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交手大蛊师

“大夫,你请喝水”

“大夫,到我家去坐会吧,这会正烧好饭了。“

“大夫,到我家,我家离得近”

这是整个村的村民在得知来了一位行医后热情的场景,也是巧了,张松刚来时便遇到一小孩打摆子。村里一伙人正着急,平时自家最多治个摔伤跌打什么的,这种病一般都是上镇上找大夫治。

恰好这时张松赶上了,亮出行医的身份。施了几针外加运炁一周,最后一剂汤药下去,小孩的病便好了大半。

这么快就算是去镇上,那些大夫治病见效也没这么短的时间吧

这谁家还没个头疼脚疼的呢于是就开始争先邀请张松去各自家中吃饭了,顺便还能让大夫瞧个病。

给人治病倒也无妨,张松一路走来就是这么做的。于是选了一户人家,约定响午过后来此人家看病,不过就在人群散去回家后,来了三口人家,一对男女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孩童。

“大夫,你能帮我家小孩看看,他好像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孩童的母亲有些着急的对张松说到,父亲脸上也是有些悔色。

“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张松看小孩面色并无不妥,反而精神奕奕。看样子是父母太过紧张了,张松笑着答应下来,看一下也无妨,给他们安个心。

张松摸了孩童的脉搏,确认确实无恙。

“孩子没有事,下次注意不要随便乱吃就好,大多时都是病从口入。”

“我才没有乱吃,那是姨给的糖,挺好吃嘞”

“你还说,你哪来的姨那就是陌生人给的,说了多少次了你就是不听”

张松拦下了着急的母亲,弯腰问孩童说到

“小朋友,那个姨什么样是不是带着一顶大大的帽子”

张松说着还比划了一下帽子的大小,孩童回想了下点点头肯定得说到

“是哦”

张松心想该不会是那个苗族女吧,于是他又用炁在孩童体内运转了一遍,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这孩童的内腑精血和其他地方血液有些不同,好像多了点东西。

不过极为隐蔽,若不是张松精神庞大,还真发现不了这孩童体内细微的变化。

张松撤回手沉思到,这就是蛊吗寄宿在人体内,不发作几乎察觉不到,而且张松丝毫想不到祛除蛊的办法。

“大夫,怎么样”

张松微微皱眉的摇了摇头说到:“好像是中了蛊,不过我对蛊几乎没了解,你们还是去苗疆找巫医问问吧。“

“那,那我的孩子该怎么办啊谁会对我的孩子下蛊“

孩童母亲紧紧抱住孩子有些慌乱的问道

“苗疆的人一般不会主动对外人出手,而且他们一旦出手就是为了私仇,你们是不是惹到苗族人了。”

张松说完自己都有些疑惑,这对父母不过是普通人,怎么会惹到异人。而且还对小孩下手,直接一掌拍死不就行了

“这件事我是无能为力,你们还是打听下一下苗疆的巫医吧”

说完张松便不再理会这对父母,那个男的一直不说话明显有事隐瞒,而且听到蛊时也不是惊讶而是有些后怕,此事多半是因他而且,小孩不过是替他挡了灾。

随后无论孩童母亲如何恳求,张松都不为所动,只是劝说赶紧找一个巫医比较好,至少还知道下的什么蛊。最后恳求了半天,见张松实在不救,孩童父亲拉起跪地的母亲说了两句,一家三口迅速离去了。

之后张松在吃过一顿农家饭后,便开始为村里的人看病。

病人倒是不少,听到一个行医路过,而且是免费看病,几乎所有的人都来了。

张松逐个检查了一番,让无病的离去,有病的则为他们把脉开药。这里的人一般无大病,只是常年累积下来的一些小毛病,给需要的人开了药方,剩下的人能治就治好了。

等全部人都看了一遍后,已经接近日落之时。

晚饭是由村长招待的,为了感谢张松,特地杀了一只鸡来招待他。倒是让张松好好吃了一顿。

次日清晨,张松准备上山看看。昨日和村长闲聊,附近的山上野生的药材极多,他们村有人还挖出一株人参,给张松详细的介绍了附近的情况。

这时很多村民都没醒来,主要是张松起的太早。现在他已经不怎么需要靠睡眠来休息。

上山后,此处的环境确实不错,崇山峻岭、绿树成荫。比起他的青山观也不遑多让。

一路走来,倒是真让他发现了不少野生药材。不过大多实属常见类药材,张松就没动手采摘。

不过来到半山腰时,张松发现这里有打斗的痕迹。地上还有一滩散发着臭味的虫群,看到这个张松突然想起昨天那个苗女。

被追杀了还是和人斗争

张松想了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绕一下吧,反正山这么大,说不定人早就不在这里了。

