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

魏淑芬缓缓的睁开眼睛,此时她浑身酸疼无力,睁开眼睛看了屋顶三四秒才反应过来现在的状况。

“还是被阿婆他们抓回来了吗“

“不对,这里不是清河村“

魏淑芬发现自己没死,第一反应是被抓回来了。但是回过神后发现屋内的摆设不是清河村。

于是她挣扎的坐了起来,从悬崖上摔下来后,虽然没有丧命,但是也让她浑身都是伤。

魏淑芬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口基本都被处理了,而且蛊盅还在,不由松了一口气下来。

这时,门咯吱被人推开。

进来一人,看到魏淑芬已经睁眼做起来后说道

“已经醒了我还以为你要在睡上几天,不过你倒是命硬,体内有反噬加上掉下悬崖,还被河流冲了几十里都能活下来。“

进来之人正是张松,当时他看到魏淑芬的时候,这家伙仅仅剩半口气了。

张松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救了她,这女人很有可能再被那个苗族蛊师追杀,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救下来也无妨。

不过就是不怎么老实,从张松进门后就一直在做小动作,张松看到也是暗自发笑。

“不用尝试了,你全身十二正经已经全被我封住了,你中的是什么蛊这么厉害,拔都拔不除。“

“千日红这种奇蛊,一旦反噬,除了等死莫得办法“

魏淑芬面无表情的说到,不过她刚说完,张松就有些不以为然的嗤笑了一声。

“吹什么牛皮你这蛊反噬不过四五日,现在只是寄宿在身体各处经脉还没攻入五脏六腑。我用符箓封住了你所有的经脉,它们就像冬眠一样不动了,就是不好拔除”

张松虽然说得轻松,但是这几日他也是耗尽脑汁才想出这一个饮鸩止渴的蠢办法。

人体经脉一旦长时间封锁便会渐渐萎缩,可是那个蛊虫像是和身体融为一体一般,若不是这女人心脏处还有一个蛊虫守护,她根本坚持不到张松救她。

魏淑芬听到张松的话后感应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确如他所说。

“你为啥子救我”

“你是被追杀了吧,两个苗族人,一老一少的”

张松描述了一下苗族大蛊师的特征,随后看魏淑芬的表情就知道他说中了。

“当时我在村口见过你,你是去给周姓人家下蛊了吧。本来我不想管你们的事,但是那个老太婆无缘无故向我出手,她的蛊虫有点难对付。所以我就救了你,要不要一起报复回去”

“不可能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向清河村出手”

魏淑芬听完默默的摇了摇头拒绝到

“清河村”

张松听到这个地方总感觉很熟悉,忽然想起来一个消息,猛地看向魏淑芬问道

“你是三十六人当中出身清河村那个蛊师”

“是又怎么样,你想抓我回去吗”

张松没回答她,随手给她虚空画了一道符箓。

“认识这个吗”

“这个是通天箓”

魏淑芬看到张松这一手后脸上多了点惊讶。

“你咋个会郑大哥的绝技”

“原来你不知道我“

自从郑子步被围杀后,张松就是明面上的通天箓唯一持有者,他还以为自己的名气很大,没想到同为三十六人的魏淑芬都不晓得。

随后张松简单说了一下他和郑子步的情况,又告诉了魏淑芬现在三十六人除了几个没被找到,剩下的几乎都遇害了。

“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没得怀义和小蝶的消息”

“张怀义跑了,他的实力很强。至于田小蝶的消息倒是没怎么听过”

张松告诉了魏淑芬他所知道的所有消息,随后郑重的向魏淑芬问道

“可以为我讲讲你们的事情吗,你们三十六人结义是为了什么为什么会有八个人领悟了八奇技”

“不晓得,我只是在找人的时候碰到了小蝶和怀义,他们刚开始见我蛊术好一直缠着我,后来我们也就熟了”

“结义的事也是怀义招呼我的,当时我们一伙人都是聊得来的,后来就凑到一块了”

“至于八奇技,那是啥子怀义和另外几人倒是领悟了点新招式,不过后来我就离开了”

魏淑芬说了一堆关于当初结义的事情,不过后来她因为私事所以离开的早,也不知道三十六人当中为什么会出现叛徒。

至于八奇技,当初张怀义给她看了一种符文,但是她也搞不清那是什么意思。

后来他们当中就有八个人宣布领悟了一种绝技,之后那三十六人就渐渐分成两群。一伙是领悟八个绝技的人加上四哥无根生,他们九人总是神神秘秘的好像在研究什么东西。

另一伙人是剩余没有领悟绝技的,在两伙人渐渐泾渭分明后,他们已经心生散伙的意思了。

之后就是魏淑芬一回到清河村便收到三十六人名单的消息,接着她就判处清河村了。

“那道符文是什么,你还记得吗”

张松有些猜测的问道,他怀疑这些人能悟出八奇技和这道符文有莫大的关系。应该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只是其中八人的悟性和运气最好。

“不记得了,那个谁还记得”

张松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要是他能见识这符文就好了。

现在看来,魏淑芬加入三十六人结义只是因为和张怀义和田小蝶关系好,本来他们三十六人是准备干一件大事,但是只有其中八人领悟了绝技。

加上无根生这个领头,这九个人合伙密谋。只是其余人或许心生嫉妒,于是在其余人散伙后泄露了名单,导致剩余的人被追杀。

悟出绝技的八人也因为某种原因各自散去,之后就是被整个江湖的异人追杀。

那他们要做什么呢

人追求的无非就那么几样,财、权就不用了说了,无根生身为全性掌门,这两样根本不缺。而实力的话,他好像也不弱于那些老牌的掌门前辈。

能让他抛弃这些也要跟那些以前的敌人结义,难道是长生

张松想到这里摇摇头,又不是每个人都是他师父那样,修炼长生,遥不可及

“你之后打算做什么你身上的蛊虫虽然被我用符箓封住,但是只是一时之策,一旦随着封印解开,蛊虫会随着你的炁繁殖的密布全身,到时候就真的回天无力了”

“无碍事,反正已经报了仇。而且,我想到了一个方法能祛除身上的千日蛊,可能需要你的帮助”

魏淑芬说完后,不过张松听到有些尴尬,心想他该不会救了魏淑芬的仇人吧。

对于魏淑芬的求助,张松自然满口答应了下来。

她的方法有些耗时,不过胜在保险。

用本命蛊来慢慢蚕食体内的千日红,不过必须是毫无反抗之力的千日红,这就需要张松慢慢松动封印的符箓了,要能封住千日红蛊的同时又不能妨碍魏淑芬的本命蛊。

这样下来所需要的时间就很多了,不过这里也比较安全,张松下了几次狠手直接控制了这个人贩子村所有人,顺便让他们释放了所有被拐来的人。

之后就是为魏淑芬祛除蛊虫,这个太过考验符箓操控,不过以张松强大的神魂,还是可以完美控制的。

半个月后,魏淑芬体内的蛊虫已经祛除的十之八九,后续已经不需要张松。

张松也找了个机会告诉了魏淑芬,他的仇人可能把蛊虫给解了,想要报仇的话还是要再来一次之类的,魏淑芬听完立刻猜到是张松坏了她的好事,不过念在张松在救她,怒瞪一眼后便无后续了。

蛊虫反噬治好后魏淑芬便迫不及待的准备离开,虽然没说要干什么,不过张松能猜到她准备继续报复那户周姓人家。

不过在魏淑芬离开前,张松问了她一个问题

“你认不认识冯宝宝”

“不晓得,那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