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弟,情况你也看到了,对于此事我只能上报掌门师兄,让他来处理了!”

苍松撂下这句话后,转身便离开了守静堂。离开时还看到屋外的田灵儿对他做鬼脸,不过苍松冷哼了一声没有理会这个精灵鬼,刚才苏茹肯定也是田灵儿叫来的。

守静堂内只剩下张小凡和田不易夫妇;此时张小凡入门不过三四年,所以田不易刚才虽然护着他,但是感情还是没有后来那么深刻。

现在明摆着张小凡有问题,还不肯和他这个师父说,这让田不易十分愤怒。

“还不快说!”

田不易一声怒喊,震得房屋瓦砾都抖了抖,低头不语的张小凡都被吓得一哆嗦;屋外的田灵儿听到田不易的喊声,立刻跑了进来,护在张小凡的身前对她父亲喊道

“爹,那人都走了,你干嘛还凶小凡!”

田不易本来就在气头上,现在看到女儿还这么不懂事护着张小凡,瞬间转过脸对苏茹说到

“还不快将你女儿拉走,一天到晚不知道轻重!”

苏茹也只打此事已经不是大竹峰私下能解决的了,于是上前将不情愿的田灵儿拉倒一旁;任凭田灵儿如何吵闹都无用,这次除非张小凡开口,不然她这个做师娘的也护不住他。

“老七,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会不会大梵般若?”

田不易稍微收敛了一下怒火,语气凝重的对张小凡说到,希望他能主动说出隐情,他这个做师傅的也好周旋一下。

但是张小凡还是低头不语,脸色虽然苍白,但是双拳紧握,指甲都快陷进肉里去。

“好好好,你不说,就以为我查不出来了吗!”

田不易忍着怒火等了会,但是张小凡还是一句话不肯说;于是田不易愤怒的瞬间来到张小凡身前,伸手抓住他,然后真元向张小凡体内探去。

“爹!”

田灵儿看见田不易对张小凡出手,以为要惩戒小凡,于是想从苏茹怀中挣脱;但是苏茹紧紧拉住田灵儿,不让其前去胡闹,并且警告田灵儿若是再胡闹就罚禁闭。

田不易的真元进入张小凡的体内后瞬间感到不对劲,他这徒弟刚入门时已经被检查过了,资质着实一般;而且这几年的时间才勉强修炼到玉清第一层,这资质差的同门之内快要当属第一了。

但是今日一看,张小凡体内根基无比扎实,经脉稳固;和几年前相比截然不同。

这种资质肯定算不上差劲,至少也是中等;田不易修炼太极玄青道数百年,可从来不知道本门功法还有这等功效。

只能说张小凡还有别的秘密,这个发现让田不易很是愤怒;虽然他平时对这个弟子态度很不好,但是自从收下张小凡后,已经慢慢的把他当家人一样看待了;大竹峰弟子不多,也正因为如此,大竹峰的师徒关系和其他几脉不同,更似亲人一般。

事到如今,张小凡还准备隐瞒的话,田不易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了。

“你自己去到掌门面前说吧!“

田不易冷哼一声,随后不在理会张小凡,面色难看的离开此处。而苏茹也放开田灵儿,路过张小凡时拍了他两下,便快步追赶田不易去了,只留下田灵儿一人在此安慰张小凡。

……………

两日后,田不易和苏茹带着张小凡前往通天峰,今日是道玄掌门亲自问话,同时在场的还有其他六位首座,不过其他首座还不清楚张小凡到底有没有身怀大梵般若和噬血珠;此事只有田不易夫妇和道玄真人知道,除了掌门外,其他首座包括苍松,都不知道此事。

来到玉清殿后,由门外弟子在前引路;因为谣言一下流传的很广,所以很多弟子都知道此事,今日来了许多人在通天峰处,在虹桥前想观望一下张小凡是何许人。

不过田不易并未停顿,带着张小凡向玉清殿内走去。

玉清殿内,正中的主位上,正是青云门的掌门道玄真人;而他的两侧则是各峰首座以及长老,殿内无年轻一辈的弟子。

道玄真人仙风鹤骨,就算是坐在那不说话,都足以给张小凡莫大的压力。

田不易让张小凡站到中间等候掌门的问话,他和苏茹则去大竹峰的位置,在一边旁听。

“张小凡。“

道玄真人缓缓的开口说道

“弟子在。“

张小凡应答的声音有些颤抖,想来是他小小年纪未曾见过这些场面,内心极为害怕。

“你可曾身怀其他门派的功法?”

道玄真人问完,张小凡低头沉默了片刻,没有立刻回答。

过了一会,才慢慢开口回答到

“是。”

此话一出,几位首座全部注视着张小凡;带师学艺对于其他小门派或许可以,但是对于青云门来说,却是不行;更何况传闻张小凡会的还是天音寺从不外传的大梵般若。

青云山上正在审问张小凡,山下的魔教也没闲着

……………

河阳城,此地有一处万毒门的据点,魔教四大宗主和张松在此聚集,商议攻打青云门的大事。

此刻魔教弟子已将聚集在河阳城附近,只要四大宗主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按计划行事。

房屋内人数不多,除了四大宗主和张松外,还有毒神的弟子秦无炎、合欢派的金瓶儿,还有就是鬼王宗的青龙和幽姬。

“张宗主,事情可以进行到下一步了吧。”

玉阳子正坐中间,问向张松;此次计划几乎全部出自张松之手,而且散播流言也是由他负责;所以玉阳子理应问一下张松。

“当然,此事由玉阳子道兄发号即可!”

张松笑道,表现的一副听任调遣的样子。

此时张松微微感应了一番,发现屋内所有人都带有他的符咒;想到此处,张松心中更为高兴。

不料这点细微的变化被三妙仙子发现

“张宗主好像很是高兴的样子?”三妙仙子开口问道

张松一怔,随后立刻答到

“想到一会能前往天音寺,心中极喜罢了。”

三妙仙子虽然不怎么相信这个说法,但是此时也不好过多追问。

毒神和鬼王听到这个回答,也禁不住暗中猜测,天音寺到底是怎么惹到这个家伙的,竟然能让他如此报复。

“好了,说正事吧!”

玉阳子第一次主持魔教大事,心中难免有些得意,于是开口说道

“众位,青云门百年来处处欺压我们圣教,今日定要向他讨个公道!毒神道兄,鬼王道友,三妙仙子。可以让你们的弟子行动了!”

“鬼王道兄,张宗主,天音寺就交给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