灵动,夏凯很是心动,荣娴仙等人便将峨眉刺分给了夏凯使用。

柳叶刀看去轻薄脆弱,并无出彩之处,一心想得到一把灵器的王启瑞对这把刀并无兴趣,便选了一些枪支弹药,王林寒冰刀在手,蒋杰才得游龙枪,两人都没看柳叶刀。

最后荣娴仙得到了柳叶刀,又把她准备分给王林他们的手枪和步枪拿出来分了出去。

荣娴仙他们吃过饭,分完东西,正好崔烈要过来了,火势也因为燃料后劲不足而渐渐变小,他们与崔烈汇合后,重新启程。

只身归来的崔烈衣着整洁,连发丝也丝毫不乱,神情淡然,整个人看去似乎安静了很多。

他之前开的车报废了,但是他开回来的这辆似乎是军车,比之前那辆更加皮实耐用。

“荣姐,你看崔队现在这样多好,前两天,我都不敢跟崔队说话了。”王启瑞鬼鬼祟祟的和荣娴仙说道。

“现在我也没看你往他跟前凑啊。”荣娴仙好笑的说道。

“呵呵,阴影,心里阴影,我还得再观察观察,万一崔队再突然可怕起来怎么办?”王启瑞有些忐忑的说道。

这一次踏北的行程,身前身后终于清净了,没有了鬼鬼祟祟窥探的目光,荣娴仙感觉浑身下都舒坦了不少。

渐渐远离宾阳的荣娴仙并不知道,崔烈到底在宾阳旧城与宾阳军事行动区域内做了什么!

崔烈只身摧毁了神秘组织在宾阳安全区内的半壁江山,让宾阳安全区军方打算与余枫争夺安全区最高长官之位的祝余心惊肉跳又暴跳如雷,祝余不知道真正的幕后黑手是谁,他以为这是余枫对他展开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