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返回太玄门

太玄门,拙峰。

虽然传承再现后拙峰依旧不高,相比于旁边的从峰,拙峰主峰更像是一座小山坡一般;但是此时已经成为太玄门内十分受人敬重的主峰之一。

弟子大比过后,拙峰之上再也看不到其他弟子御空从上窜过,而是十分敬重的绕开拙峰。主峰之上的环境依旧比较荒凉,只是山峰干整了许多,看上去没有以前那么衰败,远远望去便能感受到古朴自然的气息传来。

德勇凭借其管理手段,现在在拙峰之上颇为李若愚看重,将许多事务交由他管理;不过德勇并没有因此猖獗,而是十分老实的处理拙峰的一些事务。有修行上的问题,李若愚也会指点一番,现在德勇已经勘破神桥,即将彼岸了。

今日清早,德勇来到拙峰大殿外,本想向李若愚问好;但是刚到殿外,耳边便响起李若愚的传音。

“我与掌教有事相商,不必入内。”

德勇听完,便鞠了一躬,在门外告退了。

拙峰殿内,仅有太玄门掌教和李若愚两人,而且太玄门掌教脸上笑意不掩,似有喜事迎门一般。

“李师弟,这次太玄门名扬南域,还时多亏了拙峰那好弟子。”

“张松?”

“是啊,南域年轻一辈无一人之敌,两天前收到的最新消息,张松刚刚离开逍遥门;虽然和以前一般没传出来胜负之说,但是他由逍遥门太上长老亲自送出宗门,应当是赢了一手无疑了。”

太玄门掌教说道这里,更加欣赏张松这名拙峰弟子了。

上门拜访了数个大教,但是丝毫不见嚣张之风,做事进退自如;每次都仿佛上门拜友一般,切磋之后也不见风言流传,若不是太玄门掌教曾派人前去问过,他甚至不清楚此事。

不过虽然没有大规模传开,但是许多南域宗门有示好之意,这些时日以来,太玄门已经有不少其他宗门登门拜访。

“掌教过誉了。”

李若愚虽然自谦的说道,但是脸上却露出笑意

“并非夸奖,而是事实;下次太玄门收徒,定会有许多慕名之人加入拙峰;事实上已经有人前来询问了。”

太玄门掌教摇头说道,此次他来拙峰也不单单是告诉李若愚有关张松的消息,还有一件事就是关于拙峰的资源供给。

原先拙峰没有弟子传承,再加上其他主峰的争抢,所以默默得到将拙峰那一份给吞了;但是现在不行了,拙峰崛起,弟子传承皆有,下次太玄门收徒,拜入拙峰的人定会数不胜数。

此事一会提一下即可,优胜略汰,太玄门掌教虽然是星峰出身,但是做事却十分公正。

两人又闲谈了一会,太玄门掌教眼见差不多了,便准备离开拙峰;不过待他刚起身,便想起来一件事,转身对李若愚说道

“对了,我曾派长老去寻找过张松,不过他说不需要人保护;而且还说事情已经办完,返回宗门也就在这几日的时间吧。”

说完,太玄门掌教身影一淡,便从原地消失,离开了拙峰。

..........

两日后,李若愚正在拙峰后山为其他弟子讲解自然大道,忽然眉梢微动,扭头看向空中,淡淡的说道

“何人光临拙峰?何不现身一见。”

李若愚的声音在这片空中淡淡的回响着,后山上的树木也随着李若愚的话摇摆不定,树枝猛然四散生长,仿佛要找出暗中窥视之人。

拙峰其他弟子也警戒起来,不过他们更多是抱团保护自己,能让李长老警戒的人可不是他们这帮轮海秘境的小人物可以对抗的。

“多日不见,李长老功力深厚了许多。”

一声熟悉的声响起,随后拙峰山上的树木瞬间平息下去,又恢复成了原状。

李若愚听到这个声音后,脸上浮现笑意,示意其他弟子无需警惕。

随后张松的身影便从虚空中出现,纵身落到李若愚身前。

“回来就好,刚才那是虚空之道?”

