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绿铜换玄黄

拙峰一旁的从峰之一,比主峰都要高千米;而且灵雾缭绕,绿意盎然,在外人看来,这从峰才像是拙峰的传承所在。

从峰上的一座庭院,被隐晦的符文封锁了周围,外人根本探查不到里面的动静;庭院外,姬紫月不停的在门口转悠,脸上气鼓鼓的,时不时开口诅咒一下庭院内的两人;竟然让她姬家大小姐在这破院子外等着,太过分了

不过门口一条金角玄蛇盘踞,时不时的睁开蛇瞳盯着她,让她一点潜伏进去偷听的念头都升不起来,只能在一旁生气的盯着大门。

庭院内,张松在听叶凡讲述他这些时日以来的遭遇,大概的情况张松都已经知道,只是叶凡许久未见到来自地球的故人,故而话多了一些,连细节的讲述的很清楚。

总的来说就是跌宕起伏,叶凡这段时日以来的遭遇和原剧情差不多,依旧去了荒古禁地摘了圣果,不过叶凡摘的是另一种;荒古世家的人在禁地外发现了一些关于张松留下的痕迹,加上从叶凡大学同学口中得知的情报,推断出其中两座圣山已经被光顾,所以他们选择的另外一座圣山。

张松听到这里后,眼睛一亮的说到“贫道这里也有一种圣果,不如交换一下”

叶凡听到后当然欣然应允到,圣果同一种吃完后再吃效果不大,只能补充生命精气;若是换另一种,肯定会有叶凡不知道的奇效。

事实上叶凡就是有交换的打算,才说出来自己身上多出一个圣果,就是为了试探一下张松有没有交换的打算。

两人拿出圣果互相交换后,都十分满足;张松还用神魂探勘察了一下从叶凡那里,不过圣果药效内敛,除了异香和生命精气外,什么也勘察不出来。

“道长,其实还有一件事相求”

叶凡说到此事时面露苦色,显然他接下来说的事情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道长,你可有办法将一颗心脏从我体内取出来”

“妖帝心脏”

“对,就是妖帝坟的那颗大帝心脏,现在它在我的身体里;每日都会吸收我的生命精气,若不是有神泉在,恐怕我现在已经被它吸chéngrén干了”

说起妖帝心脏时,叶凡是咬牙切齿,就是因为他好奇跟踪段德那个胖子;结果被他反卖给了妖族,又被种下妖帝心脏。从那日起,叶凡已经许久没有增长修为了,每次修炼时,妖帝心脏都会吸取他苦海中的生命精气。

若不是后来叶凡有特殊机遇,暂时困住了妖帝心脏;说不定叶凡此时还在被妖帝心脏吸取生命精气

听到叶凡说起此事,张松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下巴。

要是张松没截走那块绿铜,妖帝心脏对叶凡来说就是机缘而不是祸害了。

张松本以为仙鼎碎片是快重宝,但是没想到到他手上却如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单单这么一小块根本参悟不出来什么,将它融入体内又会将张松的大道金丹挤到一旁,长时间下去肯定会破坏张松的精气神平衡。

但是让张松这么丢掉或者送人又有点可惜,想到此处,张松不由看向叶凡。

“道长,可有办法”

叶凡面露急色的问道,也就是张松深知他底;同是地球来客,曾经又帮助过他,叶凡才会向张松透露这么多。

“有两个法子,其一就是破开你的苦海,然后强行将妖帝心脏取出来;只是你刚才说到妖族之人破开你的苦海都用上妖帝圣兵,因此我也没多大的把握。”

叶凡听到第一个方法后,脸色有些后怕,因为苦海被强行破开的痛苦真是常人无法忍受的,就算是他,也不想再经历第二遍。

“道长第二个方法是什么”

“第二个方法就是这个。”

张松手掌一翻,将仙鼎碎片拿到手中,让叶凡看到。

“这是一块绿铜”

叶凡有些不明所以,十分疑惑这个有什么用,能帮他解决妖帝心脏吗

张松说到“这是仙鼎碎片,神话时代的仙器碎片,用它足以镇压妖帝心脏,就算在你的苦海中也翻不起什么波澜”

“真的假的,这是神话时期的仙器碎片不是说根本没有仙吗”

叶凡听到张松的话后,左看右看,但是还是没看出这块绿铜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太普通了,感觉根本就是一块普通的铜块,还长满了铜锈。

