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成就炼虚合道

修行不知岁月,静坐已过千年!

张松在太玄门待了已经将近三年之久,时至今日,张松的名声越来越大;许多弟子只知到大师兄张松,渐渐忘了星峰华云飞。

拙峰这两年声望逐渐远扬,整个东荒南域都知道拙峰张松这个人,年轻一辈无人有把握说能赢张松一招半式的;不过倒是有几个消息闭塞的小门派蠢货,想找张松切磋出名,哪怕是坚持个十几招,都足以他们吹上一阵子了。

不过这些想要出名的笨蛋连张松的人都没见到,就被黑水玄蛇一尾巴扫飞了;名声是传出去了,只不过是蠢名远扬。

张松自从两年前练器成功返回太玄门后,便一直没有出去过;李若愚也拜托了太玄门掌教,用一株古药从虚峰那里换来了一卷先贤的修行手札,这位虚峰先贤专修虚空之道,他的修炼手札对张松帮助很大。

拿到手札后,张松便准备专心修行,为此他特意向李若愚说了一声,去拙峰旁边的从峰修炼;之后便很少出现了,拙峰的弟子也仅仅见过几次黑水玄蛇,对于张松师兄的情况,他们更多是从李若愚长老口中得知。

张松进入从峰修行后,其他弟子时而会听到钟鸣之声,虽然都十分好奇,但是没人敢偷偷潜伏上去打扰张松师兄修行;况且还有一个黑水玄蛇守护着,若是不打招呼就闯入,肯定会被一尾巴扫飞。

张松有了虚峰先贤的修行心得手札,还有元牝钟辅助,又在从峰上闭关一年半之久,终于练成了先天虚无之阳神!

道体虚空,炼就先天虚无之阳神后,张松对于虚空万物之道的理解更加深了一个层次;此时他三阳变花,周身与道相合;阳神崩灭虚空而身体不坏,本体即为虚空。

张松道成之日,太玄门刚好处于夜空,黑夜中星河显现,仙雾缭绕;突然,拙峰旁边的空中,突然出现数道百丈的空间裂缝;空间裂缝产生的剧烈震荡波动,直接惊动了李若愚、太玄门掌教和数位太上长老。

几人瞬间出现在张松闭关的从峰旁,见到如此大的空间裂缝在太玄门内出现,一位太上长老当时便想动手,平缓此处的动乱;不过太玄门掌教暂且阻止了太上长老的行动,而是问向李若愚

“李师弟,这是你那位弟子闹出的动静吧?”

“恩,他闭关将近两年,看来现在略有所得。”

李若愚淡定的说到,让在场众人心中不由一酸;这种动静都叫略有所得,而且距离上次大比不过一年多的时间,这么看来此子简直是妖孽啊!

“咦,这是虚空之道?”

一位太上长老突然说到,他看到面前几道百丈的空间裂缝片刻便修复完成,随后又不断虚空碎裂、修复,好像一只虚无巨兽在吞吐呼吸一般;不由失声呼到。

片刻之后,从峰上方的空间归于平静,不过周围天地灵气隐隐有暴乱之像,方圆百里之内的灵气好像被此处牵引,隐隐有形成灵气漩涡之势。

连星峰上方牵引下来的星光,都被强行吸引到这座从峰之上!

这几人甚至感觉到从峰之巅突然盛开了三朵大道之花,不过待他们凝神一看,又似乎是错觉一般!

这般动静,惊动的已经不仅仅是太玄门掌教和几位太上长老了,太玄门内所有人,几乎都感觉到不寻常。

太玄门掌教立刻传音,让其他长老安抚弟子,无事的话不得靠近拙峰。

灵气漩涡足足持续了一刻钟,太玄门掌教甚至感受到了从峰中无数道韵的波动。

“这是,要晋升到化龙秘境了吗?”

太玄门掌教微微皱眉问道,他记得张松是四极秘境,不过此时也不像是晋级的征兆;没有雷劫,仅仅是灵气汇聚,若说张松是凡体没有晋升时的异象也勉强说得过去,但是他的天资明显不是,着实让太玄门掌教想不通。

“不清楚。”

李若愚平淡的回答道,他也许久未见到张松,平时仅仅是传音了解情况而已。

又过了一刻钟,灵气漩涡才缓缓平静下来,空间裂缝也消失不见;片刻后,张松才慢慢从屋内走出来。

只不过人在那,却又好像不在那里;太玄门掌教和其他几位太上长老仅仅只能靠眼睛看见张松,一旦闭目,整座从峰就好像空无一人;只是睁开双眼后,却又有种欺骗感。

炼虚合道,道我合一!

