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大比前的事端

“喂,那些就是拙峰的人吧?”

“没错,最前面那位老者就是拙峰的长老李若愚,至于他身后那人,应该就是获得传承的那位弟子了;听说在一喝震晕数百师兄弟的就是他!”

“这么厉害?这么看来除了华云飞师兄外,谁还能压得住他?”

“哼,那还用华师兄出面,我就能制服他!”

“哇,罗师兄好本领,师弟佩服!”

“那是,罗师兄星力炼体已经到了最后一步,马上就要步入四极秘境;就算拙峰的人获得了传承,那也是以后才能和星峰相提并论,至于现在,根本没法比。”

这位受众人追捧的罗师兄是一位太上长老之孙,一身白衣,脸上闪过一丝傲气;在他眼中整个太玄门内除了华云飞师兄外,没人能和他相提并论,就算拙峰的弟子获得传承也不行。

太玄门掌教多数出自星峰,现任掌教也是如此,而且华云飞就是现任掌教之孙;实力强大,风度翩翩,几乎折服了星峰内所有的弟子,连其他主峰的弟子都很少生出与他争锋的念头。

所以当拙峰传承再现,张松一喝震倒近百弟子的威名传遍太玄门时,倒是引起了许多星峰弟子的不满;有些人认为拙峰这是准备挑战星峰的位置,想要争夺下一任掌教之位。

太玄门这次主峰弟子大比也邀来了其他门派世家的人,包括姬家和摇光圣地的大人物;拙峰那堪比仙术的传承再现,而且掌教也和众多太上长老商量了一下,觉得此次是传扬太玄门声名的好机会;所以不仅邀请了众多其他门派世家的人,还拿出了陨星石这等重宝。

太玄门掌教还暗中拿出了一粒近乎圣药的星辰淬体丹,这中丹药是星峰特产,往往要吸收数年的星辰之力才能成丹,对于淬炼身体有妙不可言的功效,吃下一粒相当于用星辰之力炼体五年;乃星峰独有的奇药,就连荒古世家和摇光圣地都想求得此丹的丹方。

这件事太玄门掌教还没有当中宣布,准备等大比开始前,在给众多参赛的弟子一个惊喜;虽然他们几乎拿不到,但是至少可以让年轻弟子望梅止渴。

……

“这里便是拙峰的歇息的地方,你们在此休息片刻,我去和掌教说一件事。”

李若愚说完便离开了,留下张松一行人待在此处。

“这里也太靠后了吧,位置偏不说,房屋还有些老旧”

德勇看了看院内好像许久没人来住过一般,无语的抱怨到

“拙峰很久没参加主峰大比了,仅有的几次还是当日便回去了,所以这里脏乱一些也是正常。”

其他一位弟子开口解释到,众人一听便明白了,拙峰衰败的太久了,连这等比赛都很少参加,脏乱一些也在情理之中。

“收拾一下吧。”

张松开口说道,随后其他人一起动手,因为都是修士,所以很快便收拾干净了;至于破旧的问题,只能大比之后取得一个好名次,下次就可以换个地方了。

“张师兄,师弟出去一趟。”

德勇大咧咧的向张松请示到,他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主,要是让他在这种地方等着大比开始,真是要难受死他了。

张松没多问,只是提醒了一句小心行事后便不再多管。李若愚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众人都知道张松算是拙峰的二号人物,有事向他请示也是一样的。

“后日便是弟子大比,各位好好努力便是,不用多想。”

张松对其他弟子说完,便找了个房间进去休息了。拙峰除了他之外,其余弟子最强不过轮海秘境的彼岸,可能会在轮海境中的比试取得一个好成绩;至于道宫秘境的比试中,就无人了,张松也可以压制修为去比试,不过太玄门掌教和长老应该不许,而且张松的目标是陨星石,所以就不去和那些小朋友玩了。

张松此时虽然没有全力出过手,但是他根据在妖帝坟那时候出手的半步大能的威势作比较,感觉自己若是对自然大道的领悟更深一下,应该能和出手那半步大能拼个平手。

不过他们要是有厉害的武器那就另说了。

想到武器,张松不由对大比获胜者那块陨星石更加期待了;张松对于练器,也向李若愚打听了许多,他准备等这次大笔结束后就将手中不用的通灵武器全部出手,到时候先换些材料练练手。

不过若是能碰见好的材料,张松也会出手一些极品灵药,将它买过来。

过了一会,张松感应到德勇和其他两名拙峰弟子的气息,只不过他们的气息有些不顺,好像受伤了一般。

随后张松起身打开门,结果门外站着一位弟子,他刚准备敲门,还没下手便看到张松把门打开了,随后这位弟子连忙对张松说道

“师兄,德勇和其他两位师弟被星峰的弟子围殴了。”

………

“真的是被围殴了吗?”

张松疑惑的问道,对付一个神桥两个命泉,应该不要围殴吧。

果然,德勇和其他两名弟子听到张松的质疑,不由低头四望。最后其中一人开口说道

“张师兄,是他们说话太过分了;骂德勇师兄是叛徒,还说拙峰就算有了传承,也得看他们星峰的脸色。这些都是原话,所以我们才忍不住的出手了。”

原来是这三人对一人出手,反被教训了;不过对方是彼岸境,身后又跟着许多星峰弟子。

这名弟子没说的没有掺假,张松的神魂一直在观察他,所以他没那个本事为了骗张松出手而说假话。

这话一说出口,除了张松外其他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这些人那个不是有了师承的,但是掌教一声令下,他们也没有办法;星峰弟子这句话算是骂了张松外的所有人了。

不过拙峰势弱已久,让星峰弟子这么一搞,这些弟子连认同感都快消失了。

“你很想打回来吗?”

张松问道,这时候私下动手本来不好,而且他也不怎么想对那些修为孱弱的星峰弟子出手。但是他要是没有作为,拙峰崛起就是个笑话了。

“当然想,可是对方的修为达到了彼岸境界,而且好像还有一名道宫境界的师兄支持;除非师兄你”

德勇眼神一亮,要是张师兄出手的话,星峰肯定没人是对手;收徒那天一喝震倒百人的场面,依旧印象深刻。

“我不去,不过你可以带上它。”

张松手掌一翻,一条袖珍的黑水玄蛇在他手心不停的打着哈欠;虽然现在黑水玄蛇体型十分小,但是金色独角和蛇躯上的金色纹路依旧让在场的拙峰弟子心中想起了不好的记忆。

这条恶霸蛇时常强迫这些弟子为它做烤肉,只要做的不好吃就是一顿教训;虽然他们曾经告状到张松那里,但是张松拿出一株灵药对拙峰弟子说,只要他们一伙人能制住黑水玄蛇,那么这株灵药酒归他们所有。

这些拙峰弟子因为贪图灵药当时答应了下来,结果就是被黑水玄蛇操练了十天,还练成了一门上好的烧烤手艺。

“不许闹大,出口气就行了。”

张松点了点黑水玄蛇的独角,随后将它扔到德勇身上。

“师兄,对方可是有道宫…”

“黑水玄蛇在四极秘境之下无敌手”

张松话没说全,就算是四极秘境,这条蛇几乎也能横扫一片,普通的化龙秘境的长老级人物还真可能栽在黑水玄蛇那独角下。

用它去对付道宫真是有些欺负人了,若是张松不约束黑水玄蛇,一尾巴就有可能要人命。

“多谢师兄!”

德勇小心的扶着黑水玄蛇这祖宗,连忙喊到刚才一同和他被教训的两人,准备出去报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