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荒古凶险

荒古禁区,危险重重。

就算张松和黑水玄蛇暂时不惧此地的特殊规则,但是此地的妖兽也能对他们的生命造成威胁。

前些时日,张松盯上一条河流对面的生长的一株绝世灵药,于是准备骑着黑水玄蛇渡河去拿到手;但是没想到河底潜藏着一个数十丈大小的凶鳄,这凶鳄潜伏在河底简直一点气息都没有,就算张松神魂探索数遍都没有发现。

在黑水玄蛇渡河时,河底的凶鳄瞬间蹿出,张开近乎十几丈的血盆大口,一把咬住了黑水玄蛇的腹部;而且以黑水玄蛇连天雷都难以轰碎的坚硬蛇鳞,竟然被这个凶鳄一口咬碎,可想而知若是咬的是张松,肯定第一时间就成碎肉了。

张松当时便想到这株绝世灵药可能是这条凶鳄守护的,难怪河对岸连个虫鸣飞鸟都没有;由于黑水玄蛇本体实在太过庞大,全部显露张松怕引出其他生物,所以此时的黑水玄蛇只有近百丈长,而它被咬的地方正是中间;一时间只能在河中剧烈的翻滚。

最后花费了将近一刻的时间,张松才将这凶鳄在河中杀死。若不是荒古禁区中特殊的规则,张松在这里实在是空有手段却很难使出,要不然杀个凶鳄实在不用费这么长的时间。

黑水玄蛇被救出来后,颇有几分惨状,不过它还是报复的将凶鳄一口吞进腹内,以报刚才凶鳄咬它蛇腹之仇。

不过吞食了这凶鳄对黑水玄蛇也是好处多多,在荒古禁地生活的妖兽,多多少少都会沾有一丝荒的规则;若是黑水玄蛇能过通过吞食妖兽获得荒的气息,那它就可以在这片区域游荡了。不会像张松一样,只是靠着圣果内的大道碎片才能在荒古禁地内生存。

“大收获啊,竟然生出少许的灵智”

张松采摘绝世灵药时眼睛一亮,刚才绝世灵药竟然有逃窜的意思;按理说只有不死神药或者上古的灵药才会生出灵智,没想到荒古禁区内的灵药也生出这一丝的特征。不过张松没等这株灵药继续生长,直接将其摘下,收了起来,准备一会将灵药的生命精气炼到葫芦中。

黑水玄蛇也少见的没有凑过蛇头来想要分一点,估计是那只凶鳄将它撑到了。

一人一兽对今日的收获都比较满意,张松本来还想继续向外探索一番,但是黑水玄蛇吞吃凶鳄后便懒散起来;好像消化凶鳄对它来说需要很多的精力,对此张松思索了下后便放弃继续向外探索。

只有张松一人在此地实在太过凶险,而且越远离青铜古棺,荒古禁地对他的压制力就越强;若不是圣果支撑,他此时早已被削弱成普通人了。

等张松和黑水玄蛇返回时,依旧无比小心,虽然此路已经走过一遍,但是张松还是以神魂仔细的警戒周围,生怕从哪再蹿出一只妖兽来。

回去的路上倒是平安无事,而且张松这次向外走的不是很远,没过许久,张松便带着黑水玄蛇回到青铜古棺处;回来后,黑水玄蛇老老实实的缩成一团,那九条龙尸对它的威压太大,其实要不是张松要回来,黑水玄蛇宁愿待在外面。

张松将黑水玄蛇扔到一旁,让它自行消化后,便自顾自的来到青铜古棺前研究了上面的道纹。

对于道纹,张松在看不懂的情况下只能用最蠢的办法,不断的临摹俗话说,书读百遍,其义自现。张松一天的时间完全用在临摹道纹上,当法力耗尽时,就喝一口葫芦内的圣泉药水;等恢复了法力再继续临摹,张松准备直到黑水玄蛇消化完毕了,再出去搜刮灵物。

只是张松发现了青铜古棺一点诡异的地方,有好几次他临摹的道纹差点成功,但是青铜古棺就会发出一股诡异的吸力,瞬间吸干了张松临摹的道纹法力。数次都是这般,而且在吸收了张松临摹的道纹中的法力后,青铜古棺时而发出诡异的奇光。

这种变故让张松心生一种不好的感觉,在半夜也不敢进入青铜古棺内休息,只是和黑水玄蛇在古棺旁几十米处盘坐。

对于青铜古棺上的道纹,目前张松已经领悟出两种;一种是封禁,另一种是修复。

只是这道纹深奥无比,张松现在就算画出来也是时好时不好,成功率仅仅在三成左右。不过这道纹确实厉害无比,张松曾拿黑水玄蛇做过实验,一旦道纹刻画成功,那么以黑水玄蛇如今的实力,连反抗都做不到,直接被禁锢住了。

“当真厉害,不愧是用来修复世界的东西,直接临摹大道规则;若是我能参悟青铜古棺上所有的道纹,岂不是随手刻画大道规则了。”

张松越想越觉得厉害,可惜上面的道纹对他来说太过深奥,他能悟出那两种道纹也是机缘巧合;至于古棺上其他的道纹,张松也尝试过数遍,但是一无所得。

夜幕降临,荒古禁地变得寂寥无声,好像此处变为死亡之地一样,无声无息,连风声虫鸣都不曾出现;张松此夜没有修炼,他总感觉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离他不远的青铜古棺也闪烁这微弱的异光,

“怪事”

张松小心翼翼的围绕着青铜古棺赚了一圈,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随后张松回到树下盘坐,旁边是缩成一团在消化妖兽的黑水玄蛇,周围依旧没有什么声响,好像刚才的警惕是他的错觉一般。

找不出来异样后,张松便继续闭眼思索道纹之密,等下次再对付妖兽时,张松就要实验他领悟出的道纹了。

“轰”

顿时,突然一声轰鸣巨响,好像天崩地裂,世界崩塌时发出的爆炸声响彻这片天地

张松甚至来不及反应,便被这声巨响震闭了五识,整个人也这爆炸直接轰飞,撞断了数十颗苍天古树,随后才慢慢滚落在一旁的地上。不过张松在巨响传来的一瞬间,下意识的捞起了一旁的黑水玄蛇,将其收在道袍中。

“咳咳”

这一下直接让张松身受重伤,浑身骨骼不知道断了多少,还咳出数口血;而黑水玄蛇也是十分蒙圈,它倒是没受什么伤,只是从张松的道袍爬出来后瞬间感觉到一股让它十分害怕的气息,就在附近。

“吼”

“哐当”“哐当”

在青铜古棺哪里不断传来愤怒到极致的嘶吼声,以及青铜古棺碰撞的声音。

“快跑”

张松看到黑水玄蛇那呆样,气的金丹都要爆了;在那缩头都不知道跑路,等着送死吗

黑水玄蛇听到张松命令后也瞬间反应过来,它瞬间伸展到十丈左右,头顶的金色角闪过一道异光,随后一口张开将张松吊住,蛇尾一游便迅速的向远方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