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滇边界,此处遍布山林,可供行人来往的道路极少。

张松知道自己现在引起了很多异人的注意,所以他基本是避开异人,大多时和普通人扎堆赶路。这倒是让他见识了不少民俗趣事,有一次张松因为身手不错,被一位老板雇佣当了次临时镖师趟了一回镖。

不过他再怎么避,总是会有几个异人注意到他,实在是年岁不大又单独出来闯荡的人,少之又少。

一处前往滇地的道路,张松注意到几个跟着他身后的异人,于是在无人处将其引到路旁的森林深处,然后几张雷符便让他们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你们是哪的人附近还见过哪些异人有没有36贼的消息”

张松觉得短时间内他是不可能得到全真内丹术,不如试试看能不能找到36贼中能领悟八奇技的那几人。

不过几个异人就算是被张松制服依旧没看出双方之间的差距,反而像凭借凶狠的样子吓唬张松。

“小子,警告你最好放开我们,否则啊呃”

这人的废话没说完,就被张松一掌打断了脖颈,直接断气死去,尸体倒在旁边同伴的身上。剩下两个看到同伴的尸体,顿时吓得叫了出来。

“啊呃呃呃呃”

“不要吵”

张松皱眉说道,剩下两个人看到张松有点不高兴,立刻强忍住惧意,刚才的嚣张消失的无影无踪,脸上全是讨好之色。

“你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被点名的人连忙乖巧的点头,别的不说,这小子是真的很狠辣啊。一言不合就直接下杀手,杀了一人脸色没一丁点变化,他可不想在惹到张松了,以后不管许诺多少都没用。

接下来的问话到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张松也从这人口中了解了很多消息。

这三人是全性的人,而且在门内的地位还可以。

这次出来主要就是追寻自己,现在他有通天箓的消息已经传遍了。而且连样貌特征都很详细,又年少孤身一人,所以这三人想出来碰碰运气。

但是刚好全性的六欲和尚也对张松有兴趣,面对这种全性大佬,他们三人只能听令,跟在其背后帮着跑腿找人。

而且六欲和尚丽张松这里也很近,就在十里外的一个镇上。这次张松被这三人碰上纯属意外,他们本来就要去张松来的方向去打听消息,况且看这个走向,就算他们没去,张松也会来到他们几人所在的镇上。

至于六欲和尚的实力,他们这两个喽楼还不清楚,不过他们知道这个和尚在全性内地位不低,除了教主外,没人可以命令的动他。

至于其他的消息,他们只知道掌门好久没露面了,现在教内的好多成员都被派出去寻找掌门的踪迹了,他们这三人还是跟着六欲和尚身边才没被派出去。

这三人在全性也是最底层的那种,虽然是正是成员,但是干的就是那种炮灰的活。

张松见问不出多余的消息后,便一人赏了一掌,如果侥幸活下来就算他们运气好。

至于善心在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就没了,在这个法度全无的时代,只有实力强得到人才有资格活下去,实力弱的人只能寄托于强者的善心。

就像刚才那两人,如果张松心情好点,或许放了他们也说不定;但是他们只能祈愿,不过很可惜,张松没听到他们求生的祈愿。

弱者依附于强者,强者则抱团取暖。领悟八奇技的八人,应当是这世上少有的一流好手。不过依旧被追杀的四处逃窜,隐姓埋名。

“六欲和尚,全性中也是头领级别的人物”

张松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路线不变。就算前面有敌人友如何下一任天师继承人之一张之维都没留住他,这个全性秃驴凭什么让他闻风而逃

就凭他头发少

永平镇,镇如其名,没有厮杀争斗的时候人来人往的倒是有几分永远太平的情景。

响午,镇上最大的酒楼,有一桌客人十分吸引他人眼光。

那一桌就一个人,桌上鸡鸭鱼肉样样齐全。但是客人却是一位和尚,他此时正抱着一个大蹄髈在啃,满脸的油光。

这年头虽说法度崩坏,但是这受过戒的和尚还这么明目张胆的沾荤腥倒也少见。

而且此人极度能吃,不一会的功夫,一个大蹄髈已经啃完了。

突然,进来一个道士,看上去还挺年轻。来到酒楼内扫了一圈,随后径直的来到和尚这桌坐下来了。

有几桌客人倒是准备瞧好戏了,这和尚道士,向来都是见面就打,隔面就骂。要是说他们能好好做下吃饭说笑,那真是少之又少。

来的道士正是张松,从哪两个全性人口中得知,色欲和尚不忌荤腥,不忌杀生,可能唯一不沾的就是女色这一方面。

张松坐下后,挑了挑桌上的饭菜,发现每道菜都被啃了一口,桌上到处菜渣,不由皱眉。

这和尚好强的占有欲,还极其不爱干净

“和尚,你吃个饭怎么这么邋遢这叫别人还怎么下筷”

六欲和尚被张松嫌弃的训斥,脸上不仅没动怒,反而淡定的擦了擦嘴说道

“施主不必生气,贫僧再让店家上一份不就好了。”

不过这话在张松耳中,怎么感觉像是施舍他一顿饭一样。于是不免心中怒火滋生,道爷还差你这一顿吃食不成

“秃驴,你以为道爷是来你这蹭吃蹭喝的吗”

张松一掌拍桌喊道,声音之大吸引了酒楼内所有食客的注意。

“这毛道士哪来的吃个饭喊个锤子”

“就是,一个小年轻不好好修道,来这欺负人家和尚,算个毛”

“贼道,在喊叫小心你家爷爷过来修理你”

酒楼内的客人一时不免都看不惯张松,有几个膀大腰圆的食客直接拍桌骂道,好像下一刻就会起身打过来一般。

张松本来不善的心情听到一帮子普通人在他周围叫嚣,心中怒火更甚,左手符咒已经滑落于手。

“一帮泥腿子,再敢在道爷面前叫嚣,道爷把你们全部杀了”

说完心中遏制不住的杀意,瞬间便想把符咒扔出去。

不过就在张松即将动手时,胸口忽然一股凉意出现惊醒了他。随后这股凉意顺着经脉游走全身,之后直冲百会让张松顿时清醒了过来。

清醒过来的张松响起自己刚才要干的事,顿时一阵后怕。不过他反应极快,瞬间左手符咒一换,六丁六甲护身符替换了五雷符释放了出来。

随后手掐印决,开口念道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

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智慧明净,心神安宁。

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念了几遍净心咒过后,自身跳动的情绪才慢慢平复下来。

“施主好本领。”

这时六欲和尚又慢慢悠悠的啃完了一只鸡腿,擦了擦嘴说道。他刚才不是没有想过偷袭,不过张松反应太快了,在他还在考虑的时候瞬间拿出一张顶级的护身咒保护住了自己,现在看看那周围若隐若现的符咒,便是他想要打破也不是瞬间就能打破的。

“不仅能在关键时候从贫僧的十二劳情阵清醒过来,反而能在一瞬间保全己身,当真是慧根不浅。不愧是通天箓的拥有者,实力,心性都是上等”

六欲和尚双掌合十向张松行了一礼

“贫僧,全性六欲。施主,你如此璞玉,不如加入我全性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