张松闭关将近两年之久,终于突破炼神返虚,达到炼虚合道之境;此时他已经可以说是半仙之境,寿予万载。

太玄门掌教和李若愚等人,见张松出关后连忙上前询问;有关于刚才的异象,和张松此时境界等等。

不过这些问题全都被张松滴水不漏的圆了过去,而且他此时神寄虚空、道体合一,只要张松不想,太玄门内没有人能看清他的境界。

太玄门掌教等人也只是感觉张松此时如同普通人一般,但是能瞒过他们的感知,只能说张松此时已经道法自然,神力内敛让他们都察觉不出来了。

天纵之才!

几人心中都想到这个词,或许太玄门能不能在这一代崛起到堪比圣地,就要看张松了。

这天之后,张松才真正的被太玄门掌教和一干太上长老真正接受,准备把张松当成核心弟子培养,不单单局限拙峰弟子。

不过现在太玄门能给张松的,要不就是张松用不上,需要的物品太玄门又给不了;最后太玄门掌教只好下令,今后张松可以向任意一太上长老请教,若有需要,可以随时向掌教申请。

张松太玄门大师兄的名声也是今晚后传出去的,华云飞在掌教转告他张松的情况后,仅仅是微微一愣,随后便淡然自若的弹炁琴来,不过从琴声中可以得知,华云飞内心轻快了不少。

张松突破后并未出门,而是继续待在从峰修行,他这般举动,搞的一些仰慕张松想见他一面的师弟师妹们,都找不到他的人影。

期间张松出来了一次,不过他没去其他处,而是找到了李若愚,想向李若愚请教一下自然之道;李若愚得知张松的请求后当然面露喜色,有一个厉害的弟子好是好,但是张松很少能让李若愚教导。

这次张松诚心请教,看来是遇到修行上的难题了,李若愚若是帮助张松悟道,也算是他一点小小的满足。

不过随着论道的进行,李若愚的脸色由淡然,变成平静,最后微微皱眉,双指在袖中不停的搓揉。

随后李若愚微叹一声,深思了一会;现在张松的自然大道已经逐渐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而且那还不单单是自然大道了,李若愚也有些不解,所以他已经不能为张松解惑论道。

最后李若愚只是把拙弓交给张松,拿着它可以感悟拙峰传承的自然大道,之后就要靠张松自己领悟了。

随后李若愚便颤颤巍巍的像个普通老者一般的离开了,由此可见,他以后应该会教导拙峰其他弟子;关于张松修行,以后就要靠他自己了。

....................

一日清晨

张松修炼的从峰上,传来几声大嗓门的喊话

“大师兄!”

“大师兄在吗?”

片刻后,张松才慢慢的从从峰山巅的庭院内走了出来,只不过张松的身影如同幻移,一步数十米,如同缩地千里一般;不过几步,便已经来到德勇身前。

‘嘭!’

张松先不问为什么,直接一记手刀打在德勇头上,让他巨疼的同时又不受一点伤。

“说了不要喊我大师兄,下次再这么喊,然你闭关修行三年。”

德勇痛呼一声后连忙点头应下,揉了半天脑袋,才缓过来;只是他很不理解,明明已经实至名归,为什么这么推辞大师兄这个名号。

“什么事?”

德勇听到张松问话,连忙起身回答,这些年张松修为渐深,他也不敢像入门前那么放得开了,逐渐对张松十分尊敬起来。

“太玄门收徒在即,李长老有意让你主持拙峰收徒.....”

张松听完微微一怔,心中想到,他在太玄门已经待了三年了啊。

“到时来通知我,其他事情你要准备好。”

收徒只是小事,拙峰收徒全靠缘,如果符合拙峰,不论天赋好坏,都可以加入拙峰。

今年估计会有大部分人加入拙峰,或许还会有其他门派之人;不过这些有人会去处理,杂事交由德勇,张松仅仅主持一下大局即可。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