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名声

自然大道破星云!

许多人都看惊了,直到华道辰被带走许久,依旧有人处于愣神当中;等长老宣布胜负,张松都离开场地后,现场众人才哗然一片,无不惊呼讨论!

“刚才发生了什么?有哪位师兄注意吗?”

“华道辰师兄的秘术为什么被破了?刚才拙峰的张师兄用的是拙峰的秘术吗?”

“有没有拙峰的师兄,出来给师弟们讲解一下!”

场外嘈杂议论之声持续了很久,知道长老出声止停,才慢慢安静了下来。

实在是张松出手的速度太快了,从华道辰用处星峰秘术再到张松的自然大道反击,整个过程不过一会,而自然大道破除星辰坠落之术更是只有几个呼吸的时间,后方许多弟子都没看清,便听到长老宣布拙峰张松获胜。

高台之上,太玄门掌教虽然面色平淡,但是心中的惊讶一点都不比一旁的姬宏要少,他也是第一次知道张松的实力竟然这般厉害,刚刚进入四极秘境,竟然一招制服了已经步入四极秘境两年的华道辰。

而且观张松使用的自然大道,明显不是刚刚掌控,想来就算是四极秘境修炼到四肢皆通法则,举手抬足之间通天彻地,一举一动之间贯通法则玄术的强者,也不是张松的对手。

以太玄门掌教和姬家宿老这等修为,早已可以看出,刚才张松踏足间便生出自然大道,而且瞬间破除了星辰坠落之术,这分明是法则贯通四肢才能达到的境界。

“华掌教,这弟子当真了不起。”

姬宏缓缓开口说道,这次他没有捧杀的意思,反而像是在叙说一个事实;这也确实是姬宏内心所想,姬家神体虽然强悍,已经修出神体异象,但是不过刚入四极秘境,就算加上神体异象也不过能和张松拼个平手。

而且姬宏还不知道张松隐藏着多少的实力,因为刚才那场比斗实在是太轻描淡写了;姬宏还隐隐感觉到在自然大道出现的一瞬间,场上的虚空法则都被禁锢了,这不由让他更为注意,让姬宏在心中暗想,莫不成自然大道还克制他们姬家的古经吗?

“法则贯通全身,化龙在望。”

摇光圣地的长老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便闭口不言;至于其他门派,则依次恭维了一下太玄门掌教。

太玄门掌教只是笑笑,谦虚的回了几句,随后看了一下淡定自若的李若愚,不由对他生出了一点羡慕,不过随后便看开了;不管哪个主峰,都是他太玄门的声名,这就够了。

随后众人将视线看向场上第二场比试,星峰华云飞对阵玄峰周凡尊;这也是一场十分精彩的比斗,华云飞在上次主峰弟子大比中已经展示了那惊人的实力和修为,两年前他便是太玄门弟子第一人,如今两年后过去了,也不知道华云飞如今到了一个怎样的地步。

在长老宣布开始后,玄峰周凡尊率先出手抢攻,因为他知道自己虽然已达到四极秘境,但还是和华云飞相差过远;若是不抢占一步先机,就只有黯然败落的下场。

玄峰秘术也十分了得,变化多端,一经用出犹如改天换地,对敌之人一旦深陷其中便会感觉世界都变换成了其他,足以称的上一个玄之又玄!

场外观看的张松在细细观察后,也为玄峰的秘术感觉到了不起,其中暗含神魂迷惑之能;若不能及时发现,便会沉沦其中,落得一个魂体双杀的下场。

“锵~!”

一声清脆至极的响声传来,仿佛极静之地悠悠传来的琴音,能抚平众人的心灵的九天之音一般。

这突如其来的琴声如同凤鸣一般,同样有针对神魂之效,而且周凡尊用出的玄峰秘术中突然传来阵阵杀机,仿佛有一头绝世凶兽要在其中觉醒一样。

“锵锵锵!”

琴声不断传来,由于大半个场地都笼罩在周凡尊的玄妙幻象之中,让场外人看起来如同雾中看月,根本不得知场上的情况如何,只能听见阵阵琴音,听起来颇有玄妙。

“这是”

高台上的姬宏若有所思的说到,这好像不是星峰的秘术,有点像一种失传的古曲。

“这是云飞不久前寻到的一种古曲,名为九劫凤曲;堪称神音奥妙莫测。”

太玄门掌教淡笑的解释说到,虽然不是星峰秘术,但是也是华云飞自己的机缘,所以用出来并无大碍。

在各位大能在高台上聊天的这点时间当中,比斗场中已经分出了胜负,一位化龙秘境的长老微微感应了一番,随后大手一推,顿时一阵狂风突然产生,瞬间便吹散了周凡尊的秘术。

只见比斗场上,华云飞如同摘仙下凡一般,抱琴立于比斗场上;而玄峰的周凡尊则倒地不醒,身上的衣物有些破烂,但是并无明显的伤口,只是场地似有利刃割裂的痕迹。

“星峰华云飞,胜!”

哗——

众人议论纷纷,玄峰周凡尊也是一名四极秘境的天才,但是秘术尽出也没对华云飞造成什么影响,反而在极短的时间内被华云飞师兄打败;许多人都在讨论,华云飞师兄是不是比去年更加强大了。

“走,再去压一点华云飞师兄胜。”

“哎,而是我感觉张师兄也挺厉害的,要不还是算了?”

“怕什么,你没看到华云飞师兄连法宝都没用吗,这么胆小,注定发不了大财!”

拙峰的张师兄也没用啊!这名弟子内心不服的想到,但是他没说出来;其实他也感觉华云飞会取得最终的胜利,这几乎是所有太玄门年轻弟子的共识!

许多弟子的讨论并没有瞒过张松的感知,他甚至想让德勇多加一点,因为他赢的第一名的陨星石后便准备离开太玄门一阵,出去收集一些练器的好材料。

到时候肯定需要大量的源,他有没有源术,只能趁现在多攒一些了;张松现在甚至有些后悔,要是他刚才那场比试赢的再艰难一些,这回肯定就会有更多的人压华云飞。

对于华云飞的实力,张松有了一些的了解,虽然不错,但是还不是他的对手;就算张松将修为压制到和四极秘境相同的境界,但是他也能用深厚的法力将对方耗死。

“比试结束后,要打听一下哪里能买到好的练器材料。”

帝器材料张松不敢想,但是圣主练器的材料,也不是那么不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