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源石坊

“实不相瞒,天妖宝阙确实有虚空石准备拍卖,但那只是别人在我们这里寄卖;并非天妖宝阙之物,所以我们并无权力处置。”

天妖宝阙的李管事有些为难的说到,张松看得出来,李管事没有说假话;天妖宝阙是有虚空石,但是他们确实不能做主。

“可否让贫道见一下虚空石的主人?”

“不行,天妖宝阙的规矩,如果寄拍人没有同意,我们是不能随意透露客人的消息。”

李管事摇头拒绝到,不过一旁的老者突然开口说道

“我们可以帮你转告一下,如果对方有意,天妖宝阙会在三日内通知你;不然的话,贵客就要等十日后的拍卖会了。”

张松叹道:“也好

,那贫道就等候贵宝阙的好消息了。”

说完,张松便离开天妖宝阙。

圣城地广城大,城内过半都是修士,可能一不留神,就会碰见那个宗门掌教之子。

张松在圣城内闲逛,找到了一处还算不错的修士酒楼,去里面小歇了一会;叫了一桌特色后便慢慢品尝了起来,顺便在此地听闻一下圣城的风闻。

黑水玄蛇也从张松的袖中钻了出来,它闻着香味爬到桌上,看到一桌美食后蛇瞳都张大了几分;蛇口一吸就要将桌上的美食吸进去,不过张松用筷子一点,一道符文闪现后便将蛇口的吸力挡住,随后警告似的向它指了指张松吃过的;示意黑水玄蛇只可以吃他不要的,要是敢抢其余的,就封了它!

张松边吃边喝,同时神魂向四周探去,倒是也打听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原来天妖宫从太初古矿内意外得到一批源石,天妖宫的人切了一半又卖了一半,他们也是运气好;自己切的那一半源石,出来不少好东西,有各种神料不说,异种源也有不少,甚至神源都切出来一小块。

这也惹得天妖宫的源石坊生意大好,众人都知道天妖宫的人从太初古矿内得到一批一片源石,从里面可以切出来好东西,于是疯狂的在天妖宫的源石坊采购;这段时间十分火爆,生意好的都压过其他几家圣地世家的石坊。

“谁知道是不是天妖宫自导自演..”

张松听了一会后摇头想到,就算此事是真的,天妖宫只要在一批源石中来个九假一真;就足以他们赚翻了。

不过听周围的人议论了半天,张松也有些像见识一下源石了,可能和赌翡翠差不多;只不过源石更加神奇,可以隔绝神魂探查,必须以源术才能勘测几分。

“朋友,这条蛇可否出售?”

正当张松出神之际,一道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张松回过神一看,一位衣着贵气,面色略微张扬的青年在他身边,同时眼神透露着贪婪之色,盯着张松桌上的黑水玄蛇。

张松向周围一扫,便看到远处有一桌同样衣着贵气的男女,正看好戏一般的看向此处。

“不卖!”

张松将黑水玄蛇收到袖中,随后便准备离开此处。

不过张松这种轻视的态度,倒是让身旁那衣着贵气的青年心生怒火。

他可是罗浮宗太上长老的孙子,这野道士太不讲礼貌了。贵气青年当即上前一步,想要拦住张松的去路;可是他刚动,眼前便出现一道令牌。

“在下乃是太玄门长老,奉劝你不要惹事;否则在下会和本门的太上长老前去拜访你的宗门。”

张松冷漠的说到,他虽然不知道这小子是哪个宗门的,但是一伙人在此处聚餐,看档次就知道不是圣地和荒古世家的弟子,那么凭借太玄门的声望,完全可以压住对方。

贵气青年看到这个令牌上的太玄两字,又听到张松所说后;已经到嘴边的狠话愣是憋了回去,随后贵气青年脸上生硬的出现一抹笑容,慢慢向后退了两步,不敢在继续纠缠张松。

太玄门势力极大,在整个东荒都排前列,除了荒古世家和圣地外,没有那个宗门敢说稳压太玄门一头;贵气青年的罗浮宗只是在东荒中部有点名气,和太玄门相比差远了。若是太玄门因他迁怒罗浮宗,可能他爷爷都不好保他!

