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拙峰收徒

张松从悟道中醒来后,去拜见了一下李若愚,得知他将收徒这等拙峰大事交给了自己后,不由有些哭笑不得。

这位李长老还真是信任自己啊,张松心中微微有些感动;但是他也不知道会在这方世界带上多久,到时突然离开岂不是让一心把他当传人的李若愚失望了吗。

“只能尽力找一个适合自然大道的传人了。”

张松想到,至少在走前不能辜负这位老人的一片信任。

“既然你醒了,便随我下去看看那些准备入门的弟子吧。”

李若愚说道,随后起身向主峰下走去;而张松亦跟了上去,至于他会离开的事情,等以后找个机会再和李若愚说吧。

拙峰山门前,聚集了很多人,有各主峰送来的精英弟子,但是李若愚并没有全收于门下,而是设置了一个考验;拙峰的传承和其他主峰不同,若是不合,加进来也是无用。

“李师兄,我等专为拙峰填补弟子而来”

一位长老上前抱拳对李若愚说道,说此话的同时心中有所不愿,毕竟送出去的可都是门下精英弟子,这一去就变成乐其他主峰的弟子,换谁谁能接受。

“不必如此,拙峰收徒另有规矩,不符合拙峰就算加入进来也是无用,现在且看他们谁有所得。”

李若愚淡淡的说道,身上那返璞归真如同邻家老人一样的平凡,更让来送弟子的各峰长老心中震撼不已,暗暗想到拙峰李若愚将来不可限量,若是此时结个善缘也是不错。

张松一眼望去,在李若愚的考验中,倒是有几个不错的人,竟然有所悟得;不由暗暗点头,其他主峰倒是没含糊,送来的弟子都不错。

不过张松面色忽然一怔,因为他在一帮弟子中看到了德勇;不由无奈想到,肯定是这家伙自己主动要来的了,应当是听到拙峰传承再现,而且还有他这个‘老朋友’在这,想来拙峰当个‘元老’吧。

张松笑着想到,虽然德勇的心性不适合拙峰的传承,不过他若是愿意的话,倒是可以来拙峰当一个管事弟子;毕竟拙峰崛起后人数会慢慢变多,而李若愚和张松都不是爱操心琐事的人。

李若愚看到有几名弟子从他的考验中所悟,不由暗中点点头,这些人都比较适合拙峰的传承;只是唯一不足的是,加入拙峰的时日有些短,可能在这次各峰大比前赶不上拙峰的传承了。

想到此时李若愚不由看向张松,看来这次拙峰想要提升名次,还是要看他愿不愿意出力了。

“…长老?”

张松有些不解的问道,为何李若愚突然看向自己,而且还让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你觉得这些人如何?”

李若愚的话不仅让张松一怔,连旁边几位其他主峰的长老也有些愣神;难道收徒这等事也会过问一名弟子吗?还是说这名拙峰的弟子十分得李若愚器重不成?

“悟性不错,资质上佳;看起来十分适合拙峰的先贤传承,可以收进拙峰当弟子。”

张松十分公正的答到,他所说的先贤传承是自然大道;至于拙峰的根本传承皆字秘,传与不传就要看李若愚自己的想法了。

李若愚听完张松的话后,也十分认同的点点头,随手一挥,便将考验中有所得的几人挥到他身后,意味着这些人可以加入拙峰。

“恭喜李师兄!”

有些主峰长老见到自己门下有人被收进拙峰,心中想到这也算拉近和拙峰的关系了,不由开口祝贺到;同时他们心中也开始看重张松此人,连拙峰收徒这种事都可以影响,日后必定是拙峰代表人物了。

德勇看到有人被收进拙峰,但是自己还没有被选中,只是他对自然大道实在没有缘分,对李若愚设置的考验一窍不通;只有靠他的朋友张松了,于是现在不停的对张松挤眉弄眼显可怜,希望他能再李长老面前说句好话,将他收进拙峰。

