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现代城市

临近夕阳,整座城市都沐浴上金红色的光辉,此时快要到下班的时间,所以街道上人来车往的。

路边,刘云志将美女同学林佳催促上车后,神情略有不屑的看了路边的叶凡一眼,便准备开车前往同学聚会的地方;大学时他和叶凡就很不对付,现在看到他这幅样子心中不知道嘲讽了多少次。

可是就在刘云志刚刚一脚油门起步,车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个人影;吓得刘云志慌忙之间拉起了手刹,车上两人倒是没事,就是惊了一下。

丰田车前的人影是一位道士,只不过道袍破烂,背后一把大剑,天色将暗刘云志也看不准是什么材质,不过他猜八成是空心塑料的,因为哪有人会带一柄大剑在街上走来走去,神经病才会这么做。

“喂,道士!走路不看道的吗,这是在马路上!!”

‘滴滴’

刘云志打开车窗大声喊道,还有些不耐烦的按了两下喇叭。若不是美女同学在身旁,他都要破口骂起来了;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竟然穿的这么古怪,而且竟然站在马路上!

这道士正是张松,他在诛仙世界突破阳神后便引发了雷劫,这点让他十分不解;要是金丹大成时雷劫来临还说的过去,可是在诛仙世界他只是神魂纯阳,却莫名其妙的引来了雷劫。不仅狠狠的劈了张松许久,最后他还来到现代世界。

灵气稀少到近乎没有不说,空气中还十分污浊。

张松不由散发神魂,向四周观察去;只是他察觉丰田男还要继续开口喊道,于是张松向后退了两步,离开了马路上。

车内的刘云志见张松后退了两步,喝骂的话语一时憋在嘴中,不过还是骂了两句神经病,随后才开车离开。张松还听到开车远去的刘云志在车中骂道哪来的神经病,而一旁的女人则在劝阻他的话语。

“确实是个普通的现代城市,毫无灵气或者其他超凡的存在。”

张松心中不由有些失望,难道要他在这个世界修炼到下一个境界吗?想到此时,张松突然转头,看向身旁想拍他肩膀的年轻人,开口问道

“有什么事吗?”

张松此举倒是下了叶凡一跳,他从背后走近,本来想问下这位道长有没有事,但是没想到他会突然转头。

“道长,你没事吧?”

叶凡小心翼翼的问道,同时眼睛上下打量着张松;叶凡的表情当然没逃过张松的眼睛,不过张松只是认为自己衣着和现代城市不搭,所以叶凡才会打量他。

“无事。”

张松说完,便准备转身离开,不料叶凡又喊住张松,继续问道:“道长,当真无事吗?”

“确实无事,多谢居士的关心。”

说完,张松便转身离开了,他一身破烂的道袍,加上背后的诛仙古剑,已经引起街边不少人的注视;过一会说不定还会有惊诧过来。

但是诛仙古剑没办法缩小也不能像神话法宝中那样收紧体内,所以张松只能背在背上,不过他可以先找个地方换一身整洁的衣服。

在张松离去后,叶凡才慢慢回过神来,随后抬头四周看了看,找到附近一家有监控的商店,赶过去找到了店长,掏钱恳求了下说明自己想看一下监控。

刘云志没注意并不代表叶凡也没看到,他刚才一直看着那个方向,四处路口斗都没有这位道长的身影,可以下一秒却突然出现在刘云志的车前;十分突兀,就好像幻灯片播放一样!

叶凡差点以为自己白天见了鬼,差点惊呼出来,但是后来凑前看到,张松站在地上也有影子,并且旁人也能看到似的;不过叶凡也不信是自己视线出了问题,所以他找到一家有监控能看到刚才那里的商店,想重新看一遍那位道长是怎么出现的。

“见鬼了,怎么凭空出现一个人!?”

看过监控后,连便利店的店长都吓了一跳;监控中突然出现一个古装人影,该不会是鬼吧!?

叶凡看过监控后更加坚定了自己想法,刚才那位道长肯定不是寻常人;他拿出手机,录下了监控上的视频,随后他看了下时间,发现同学聚会快要开始了,连忙准备离开。不过叶凡离开前还对不停嘟囔的店长说道

“店长,应该是你监控太老了,赶紧换个新的吧!”

“切,你说换就换啊,你又不掏钱!”

便利店的店长鄙视的说道,随后又看了一遍监控,发现画面是有点跳动;而且人像也模糊不清的,忽然觉得那小子说的对,应该是监控太旧的原因。

随后便利店长关掉监控嘟囔了起来:“老是老了点,凑合用吧,反正能看清就行!”

张松在这个城市里逛了一会,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倒是引起了不小的围观。许多人都把他当成了演员之类的,还有不少人对他拍照。相信不过几日,一道士背剑图就会在这座城市流传起来。

之后张松趁着快要关门时找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典当行,想当一块灵玉换些现代钞票;不过典当行的经理见张松快下班才来,又身穿古怪,还以为这灵玉有问题。不过典当行经理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确实是快好玉,不过有心压价,于是只给了张松七千元绝当;张松也不在乎这些小钱,而且这灵玉只是他随手拿来的,于是应了下来。

拿到了钱之后,张松先是去买了一身衣服,随后找到一家酒店,准备开一间房,至于身份问题张松随手用了一个迷魂术,前台便帮他把房间开好了。

进了房间后,张松将袖中的黑水玄蛇也放了出来;来到这个世界后它也有些萎靡不振,主要是被天雷劈了几下。

天雷和张松的雷符可不同,那种天地自然间的雷霆就算张松一不小心都受了些伤,而黑水玄蛇这种异类就更畏惧天雷了。它慢慢悠悠的想爬到张松的葫芦旁,想打开盖子喝一些灵药酒恢复一下伤势;但是此举被张松察觉到,直接被抓起尾巴‘啪’的一声甩在了墙上,慢慢的才从墙上滑落在地上。

张松不让它碰灵药酒,黑水玄蛇只要默默的爬到一旁,慢慢自行恢复起来。

而装灵药酒的葫芦也被张松拿到一旁,好不容易才酿了一点,要是被这臭蛇一吸,半葫芦就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