张松瞥了贵气青年一眼后,便直接无视了他,向外走去。张松这一瞥仿佛直视贵气青年的灵魂,让他在一瞬间仿佛所有秘密都曝光在张松的视线下,一时间竟然不敢动弹。

等张松走远了,贵气青年才缓过神,同时回过神的骂咧回到坐席处,一杯酒喝尽,解了点心中郁气和惧怕。

“罗兄,怎么回事?为何突然退回来了?”

同桌一人十分好奇的问道,罗胜仗着他爷爷宠爱,许多时候都比较霸道;这次想要去买一条蛇,竟然被那人震住了。

“算我倒霉,碰上了太玄门的长老!”

罗胜愤恨的说到,他这人平时好玩异兽,刚才他一眼便瞧中张松的黑水玄蛇;凭借他多年的经验,这条蛇肯定血统不凡,好好调养将来必定是一大助力。

但是没想到罗胜竟然撞到铁板上,这次算他丢脸丢大了。

“那家伙?这么年轻的太玄门长老?罗兄,你该不会被他骗了吧!”

“被骗...”

罗胜眉头一皱,不过他想到张松那好像将他全身看透的眼神,不由心中一颤,连忙说道

“应该不会,那人实力高强,而且牌子确实是太玄门的...,不提那些了,今天真是晦气!”

罗胜不想再提这件事,不过其中一人倒是很有兴趣,此人是玉虚门核心弟子王云飞;玉虚门的势力比不上罗浮宗,但是他们背靠摇光圣地,所以罗浮宗也不敢轻易惹玉虚门。

“罗兄,你确定那人是太玄门中的人?可否说一下他那条蛇的样子?”

王云飞虽然知道罗胜是去买张松的宠物蛇,但是距离有些远,他一时也没看清黑水玄蛇的样子。

“应该是太玄门的人没错,反正很厉害;至于那条蛇...黑鳞金纹,生有一个独角。”

罗胜皱眉的说道,他虽然不愿提起,但是还是给了王云飞和玉虚门一个面子。

“多谢罗兄!”

王云飞听完后眼睛一亮,连忙起身离开了此处,任那一桌的同道如何喊叫,都不回头;好像有极为重要的事情一般。

“这家伙,还不会是对那蛇有兴趣吧!?”

“哼,我倒是希望他感兴趣,王云飞那小子太狂了,真应该好好的栽个跟头!”

罗胜对王云飞颇为不屑,要不是玉虚门背靠摇光圣地,他们一伙人哪轮得到他说东说西的。

随后他们一伙人没再聊关于张松的事情,毕竟是罗胜的糗事,不谈为妙。

...............

张松离开酒楼后来到石坊街,他打算来到此处见识一下所为的赌源石。

临近此处,便能感觉到和别处不同的气氛,宫苑无数,建筑装饰十分华丽;往来之人一掷千金,在此地几乎没有穷人。

现在最火热的就是天妖宫的石坊,那里每天去的人几乎能将石坊塞满,大块大块的源石被切开,每日都能从天妖宫石坊苑传来有人切出奇珍的好消息。

张松没有去大门派的源石坊,那里的源石多是不假,但是奇贵无比;张松选的是一处中等规模的源石坊,此地来往之人也是颇多,而且打听到的声誉也是不错。

进入石坊后,张松来到一片源石堆放的区域,拿起一块源石仔细的勘察起来;不过这源石当真神奇,神魂确实不乏探索到其中,好像有一种莫名的气息阻挡;不仅是张松手中这块,这片石坊内所有的源石都无法用神魂勘察。

“没有源术的话当真是赌石..”

张松说完,本想放下手中的源石;不过他袖中的黑水玄蛇突然钻了出来,用它那金色独角轻轻点了源石一下,随后那源石和金色独角相碰的地方闪过几道金光纹路,不过一闪而逝,存在时间近乎没有;若不是张松离得近,他也不会注意到。

“你有什么发现吗?”

张松有些惊疑的问道,这蠢蛇平时只对吃感兴趣,而且张松一直搞不懂黑水玄蛇那金色独角有什么用;只知道这是它血脉进化后生长出来的。

“嘶嘶~!”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