“长老,拙峰现在衰败已久,想要恢复往日之景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不如收些管事弟子,日常帮忙打理拙峰事宜也好。”

张松上前半步低声对李若愚说到,他本想过会再为德勇开口,但是这话唠一直在那边挤眉弄眼;连旁边的人都发现他的动作了,还以为他得了什么眼病,都远离此人几步。

“唔,也好,此事由你来办吧。”

李若愚沉吟了一下后开口说道,拙峰现在除了山路和山巅殿宇外,其他地方都荒凉无比,找些弟子打理一下也好。

随后李若愚和各峰长老交谈了几句后,一同向拙峰山上走去,不过李若愚临走前,已经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张松了,所以等各峰长老离开后,众多弟子都眼神火热的盯着张松。

“德勇。”

“张师兄,师弟在这!”

还没等张松说些什么,德勇便率先大步走到张松身后,以拙峰弟子自居了;看得周围众人一阵侧目惊讶,心中暗道这人好生厚实的脸皮。张松也有些好笑,堂堂一国皇子竟然如此,看来他当初所说自己不愿继承国主之言有虚,八成是德国国主看出德勇的性格,把他赶到太玄门来了。

留在拙峰前的还有许多其他主峰的弟子,刚才没有被李若愚直接挑走,现在让一个刚入门不久的弟子对他们选拔心中颇有不服;但是这是拙峰长老命令的,他们也不好明面上闹事。

不过他们当中许多人已经在心中开始想加入拙峰的计策,有准备贿赂张松的,还有准备亮身份的;不过张松并没有给这些人过多的机会,而是直截了当的挑了几名心性宽厚的弟子,选好了后便宣布拙峰选人到此结束,若是还想加入等下次太玄门收徒再来参加测试。

“什么?这就结束了!?”

“开什么玩笑,我竟然没被选上?我爷爷可是泰峰太上长老。”

拙峰山前的人群当场沸腾了起来,虽说张松说过他们可以等待下次太玄门收徒时选择拙峰;但是对于这些心高气傲的二代,还要在等上两年是他们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

“太玄门倒数第一的主峰,加入是给你面子,竟然不选本人!?”

“若不是看在我太爷爷的面子上,谁稀得加入拙峰。”

说这话的是眼红的人,不过这些人的吵闹也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若是李若愚说这些话他们或许还不敢放肆,但是张松不过是入门不到两个月的新弟子而已,竟然这么把自己当回事,许多人都用仇视的眼光看着张松,他们身份比张松尊贵的多;不是峰主之子就是长老之孙,怎么可能会服张松的话。

“休要在此吵闹!”

张松微微皱眉喝到,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如同一记黄钟大吕重重在闹事之人灵魂深处响起;震得拙峰山门前近百人混混欲坠,若不是周围的人相互扶持,恐怕有这里要倒一大片人。

“拙峰乃太玄门传承之一,下次若是再有人在拙峰山前喧闹,定加严惩。”

张松说完后,便带着德勇和其他选出来的七名弟子向拙峰山顶走去。至于山前的其他人,那些想要闹事的被张松一记喝声震得头晕目眩,能勉强回到自己的主峰就不错了,肯定没精神继续闹事。

张松选出的人,除了德勇外,其余七人都比较适合拙峰的自然大道,若是假以时日,定会有所领悟。

而张松在山下呵斥众人的举动,也悉数被拙峰山巅的李若愚和其他几位长老得知;李若愚苍老的脸上不由露出笑容,其他长老则暗暗震惊。

刚才那些闹事的人当中,可不乏道宫境的天才弟子;而张松竟然能一喝震百人,当真让众位长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要知道那些被震晕的人当中有他们的后辈,若是恭维岂不是有些扇自己的脸吗;是以他们只好讪讪的笑了笑。

此后,拙峰和张松事情也传遍了整个太玄门,得知了张松的实力后,众多年轻弟子对拙峰的传承更加感兴趣了,他们都认为这是那堪比仙术的传承,才能让一刚入门不久的弟子做到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