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大蛊师确实在找人,她的一个叛徒魏淑芬,偷走了她们苗部用来培养蛊虫的蛊盅。并且还和全性的贼人结义,闹得满江湖皆知。

苗族大蛊师也知道张松这人,除了魏淑芬的消息外,她们得知最多的消息就是这个第三十七贼,这次还未见面便从蛊虫哪里感知到如此庞大的炁,而且这么面相又如此年轻。

遍观川滇两地年青一辈也没有能和张松相比的人了。

所以苗部大蛊师认出张松也不奇怪,至于出手阻拦他。谁知道他得知魏淑芬就在前面的消息会不会出手阻拦她们,毕竟张松和三十六贼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

只要张松不来给她们捣乱,她们自然不会去做什么除魔卫道的蠢事,现在对清河村而言没有什么事比寻回蛊盅更为重要了。

张松从苗部大蛊师那逃脱后在这个村落又待了两天的时间,不过期间一直没有看到那两个苗疆的人下山,询问村长后才得知,这片山脉大的很,山连着山,这个村子并不是唯一的出口,翻过这几座山后还有很多能出去的路。

听到村长如此回答,张松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在这里守这她们了,和村长简单告别一下就准备离开这里继续游历。

不过小孩中了蛊的那家人倒是比张松先离开这里,听邻居说,他们当天回去就收拾东西,第二日就把所有的处理好离开了此处,听说是去西南那边寻找有名的大巫医了。

这一路历练来,张松极少练炁,不过他到是对神霄派的天人合一入了门。

神霄派的天人感应法门确实无比危险,将自身灵魂全部暴露在天地之间,若无特殊法术或是天生灵魂强大者,肯定有灵魂缺失的危险。

不过对于张松还好,他修炼养神之法已有几年时间,况且他灵魂本就不弱,修炼此法更是相得益彰。神霄派的天人感应法一旦修成,对感受天地自然有莫大的好处。

修炼不过几日时间,张松便明显感觉到自己灵觉的提升。周围的一举一动,风吹草动,鸟语虫爬,犹如影像一般完美的印在他的脑海之中。

这种状态的张松,甚至在念头一起,符箓自成,是真正的在用神念画符。

但是这个法门也有点极端,在感应天地自然时肉身对于他们则成了阻碍,想要更好的做到天人合一就要灵魂完全贴合自然万物。那时的状态对于修炼者犹如吸毒一般无法自拔,可是没有肉身对灵魂保护,灵魂就会萎靡消散,所以这个法门修炼起来是有利有弊。

不过总的说来,他还是赚的

道门一个符箓派分支都有如此法术,不知道佛门有什么好东西

这个念头出来后便被张松深深记在心底,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少林逛逛,就算不修炼也当开开眼界。

六欲和尚那个秃驴就是出身佛门,观一叶而知秋,现在的佛门或许没有道门兴盛,但是从古传承至今岂会没有压箱底的东西

接下来张松边修炼边赶路,短短的几十里的路程,硬是让他走了四五天,才找到落脚的村落。若不是他身上食物已经吃完,说不得还要这山里修炼一番。

只不过靠近这个村落后才发现,村里的人好像对外人不是很友好的样子,张松在修出灵觉后已经可以隐约感知他人的敌意。这个村庄门口的几人,对他都很敌视。

记得前几日村长招待他时曾说过,附近有个村落,里面的人凶很好斗,十分抗拒外人在说起这个地方的时候老村长还欲言又止,随后只是摇摇头劝张松不要来那个地方。

就是这里吗

“喂,你是什么人来这干什么”

见张松不仅在村外观望,还直接走进来。以为在村口蹲守的男人拦住张松问话到,语气很冲,好像随时会动手打人一般。

张松眉头微皱,放下了本来想用行医身份的想法。他深知像这样人你软一分,对面就强一分。

“路过,想来这买点吃的”

“艹,兔崽子把我们这当饭店了想死”

张松不想听这人粗口,直接一巴掌将其扇飞。

“艹,有人闹事”

旁边一人看张松敢动手,顿时一嗓子嚎了出来,然后抄起一旁的砍刀向张松冲过来。

只不过他没跑一步,一道雷便轰到他面前的地上,直接炸出一个焦黑的小坑。

“别逼我杀人,带我到你们村内最富的那家”