“是的,弟子偶有所悟。”

“了不起啊..”

李若愚有些感叹的说道:“本以为你在化龙秘境前再无阻碍,现在看到,已经可以直赴仙台了。”

旁边的弟子听到这两人的对话,不由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化龙,仙台!?这真的是和他们同一辈的弟子吗?

难道说天才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打击起其他人都这么不讲道理的吗?

“今日先到此为止,我与你们大师兄有话要说。”

李若愚说了这句话后,便先让其他弟子自行修炼,他和张松前去拙峰殿宇内叙话。

到了殿宇内,李若愚好奇的问道:“张松,你如今是什么境界?我神合拙峰,已经看不透你了。”

张松听到后迟疑了一瞬,随后便想到语气隐瞒不如如实相告,只要他不对太玄门起有歹意,李若愚便不会对他如何。

“弟子修炼之法和长老有些诧异,此时大约是化龙秘境。”

李若愚微微一愣,随后问到:“这么说来,当时弟子大比...”

张松有些不好意思的答到:“确实有欺人之意,不过陨星石对弟子吸引力很大。”

“哈哈,无妨,反正是我拙峰扬名,这也是天份如此,无需放在心上。”

张松心中有些庆幸想到,幸好遮天世界中没有测骨龄一说,不然他根本参加不了弟子大比。

随后张松和李若愚聊了很多,还将他炼制的元牝钟给李若愚看了看,看完后又被赞誉了半天;元牝钟的炼制手法颇为巧妙,李若愚看完后在心中对比了一下,之后告诉张松,此钟恐怕不比太玄门的传承之宝差,很有潜力。

张松问了一下太玄门的传承之宝,李若愚便如实告诉张松,太玄门的传承之宝他也只见过一次,是一件王者神兵,由掌教保管。

“长老,拙峰可有关于虚空之道的修行之法,弟子于此道修行已有三月,但是才堪堪入门。”

李若愚听到张松此话,不由默然了一会;常人钻研虚空之道,就算得其法,也不敢说数月入门;就算是天才弟子,三月修成也实属不易。张松一无秘法,二无古经;三月入门竟然还不满足,当真是打击人。

李若愚想了一会说道:“虚峰的传承就是关于虚空之道,虽然比不上荒古世家姬家,但是也是一位古之圣贤传下来的。不过这门传承非虚峰弟子不可习,想要修行,除非加入虚峰。一会我帮你问问掌教,掌教出面应当会有所收获。”

“不用具体的修行方法,前人的修炼心得也可,弟子可以用古药换取。对了,长老,弟子这里有一些神泉,或许对你有帮助,请您收下。”

张松说完,便拿出一个瓷瓶的神泉,递给李若愚;他这里还有很多,给李若愚一些延寿也无妨,这个老人帮助过他许多,不回报一些张松心里会过意不去。

李若愚推辞了几次,但是张松态度比较强硬,随后李若愚便收下了;观张松拿出来的古药,便可得知这神泉功效一定不差;对此,李若愚心中也比较欣慰。

两人又闲叙了一会,说了一下张松此行的事迹,和南域大教切磋的事宜;说道这里时李若愚脸色有些古怪,好像在说你这般实力也好意思去和那些小辈切磋?

李若愚在得知张松的实力后,已经不在将张松当做年轻一辈的弟子了。

张松见李若愚这般表情,连忙解释到,他上门是和那些大教的长老切磋的;而且都赢了半招,所以才没有传开,那些人也怕丢人。

不过栖霞教派出人手想要截杀张松外,其余几个门派都十分安省;李若愚听到栖霞教的肮脏行为后,很少生气的老人甚至唾弃栖霞教了几句。

直到天色将暗,张松才起身告辞,准备回去歇息;李若愚也未挽留,只是告诉张松明日他便会去找太玄门掌教,拜托掌教向虚峰询问一番。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