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器劫杀人

元牝钟,遁虚空,定五行;化四象,掌天地自然!

张松炼制的这件法器玄妙无穷,他见过妖帝坟时那五位半步大能的武器,但是张松对比之后,还是感觉自己的元牝钟要厉害一点。

此时元牝钟隐入张松体内,垂挂于金丹之上;虽然法器初成,但是张松还是要时常在上面刻画道纹,以此让元牝钟也能强化下去。

张松收好元牝钟,待他刚刚走出火域没多久;天上便异象连连,天色瞬间暗了下来,乌云阵阵,不到片刻,空中便产生了数里大小的雷云。

“法器雷劫!?”

张松有些惊讶,刚才在火域中没有雷劫的现象,出来后反而有了;难道火域还有压制雷劫的功效?

眼见雷劫逐渐成型,张松挥手扔出元牝钟,自己退到一旁,让这件法器经历雷劫。

这等规模的器劫张松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过这么大范围的雷云,张松反而有些担心法器会损坏;虽说渡过去了会让法器升华,灵性更高,但是损坏一点点张松都得心疼半天;这几乎是他全部身家换来的一件合道之器,而且目前来说是他最满意的一件。

元牝钟浮在半空,时而闪过星光,时而又钟鸣震空,演化一方小天地。不过元牝钟这样的举动反而加快了雷云的形成,乌云中雷声轰鸣,数十道如同雷龙般的雷霆不断在劫云中翻滚!

“轰!”

突然一声惊天震响,仿佛灭世之音一般,瞬间传遍整个火域附近。

在火域第八层深处,一处洞府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老道士,眼神中似有紫火燃烧;老道士定眼一瞧,便看到火域之外的器劫。

“王者神兵?不对,还不到。这是前几天在这练器的那个小子所炼之物,怎么气息如此古怪?”

老道士一身羽衣,看起来不过五六十岁,不过修为无比高深;在火域深处便能观察到外边的器劫,而且听其言语,好像前些时日张松练器都被他看在眼中。

“这件法器好像和那小子气息相连,倒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练器的。不过想法倒是颇为新鲜,或许贫道可以...”

老道士嘀嘀咕咕的,好像灵感突发一般,在洞府外看了一会便失去了兴趣,随手布置了一番防打扰的道纹,便回到洞府中去了。

火域是晋国,甚至是整个南域都十分关注的地方;平时大多人练器都会选择火域,所以这里人一向不少;若是幸运,还能碰到几个半步大能或者圣主级的人物。

刚才那声震天的雷鸣响彻天际,连火域深处的乌鸦老道都惊动了,更别提再次练器的其他人了;虽说火域很大,张松选择的地方都是无人的区域,但是他没想到器劫会有这么大的威势!

“那边有人渡劫?”

“谁会选择在火域渡劫,肯定是器劫,前去看看!”

看似兄弟的两人商量了一下后,暂停手中的练器,向雷劫那边飞去。不止这两人,凡是察觉到动静的人都在向张松这边靠拢,众人都想看下是什么样子的法宝能引起如此威势的劫云,圣主练器也不过如此吧!

张松虽然察觉到有人靠近此处,但是也没办法,器劫一时还散不了。

“轰!”

“轰隆隆!”

劫云中雷霆化作九龙环绕之姿,不断的吞吐神雷劈向元牝钟;不过元牝钟妙用无穷,钟身一动,便展开一片自成小空间,神雷的威势被空间一扭曲足足弱化了七八成;余下的雷劫劈到元牝钟身上也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

反而还会提升元牝钟的品质和灵性,张松练器时便用到过天雷石,如今在吸收一些劫云的力量,元牝钟肯定会更加完美。

暗中,几道人影看到劫云中的元牝钟和张松,观察了会后说道

“是有主之器,可是怎么会是那个后生的?”

“一个四极秘境的小辈,这武器倒是不错,大派的镇派之器也不过如此吧!?”

元牝钟确实足以让人心动,钟身一震,便演化出星辰自然之景,钟鸣甚至能自成空间;而且钟身上那充满道韵的纹理,也充满玄妙,仿佛大道之理一般。

“这小辈莫非出自练器宗门?不然没长辈辅佐,他一个人凭什么炼制出堪比圣主武器的法器?”

“等一下拿来看看便是,这件法器奥妙无穷,学会其中的练器手法,受用无穷!”