张松也是杀了不少人的,眼光一扫,那散发出来的杀意就让这个逞凶斗狠的家伙吓得双腿发软。

这些家伙要是好好说话,张松也不介意当一回免费行医。但是上来就骂骂咧咧,还抱着敌意对张松,那就别怪他当一次恶霸了。

“怎么回事”

这短短一会时间,村里已经出来一帮带着刀叉的人,个个面向凶狠,连刚才回去通风报信的小孩都拿着一把刀。

来人领头的看了一圈,发现只有张松一个外人。不过自家两个守村口的一个躺在地上,另一个坐在一旁吓得直哆嗦,身前还有一个焦黑好像被炸药炸过的坑洞。

这小子也带了武器不过这个领头的又摸了摸身后的枪,同时背后还站着一伙手持武器的自家人,没必要怕他一个小年轻。

“这位朋友,你有何贵干”

“本来只是路过想买点吃的,但是我现在有点好奇了你们村为何如此排外就算现在兵荒马乱到处都不怎么太平,但是像你们这么丝毫不欢迎外人的村庄我还是第一次见。你们是做什么营生的种地还是劫道”

张松很少管闲事,并不是完全不管,这事让他碰上了,至少要解开他的好奇心。

“朋友,闲事还是少管的好。最近世道不太好,我们也是为了自保”

“我看不像,你们无论老少穿着皆无破陋之处,面色也不像久遭饥饿,武器更是人手一把。说你们是匪窝我还真相信”

这人没等张松话说完,直接从身后掏出一把枪向张松射了一枪。

不过这等土枪的速度在张松眼中还没张之维的雷法快,双指一夹就把子弹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

张松这一手段把在场所有人都吓楞了,领头的也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镜

怎么会有人能接住子弹

是幻觉吧

“枪都用上了,这样看来就更不想普通村民了喂,子弹还给你”

张松手指一弹,直接将子弹射进领头的胳膊中。

直到他们头领啊的一声惨叫出来,其他人才反应过来,吓得群体后退了两步,有的人还乱叫魔鬼之类的,看向张松眼神中全是惧怕。

“他他只有一个人,不不要怕,我们一起上,砍死他”

头领还不知死活的想要煽动其他人向张松动手,他也是见过世面的,知道这世上有很多厉害的人会飞檐走壁,力扛千斤。但是张松刚才那一手确实吓坏了他们,就算头领的命令,他们也只是互相望了望,缓步的慢慢向张松走去。

“真是无知者无惧啊”

张松只好甩出一道五力士符,瞬间五道巨大的力士虚影显露在这些村民面前,吓得他们扔下武器啊啊乱叫的往头领背后跑去

五个力士围住这一伙人,打伤了几个想要趁乱逃跑的人后,这群人终于安静下来。

“现在我来问几个问题,最好不要骗我,否则后果自己想”

“你们这么防外人做什么”

“仙仙长,不做什么,就是自保,最近不是啊”

张松懒得听他扯谎,直接切掉了他一条腿,然后指着头领身边一人。

“你来说,如果准备撒谎记得想好后果”

“我们是做买卖的,村村长他是牙子,我们都是被他逼得,仙长,仙长放过我把”

此人一开口,后面的人顿时全部求饶,都把过错甩到了头领,就是他们的村长身上。

张松听到牙子后脸色就有点发冷,在心里已经给他们这伙人判了死刑。只不过这帮人还稍微有一点利用的价值,所以张松没有立刻动手。

“这事等会再说,先给我准备一顿饭,然后把全村人都叫来”

张松说完又给他们下了一道五鬼符,如果他们胆敢逃走,那后果一定不是他们能承受。

不过张松又感知到有一伙人的接近,其中一人的气息好像比较熟悉。

没一会,已经可以听到脚步声和嘈杂的喊话。

“村长,我们今个额外赚了一票,捞到一件好货你快出来看看能值多少钱”

不过他们一伙人进村后,发现眼前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对。他们的村长缺了一条腿躺在满是鲜血的地上,其他人抱头跪在一边。只有一个陌生人站着,这是咋回事

他们一伙人进来后,张松看了一圈,几个脸上带着惧色的女娃子,还有一个已经昏迷过去被他们抬进来的,这个女的张松到是见过,正是前几天在上个村那疑似下蛊的苗疆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