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崔烈交过手,见过面的那些组织成员几乎死光了,只剩下几个在外围的漏网之鱼,不了解具体情况不说,对具体情况心知肚明的婉玲儿及她面的神秘组织内的其他头目,根本没想到己方出动了大批人马,最后却全军覆没了,这肯定跟他们的指挥不利有关了,他们为了避免被追究责任,自然对于真实情况极力隐瞒。

在余枫失踪的那段时间,祝余通过各种方式给组织成员提供武器,发展实力,余枫回归之后,为了避免被人抓住把柄,也是为了隐藏暗地里的势力,祝余平日与组织成员之间联系甚少,把权利全都下放到下面的几个头目手里。

祝余的主要精力都用在与余枫周旋,这件事发生之后,他收到了几个头目的汇报,知道这件事跟荣娴仙一行人有关系,但是在那几个头目刻意隐瞒下,这件事变成了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祝余对此深信不疑。

别说余枫对这口从天而降的黑锅毫不知情,即使余枫知道了,亲自站在祝余面前对质辩解,祝余也是不信的。

他可不相信区区几个人可以对付的了经过训练,装备精良的百十号组织成员。

安全区内有这个实力的只有余枫,这是余枫对他展开的反击,而荣娴仙一行人就是引组织成员钩的饵。

祝余震惊于余枫竟然能够挖掘出他暗处的势力,暴怒的是余枫竟然敢下此狠手,平日里看他还算隐忍,暗地里竟如此狠辣。

荣娴仙还不知道崔烈的一番报复给余枫狠狠的拉了一波仇恨值,此刻她正带着大家向西塘方向前进。

京城新区,龚宅。

一个三足两耳,花纹精致的香炉缓缓的飘出屡屡紫烟,烟雾袅袅,飘逸恬淡。

房间里溢满香甜清冽之气,这是用变异后的新植物调制的紫影香,闻之令人心情愉悦,提神,醒脑开窍,缓解疲劳,舒缓压力,是药研所新出的产品,价值不菲。

处在紫影香温柔的安抚下的龚寒玉心情很不好,她紧紧捏着手里的书信,勉强按捺着心中的怒火。

京城这边世家林立,各机构势力冗杂,军方占据着绝对话语权与控制权,绝对没有任何一家势力敢在这里胡作非为。

她本以为在这世道,让一个女人两个孩子死在路轻而易举,没想到现在那个女人离京城又近了一步。

想着研究院那边传过来的消息,研究院那边对秘境出入口处那道屏障的研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或许很快就能破解秘境出入口的秘密。

那个女人必须快点死,绝对不能让她进京,更不能等到宁青云从秘境出来那天。

下面那些人简直就是一群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看样子只能从京城这边往下面派人了。

让谁去呢?龚寒玉眼睛中露出了几分纠结的神色,她在京城这边也不是高枕无忧,族里有些人还不死心,一心想把她拉下去,她手中可以派出去的人只有那几个,让谁去呢?

云雾秘境内,枯木鸟领地宁青云暂时栖身的那个树洞迷宫内,一个脸色惨白的青年男子躺在树洞的地昏迷不醒。

伤者大腿内侧缠着乱七八糟的布条,布条浸满了鲜血,看样子这布条仅仅是把伤口包裹了起来,根本就没有起到压迫止血的功效。

宁青云看着生死不明的这人愁眉深锁,从巨目猿手里把他抢出来的时候,明明还是清醒的,怎么把他救回来了,他反而昏迷不醒了。

宁青云目光落在伤者大腿内侧被鲜血浸湿的布条,那伤处之前被一树枝刺穿,宁青云将树枝拔掉,涂药泥,用布条包扎了起来,现在那布条已经湿透了,伤者昏迷不醒的原因,应该是失血过多。

宁青云笨手笨脚的解开布条,重新包扎,这次多抹一些药,包扎的稍微紧一点,几次试探调整,终于把血止住了。

他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好了,能做的他都做了,伤者能不能救回来,就看他自己了。

宁青云给伤者包扎好了伤口,坐在一旁的木墩子研究手的那本大厚书,他在收集钥匙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个厉害阵法,几次尝试都未解开,耽误了小半个月了,没办法,只能耐下心来,继续研究手里的这本大厚书了。

宁青云看书虽然入神,但是他警惕惯了,伤者一动,他就发现了。

趁伤者还未睁开眼睛,宁青云心念一动,那本大厚书就消失在他掌心里。

宁青云盯着伤者的方向,看着伤者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试探着动了动胳膊,之前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如果因为他救治不当反而害他丢了性命,宁青云心下难安,此刻见他醒来,因该就算渡过生死关头了吧。

宁青云不由得想到了仙仙,如果有她在,她肯定会把伤者照顾的很好,他以前受伤时,就是仙仙照顾他的,她是那么温柔,那么美丽。

被宁青云救回来的病号不知道他正在走神,只感觉到宁青云似乎在注视着他的方向,不由得十分紧张。

“对不起,七公子,都是手下无能,连累您了。”伤者是宁青云留在外界的势力一员,受茗音等人的嘱托进秘境来寻找宁青云,一是汇报外界情况,二是助宁青云一臂之力。

来的都是团队内的好手,一共四人,一同进入,没想到,一进秘境就遇到异兽攻击,四个人走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