不过很多时候人所期盼的和显示恰恰相反,张松此时就是如此,他绕路走了没一会,就遇到两个苗族人。

一老一少,年轻的苗女戒备的打量着他。

“你是什么人“

“上山采药的,走错路了,打扰了“

张松说完便转身离开,不过还没迈出一步,便突然闪身跃到一旁的树上。

“老婆婆,这是何意”

张松从遇到她们两人注意力就没放松,没想到这老太婆在他刚转身就着手偷袭。不近如此,树旁还有几条黑色的蛇围住张松所在的地方。

“没什么,老身只是想见识一下所谓的第三十七贼究竟有何等的实力”

话音刚落,苗疆大蛊师面前便出现三道雷符显化的雷电,不过此人非但没躲,反而嘴角咧开说到

“人不大,偷袭的本事倒不小”

雷电没劈到苗疆大蛊师,反而在她身前爆开。

张松微微皱眉,随后才惊讶的发现,这老婆子身前飞着几个金色的怪虫子,刚才就是它们挡下了张松的雷符。

不过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树下的几条黑蛇赢爬到张松身旁,张开腥臭的蛇口向他袭来。

速度极快,不过张松早就在注意这几条黑蛇的动向。

原地贴下两张烈焰符,随后纵身向后跃去。待黑蛇冲到他刚才所在的位置,张松掐印直接点燃烈焰符,顿时树上爆出一团烈火,完全把那几条黑蛇全部烧进去。

嘶嘶

黑蛇在烈焰中发出嘶鸣声,不过张松没有从那苗族大蛊师脸上看到丝毫表情变化。反而有些嘲讽的说到

“你以为老子这王蛇是用火就能解决的吗“

话音刚落,之间那四条黑蛇一身无伤的从烈焰中走出来,漆黑的蛇身上反着类似金属的光泽。

上清五力士符

看到黑蛇的一瞬间,张松便甩出了这张符。符纸瞬间显化五位力士虚影,直接按住了四条黑蛇。虽然这几条王蛇是苗族大蛊师精心培养的,但是其力气终究比不上符纸显化的护身力士。

“小贼倒是有几分手段散开“

苗族大蛊师把身边的罗淑宁推开后自己也远远闪开,随后三道天雷便轰到苗族大蛊师刚才的位置。

用出天雷符后张松也在不断闪身,在他的感知中,周围数不清的各种各样的虫子向他袭来,这种情况,六丁六甲护身符都护不住他。

张松试着用烈焰符准备把这些蛊虫全烧了,但是烈焰符引发的时间没雷符快,每当烈焰出现时,那些虫子就四散飞去,让他的烈焰符无功而返。其他符咒对付虫子效果又不大,实在让他只能四处逃窜。

麻烦,暂且退去吧

张松第一次面对这些蛊虫,不知道该用什么手段,只是一直在被动的应付,所以现在张松已经心生退意。

再次躲开一波蛊虫后,张松又甩出四道天雷符,不过这次是冲着被五力士符制住的黑蛇去的。张松就不信这些蛇不怕火烧还不怕雷劈。

“倒是奸诈”

大蛊师立刻让金蚕蛊飞到王蛇前帮它们抵挡出雷符,不过张松趁着这点时间,用出神行符,三两下便跳出这片范围,随后转身便跑没影了。

“阿婆,我去追他”

罗淑宁当即便要动身去追张松,不过被大蛊师拦下了。

“不用了”

大蛊师收回蛊虫,检查了一下后说道

“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那个叛徒,然后回收蛊盅”

“其他的事,不归我们清河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