“谁告诉你没有仙的,贫道就是半仙;只不过贫道走的是练气的道路,和这方世界的修炼体系有所区别。若不是这个原因,如此重宝贫道才不会拿出来”

张松瞥了叶凡一眼,话已经说得明显了,就看叶凡悟性怎样了。

“这破绿铜真的能解决我体内的妖帝心脏吗”

“当然,昔日帝尊成仙之鼎,压一个妖帝心脏轻而易举。”

“那好吧,道长,要是这块绿铜有用。我愿意用玄黄之气和你交换”

张松听到叶凡这般说到,顿时眼睛一亮;心中暗想,总算上道了。

“放心,可以先让你尝试一下。”

张松说完,将绿铜弹到叶凡的苦海处,说到“引动精气,将其纳入苦海”

此时叶凡也只能相信张松了,不然妖帝心脏在他身上始终是个祸害;叶凡也不可能去找其他大能求助,如果他那样做了,就是跳上案板的鱼

叶凡引动一缕精气,缠绕住绿铜,在他刚想有所动作时,绿铜却主动跑进叶凡的苦海内。

绿铜一进入叶凡体内,瞬间将苦海中的金页,妖帝心脏和玄黄之气震到一旁;叶凡感觉到苦海中的异动,不由暗道,看来道长每骗我,这绿铜还真不一般,竟然如此霸道

绿铜霸占了叶凡的苦海后,轻微一颤,瞬间将包裹住妖帝心脏的玄黄之气吸引过来,围绕着绿铜轻轻转动着;而妖帝心脏失去了玄黄母气的镇压后,也凶势大涨,嘭嘭嘭的跳动着,好似要把前些时日没有吸收的生命精气全部吸回来一般。

不过绿铜轻轻一颤,便镇压的妖帝心脏丝毫不敢动弹,直接沉寂下去。

叶凡感知到此状,终于放下心来,脸上浮现出放松的笑容。

“如何”

叶凡听到张松的问话,连忙举起一根大拇指说到“当真厉害,有效果竟然能压制妖帝心脏,看来还是仙器厉害;对了道长,你刚才说到仙,这世上真的有仙吗”

“仙当然有了,所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张松随口答道,可是没说几句,他便感觉自己被叶凡带歪了;顿时眯着眼盯向叶凡说到

“答应贫道的玄黄之气呢”

叶凡见张松这般表情,连忙不再打哈哈,从苦海中取出一团拳头大小的玄黄母气递了过去。

“道长快接好,玄黄母气的重量足以压垮山岳,极重无比”

张松也是第一次见到玄黄之气,那种如混沌般迷蒙,又厚重无比的气息,第一时间便将张松震住了;不过随后张松不等叶凡提醒,瞬间反应过来。

法力聚于手中,伸手一抓;顿时感觉自己手中仿佛举着数座大山一般,张松的脸色都有些涨红。以张松如今炼虚合道的实力,运用所有法力举这么一小团玄黄之气都有些不堪负重,真是难以想象这到底有多重

一旁的叶凡看到此景也颇为震惊,当初他是以特殊手段用妖帝心脏才收取了这玄黄母气根源;没想到道长竟然凭借蛮力举起这么一小团,实力当真惊人。

张松也坚持不了多久,连忙取出元牝钟,收取了一小部分玄黄之气;不过收取后元牝钟也在空中颤抖,那是元牝钟内部的虚空都被玄黄之气压的承受不住

普通储物之器根本不能承受玄黄之气这种天地之精,也就是元牝钟也颇为不凡,所以才能承受一段时间。

“贫道要闭关一段时间,你自去忙,在拙峰上不必担忧其他。”

张松对叶凡说完这句话后,便将他请了出去,自己则回到屋内,准备将元牝钟和玄黄之气重新祭炼一番

庭院外,等了许久的姬紫月终于等到叶凡出来,在门外等了许久的她看到叶凡面带笑容的走出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她在外面辛辛苦苦的等着,这小破孩在里面有说有笑的,都不知道带自己进去

“你这小屁孩,不知道我在外面等你吗,你竟然在里面有说有笑的”

“谁让你在外面傻等了,不是让你先回去了吗”

“我就不回去,万一你跑了怎么办,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溜;我就打死宣扬你身上的秘密,让你名震东荒”

“切,我现在用不着跑了,我是拙峰弟子,跑路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