“你就不怕被人追杀?”

“哼!”

暗中观察的几人渐渐没了交流的声音,因为元牝钟的器劫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九道雷龙汇聚为一,化作一道纯白耀目的雷霆,瞬间便向元牝钟劈去!

不过元牝钟也不甘示弱,钟声‘铛,铛’作响,周围的虚空五行好像被定住一般,演化出一方小世界,里面的日、月、星辰清晰可见!雷霆还没落到元牝钟身上便被一方空间扭曲,进入到钟器演化出的小世界后散成细丝雷霆,仅有数道落在元牝钟器身上。

器劫渡过去了!

空中的雷霆刚刚消去,乌云还没散开;便突然出现一只玄光巨手,五指撑开的可擒日月一般,向元牝钟拿去。

不过同样有一只青光巨手出现,上面缭绕着数道符文;巨手化掌,直接拍碎想要拿走元牝钟的玄光巨手。

“铛!”

同时一声钟鸣,元牝钟虚空一闪,直接消失不见;破开虚空返回张松身边,被他手掌一翻收了起来。

“哼!”

空中一声冷哼,响彻附近的区域。

随后几道人影出现在张松附近,两位老者和一个老妪,还有两个中年人;几人虽然不是一伙,但是很默契的包围了张松,眼中尽是贪婪之色。

“小伙子,练器手法不错,可否让老身看一下刚才所炼之器。”

老妪嘿嘿一笑,开口说到;虽然是询问,但是语气颇为霸道,丝毫不准备给张松反驳的权利。

“老朽对于这般练器手法也颇为好奇,后生,将你练器之术也给老朽一观。”

“哼!你们二人一人挑一件,我们来此难道是看热闹吗?”

说此话之人正式刚才出手之人

“先别着急,这小子刚才挡住青老道一击;哪是那么听话之人......”

另外一人却是提议先拿下张松,因为刚才张松出手那一下十分不简单,已经有了化龙秘境的实力;这般年轻便有这等实力,肯定是那些名门大派的核心弟子。

此次出手必须不留活口,不然可能会惹到一个顶级大派!

“几位修炼到化龙境实属不易,若就此退去,贫道可以不做计较......”

张松话还没说话,中年阴骘男子便打断说到

“毛头小子,还敢口出狂言,杀!”

话音刚落,五人好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同时向张松出手!

想来也是,五个人每个都是修炼了数百年的老修士,又岂会因为一件器物在张松面前争吵;刚才那般也是故意演给张松看得,省的他们没布置好后手让张松逃走;其实五人暗中早已商议好,就等一个信号。

不过张松也不是什么善茬,一人之下中他就近乎天下无敌,诛仙世界更是坑翻了正魔两道;现在让他去给这五个化龙秘境的修士服软?根本不可能。

在五人出手的一瞬间,元牝钟便浮现在张松的头顶,钟身一晃,便是一声如同开天之初第一声响一般,周围空间都因此定住!

“噹!”

钟声响,镇虚空,定五行!

一道金色残影从张松袖中蹿出,随后生长为数十丈的独角巨蟒,一口将一名老妪吞下;而张松的身影也由一化二,分别以自然之道和符文击杀了五人中实力最强的两名老者。

‘嘭!嘭!’

剩余两人在虚空被定住的第一时间便极力反抗,不过元牝钟有张松法力支持,束缚威力极强;在死了三个人后,两人才自爆了一件武器,挣脱了元牝钟的镇压。

“跑!!!”

中年阴骘男一声大吼,便想逃离此处。不过张松早有防备,手指一划,四面八方便出现无数符文,让两人逃窜不得。

“下辈子记得不要惹事。”

钟声又响,两只青光巨手凭空出现,在空中像捏死两只蚂蚁一般,将剩余两人直接捏爆!

至此,交手不到一分钟,五名化龙秘境的修士死在张松手中。

随后,张松让黑水玄蛇从几具尸体上搜索了一番,将源和灵药之类的全拿了过来,随后便遁空离开此处。

等张松离去后,空中才慢慢浮现一道人影,正是器劫时观察张松的那乌鸦老道。

“这小子手段不错,方才是察觉到了贫道才快速离开的吗?倒是可惜了,还想和这小子交流一下练器的心得。”

乌鸦老道叹了几句,便身影一瞬,返回他那洞府中去了。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