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元牝钟

在东荒南域的晋国,距离栖霞山脉三千里处,便能看到冲天的火光。

此地多为修士的炼器之所,方圆千里内不见普通人;张松刚临近火域便感到一股热浪袭身,不过他的体魄经过多重灵药和丹药的强化,外围火域对他造不成影响。

“不知道贫道能坚持到第几层火域”

张松在外围感慨了一句后,便撑起法力,向火域内部飞去。

进入火域后,张松便见到处处火焰燃起,炙烤着土地,将大地烤出许多干裂的地缝;最外围烧起的火焰是赤红色的,虽然温度不错,但是对于陨星石这种却是无用。

于是张松继续向里飞行,片刻之后,火焰的颜色变成了淡蓝色;最后又从淡蓝色变成乳白色,张松才感到他被无尽的炽热包围住,好像连法力都被燃烧起来。

到了此地,张松拿出虚空石,放在乳白色的火焰中观察了一会;但是两三个时辰过去了,虚空石还是毫无烧化的痕迹。张松见此微微皱眉,有心想向火域深处去,但是又怕自己承受不了火域极致的高温。

“唰”

三昧真火出现,覆盖住张松的全身;这一下子张松瞬间感觉燥热感去了九成,之后只要小心不触碰到火焰就无妨。

到了火域第四层的冥火时,终于可以炼化开虚空石,只是时间要久一点;张松见状思索了一会,便顶着三昧真火继续向火域内飞去,好的火焰可以提高炼器成功后的品质,冥火虽然能满足张松的需求,但若是能更好一些,张松也不会错过。

待火焰变成金色的后,张松便感觉到十分危险了;就算以三昧真火护身,稍微蹭到一下就会顺着真火烧到张松,所以张松在此地也是小心翼翼。他虽然有菩提子可以避火,但是菩提子一旦拿出来,三米之内火焰不侵,反而会阻碍张松炼器。

随后张松找到了一块地方,开始炼器。

张松袖袍一挥,数种材料便浮于金色火焰之上;有虚空石,陨星石和五行之精等等,其中以虚空石最难炼化;此石会自动益散虚空之力扭曲空间,若以寻常的火焰,还真不好炼化。

“嗤嗤”

一个时辰过后,五行之精已经淬炼完毕,其中些许杂质全部被金色火焰烧为虚无,留下的只有最纯粹的精华。

张松翻手便将五行之精收了起来,随后继续关注剩余的奇材。

又过了一个时辰,连张松都喝了些神泉水来补充消耗的法力,陨星石已经炼化大半;张松正在借助金焰淬炼其中的杂质,此时的陨星石更为耀目,就像是点点星光一般在火焰中闪烁。

而一旁的虚空石也被张松锤炼出一个器型,对此张松丝毫不敢大意,一步一步的按照他以前试验过的手法和前人留下的手札总结来进行锤炼。

慢慢的,器型的坯胎逐渐形成,是一个钟的形状。

对于合道之器的形状张松思虑过很久,首先刀剑形状就被他排除了,张松对此器的定义更多为本命法器,所以他在炼制时就没考虑过近身厮杀的功效。

随后灵光一闪,想到钟这件器物,便将新炼制的器型定位钟形。

“铛”

“铛”

张松不断的捶打淬炼虚空石,在其器型快要完成时,虚空石内的空间之力也被张松以特殊手法完全激发出来;在这片金色火焰周围扭曲产生了一片小空间,而器型也激荡乱晃,好像随时会碎裂一般。

见此,张松连忙拿出五行之精,分别以五行相生的顺序将其打入钟形器坯内;随后张松更是不断刻画道纹,用法力画出数种道纹在器坯上,将激烈震荡的器坯稳定了下来。

在器坯稳定下来后,响声也缓了下来;张松此时一心二用,一边不断的在器坯上刻画道纹,另一边在提炼四象血中的灵性。

张松此次炼器是以天地之间的平衡理念作为炼器准则,先以虚空成器,后以五行定型;最后加入阴阳四象,从而再让此器生出种种妙用。

易经有云,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太极又称太初,所以分化万物之元点。

虽然张松加入的材料多有不实,但是已经是他现在能弄到手最好的东西了。

“铛”

一声钟鸣,响彻火域四周。随后轰的一声,无风自起,数簇金色的烈焰被凭空扭曲消散,仿佛狂风卷过一般

钟型在张松的淬炼下越发的明显,而张松此时也丝毫不敢大意,打起了十二分的注意;手中更是不断铭刻道纹,仿佛要将天地之道刻印在钟器之上。

钟器上逐渐出现了几种道纹,虽然粗浅,但是却充满奥妙;随着张松不断的铭刻,道纹也在逐渐多了起来,而炼器也接近了尾声。

两日后。

侥是张松法力深厚,又有神泉和灵药补充,此时他也有些疲倦;每时每刻都在不停的铭刻道纹,此时钟形已经十分明显,钟器的最上方遍布道纹,道韵十足;下方演化出四象之形,长时间看去,仿佛能看见万物的生产与毁灭。

整个法器古朴内敛又道韵十足,此时的器物有半尺大小,周围自成一片空间;金色火焰不断在一旁升起后又被空间之力扭曲扑灭,小小的钟器时而闪过淡淡光芒,时而无比内敛,仿佛一件十分普通之物。

张松脸上闪过一丝疲惫,随后强撑精神,灌下一口神泉水后,拿出炼制好的四粒陨星石;此时的陨星石精华如四颗微小星辰一般,虽然只有米粒大小,但是却发出耀眼夺目的星芒

“最后一步,去”

张松伸手一弹,四颗陨星石精华瞬间被打进钟器上

“铛”

一声清脆至极的钟鸣,直震灵魂的响声;在钟响之际,四周火焰好像被定住一般,丝毫不动,范围波至周围数百米内。

随后小钟自行旋转起来,突然产生极强的牵引力,将四周的金色火焰强行吸附过。

吸收了许久的金色火焰后,好像吸饱了一般,也可能术附近的金色火焰全被吸光了;一个小钟浮在张松身前,此钟十分神奇;轻轻一响,仿佛能定住空间五行,又似演化天地自然之景,奥妙无穷

张松十分高兴,脸上充满笑容。此钟是他以神魂法力炼制而成,在炼化材料时,张松就将自己的神魂烙印打了上去;随后的两天更是不断重复这动作,所以此钟与他之间有着十分紧密的联系;仿佛左膀右臂一般,心念一动,钟声自鸣

张松伸手一招,钟器便轻飘到他手中,灵光隐现,似有轻颤之音。

“便叫你元牝钟吧”

元牝,乃是阴阳之始,又为天地之根;张松取此名也是想这件法器最后终能演化万物,成为最强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