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宝库内的天书

黄鸟,天帝宝库的守护者;专门看守在此,防止黑水玄蛇来此偷药。

张松回忆起黄鸟的实力,大概和黑水玄蛇差不多,或许现在能打个平手;毕竟张松喂了玄蛇数百灵药,让它生长了不少;若是以前,两兽死斗,应当是黄鸟惨胜一筹。

现在宝库异动,黄鸟来此也实属正常。

张松手指一点袖内的玄蛇,示意它安静一点,他没打算让黑水玄蛇出手对付黄鸟,宝库本来就不大,两种异兽相斗殃及的是天帝宝库,但是张松示意黑水玄蛇也不要捣乱!不过玄蛇躁动也无不道理,这个体型的黑水玄蛇被黄鸟一叼就死,或许叼都不用,直接一爪子就要它命了。

“咻!”

张松挥手一招,诛仙古剑回到手中,此剑确实不亏为诛仙世界第一法宝,张松拿着此剑都感觉能屠仙斩佛,法力无边。

不到片刻,张松便感觉到一股狂风袭来,黄鸟未到,但是它扇动羽翼的劲风已经传来,云海甚至都被吹散了几分。

又是一声响亮无比的啼鸣;此声离张松已经很近,让人听起来便有一种震耳欲聋的感觉。

随后,张松感觉到一庞然大物出现在他身前,稍微睁开眼看去,便感觉眼前充满橙黄之色;一只无比巨大的黄鸟出现在他的视野内,其啸声振聋发聩;甚至卷起实质的声波向四周散去。

尖啸过后,便是一爪向张松抓来!黄鸟的利爪接近十丈大小,在奇光下反射着如金属状的光泽,想来就算数米后钢板,在这支利爪下也如同脆纸一般;这利爪向张松抓来时,带起强烈的劲风,好似准备一下子把这个盗宝贼给捏死;不过张松的体型对黄鸟来说还没羽毛大,用利爪砸死到是有可能,捏死就太难了。

不过张松明显没有黄鸟想象中的那么好欺负,体型虽然相差无数倍,但是实力却不一样。

张松手持诛仙剑,将法力大量灌输进去;在一瞬间,诛仙剑闪耀着七彩奇光,随后从诛仙剑尖延伸出一道数丈长的七彩光芒,这光芒凝成剑形,散发着无比凶戾之气;这突然出现的凶戾之气甚至让黄鸟受到影响,这一瞬间在它心中甚至有一些害怕这个人类。

“轰!”

剑芒和利爪撞在一起,瞬间产生巨大的爆炸,震得整个巨树都晃了三分;张松也因反震后退了数十步,这黄鸟的体型太大,就算手持诛仙剑和它硬碰硬,也要吃上不小的亏;若不是他参悟了大梵般若护体之能,刚才那一下就会受伤。

而黄鸟就有些凄惨了,受爆炸的反震硬生生被震飞数百米;而且坚硬无比的利爪上也出现了一道深痕,一身橙黄的羽毛被剑芒斩碎无数,腹部被劈出一道数丈大小的伤口,此时正不断向外冒血。

“呖!”

啼鸣声都带有些凄惨,本来以黄鸟的体型,腹部那一道伤口对它影响不是很大;但是此时却让黄鸟感觉到无比疼痛,让它都有些难以忍受。

黄鸟之所以这般是因为诛仙剑的诛仙之力,此剑当初斩杀无数修行中人,凶戾之气堪称此界第一;所以黄鸟受此一击,被诛仙之力附着在伤口处,当然会让它十分难受。

扑楞扑楞

让张松没想到的是,黄鸟受了一击后竟然转身就跑,丝毫没有再次进攻的意图。而且挥翅间卷起狂风,让张松追也不是,只好放过它。

毕竟天帝宝库的事情最为优先,黄鸟跑了就跑了吧。

张松转身向天帝宝库看去,此时依旧异光冲天,不知何时才会消散;张松没那么多时间耗在这里,于是诛仙剑上再次闪过七彩奇光凝成剑芒,持剑一挥,巨大的剑芒携带着威势惊人的诛仙之力向石门劈去

“轰隆隆!”

天帝宝库一阵晃动,张松动手很有把握,刚才出手的力道绝对不会毁了天帝宝库,只是一次试探性的攻击。

伴随着剧烈的震动,天帝宝库终于发生了一些变化;那用古篆体刻着天帝宝库四字的石门,慢慢裂开了一道缝隙,随后轰隆隆的巨响传来,石门逐渐向两边移开。

张松慢慢靠近天帝宝库,不过越是靠近,张松越能感觉到一股极致浓郁的灵气在前方;而他袖中的黑水玄蛇也不挺的摇动,好像想立刻从张松袖中出来一样。

张松随指弹了玄蛇一下,示意它老实一下,随后便走进宝库内。

进去后张松便发现一坐木台,上面有一盏杯子,里面盛满灵气四溢的液体和一颗透明的小石头;这应该就是让黑水玄蛇心动不已的神仙药了。

这种异香在呼吸间都足以让张松的金丹修炼,简直无法想想吃下去会产生怎样的效果。

宝库内的神仙药被巨树的灵液蕴养万年不散,其中的药力之强肯定无法想象;只是不知道是专门给异兽吃的还是人类也可以吃,而且原著中三眼灵猴吃了也没有被药力撑爆,张松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早有准备,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玉瓶,这是用来装神仙药的;说来这玉瓶还是鬼王宗给的,是世间少有的好玉!

先倒进一些灵液,然后再将神仙药放了进去,可以最大限度的起到保存的作用,随后张松还在瓶身上画了几道封禁符文,防止灵气外泄。

至于还剩下一些灵液张松想了一下,放出袖中的黑水玄蛇。

“这些你喝了吧!”

虽然不多,但是也是巨树万年凝结而成,只是闻一下都能让张松精神一振,可想而知灵气有多浓郁了。神仙药不能给它吃,这些灵液就给黑水玄蛇吧。

黑水玄蛇没吃到神仙药,颇为闹腾的四处甩了甩蛇尾;不过面对万年巨树凝结出来的灵液,还是没忍住诱惑,蛇口一张将其吸了进去,随后肚皮一翻趟过去消化了。

张松没理会黑水玄蛇,而是来到宝库墙壁处,以法力灌输其中。随后,一阵金光闪耀,这宝库内好像响起了神秘悠远的声音,如黄钟大吕,问声如听道。而穹顶和墙壁上,则不断闪现出一个个苍劲有力的金色文字。

张松眯眼一瞧,开篇入眼处便是那‘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话语,随后便是种种修行至理,人类远古修行之道和天地自然之道,都在其中一一展现出来;这些金色文字仿佛天地造化之叙述,看的张松瞬间便沉浸其中,不可自拔,当真不愧为天书。

一时间,张松盘坐参悟天书,黑水玄蛇消化灵液;宝库内除了天书的异象外,再无其他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