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玄门处于南域一处无尽仙山当中,不过在这无尽仙山当中,有一块百里大小的区域,现在几乎支离破碎,数百座仙山被夷为平地,

“虚空大手印!”

姬宏一掌拍出,天空中一道千米巨掌遮天盖地,仿佛一块乌云悬挂头顶一般,周围虚空出现无数裂缝,在这种环境,除非特殊坚硬的奇材,否则一旦触碰到这空间裂缝,就会被其中溢散的虚空之力撕成碎片。

张松抬头看向空中向他袭来的虚空掌印,虽然此招声势浩大,威力惊人;但是对于张松的先天虚无之阳神来说毫无作用,张松早已用虚空练就阳神,阳神炼化虚空!无论姬宏将这片虚空这地崩碎,也对张松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

此时虚空于张松的阳神来说,相当于鱼跃急湍,逆流而上虽然难了一点,但是对于鱼来说却毫无生命危险,根本淹不死它。

“轰隆!”

虚空大手印轰下,顿时天摇地动,数座山峰因此而崩碎,发出巨大无比的轰鸣声;众人都认为张松在这一招下肯定会无比狼狈甚至重伤锤死时,待漫天尘埃散去后,又看到张松完好无损的样子。

‘这可恶的小子,到底是怎么躲过去的!?’

姬宏面色虽然保持平淡,但是内心却怒火中烧;他这虚空大手印早已修炼至化境,一掌之下周围虚空尽数封死,常人不仅需要硬抗,还要时刻注意周身的虚空裂缝;可是现在姬宏却根本打不到这太玄门的年轻后辈,让他无比恼火。

此时张松给姬宏的感觉仿佛在海中徒手摸鱼一般,虽然看的见,但是却抓不到,滑溜无比!

‘呼!’

姬宏张口一吐,先天太虚罡气吐出;姬宏用出此先天太虚罡气后并没有将它凝形进攻,而是如同浓雾一般,将其散至周围数十里。

“哦,还能这么用?”

张松双眼一眯,顿时感觉周围的空间不一样了;如果说以前是水,那么现在的虚空怼他来说就如同水泥一般,此时再遁入虚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

‘唰!’

姬宏身影一瞬,直接消失在原地,随后张松连忙闪身,回头便是一掌;周围疯狂生长出无数藤蔓植被,瞬息便覆盖这片大地;在张松挥掌的一瞬间,他周身数里的自然之力增强到一个极致。

“轰!”

两掌相对,产生巨大的轰鸣声;仅仅这一招,两人交手产生的冲击就毁坏了数十里的山坳,周围的山峰都不停的摇动,似有崩塌之险。

周围观战之人无不骇色,年轻一辈最为震惊,他们没想到太玄门张松竟然这般厉害,能和姬家的太上长老打的不可开胶;别说南域了,就是整个东荒,肯定都是独一个!

“这么猛,该不会是大帝转世吧?”

一个观战的小辈低声嘀咕到,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在场的人修为都不差,这句话听的一清二楚。

顿时,许多人都起了不同的心思。

在姬宏用先天太虚罡气封住周围虚空后,张松每次遁入虚空产生的细微波动,都会被姬宏捕捉到;在那时就会遭受姬宏猛烈的攻击,不过张松的自然大道也不弱,周围尽皆在他的感知内,无论姬宏从那出来,都能被张松未卜先知的感知到。

“轰!”

“轰!”

“轰!”

两人不断以秘术攻伐,时而生长出一株巨大的参天古树袭向姬宏,不过古树未见功效便被虚空罡气击碎;但是虚空罡气紧接着被无数藤蔓绞碎,散于无形。

不过张松一直比较被动,他以自然大道应对姬宏,虽然防守无碍,但是每次进攻都会被姬宏提前躲开,若论起虚空逃窜,姬家可以在东荒拍前列了。

“麻烦,给我定!”

张松伸手一划,瞬间出现一道符文;随后这道符文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不到片刻便密布周围数十里的区域!

此符文同样具有封锁虚空之能,功效更比姬宏的先天太虚罡气。

张松也是被姬宏的神出鬼没搞的有些烦恼,而他每次要遁入虚空时都会被姬宏攻杀;现在张松用符文锁住虚空,这样姬宏便和张松一样,如果想要穿梭虚空的话,也要面临张松的攻击!

两人交手打的当真是天崩地裂,数百里内的大地如同碎裂的瓷器一般,仙山不在,都被双方交手的余波轰成碎石;乌云盖天,雷鸣不断,就连在一旁观战的人也是退之又退,省的被两人交手波及到。

突然,凭空出现一柄黑色的三叉戟,此戟散发着恐怖的波动,仿佛穿梭虚空的游龙一般,瞬间便向张松袭去;一路上似鬼神过道,无论是何种的古树藤蔓阻道,亦或是符文拦截,都被三叉戟撕为碎片!

“圣兵三叉戟!?姬宏老鬼当真是不要面皮了,对付一个小辈竟然还要用到圣兵!”

“什么小辈,你见过能和姬宏打的不相上下的小辈?”

“不要忘了,那太玄门弟子也有一件武器,而且是包含万物母气神兵!”

现在以张松的表现来看,已经没人把他当做一个年轻一辈,完全可以和大能争锋;而且从刚才和姬宏的交手来看,就算一般的大能不是张松的对手,除非向姬宏那般提前封锁虚空。

而在远处观战的姬皓月,此时也颇为不甘的攥紧拳头;难怪无论他如何邀请,张松都不肯和他交手切磋,看来从一开始对方就没把他当做对手!

黑色的圣兵三叉戟如同一道闪电般,无物可挡,直接袭向张松;而且看姬宏那杀气腾腾的面容,很明显是准备借此一举镇杀这太玄门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天才弟子。

不过就在三叉戟临近时,一口泛着玄黄之气的三尺小钟浮现在张松头顶,瞬间和袭来的三叉戟撞在一起。

“噹!!!”

钟声荡然响起,如黄钟大吕,钟声划开天地,直接震散弥漫四周的太虚罡气;甚至连漫天的乌云异象也一震而散,天地都为之一亮!

圣兵三叉戟和元牝钟撞击产生的冲击,如狂风扫落叶,直接席卷近百里;方圆百里之内的巨石,全部在这一声钟响中被轰成碎屑!

也幸亏在远处围观之人早有准备,做好了防护,侥是如此,一些小辈也颇感难受,弱者甚至受了些伤。

而修为最低的叶凡,由于圣体强横,加上姬紫月武器的护持,反而没事。

‘咔咔!’

“呜!”

圣兵三叉戟好像遭受重创一般,在空中不断颤鸣,随后被元牝钟再一次震响,直接击飞至数十里外。轰然一声插在大地中。

姬宏的圣兵被击飞,一时间也召不回来,充满怒火的姬宏下意识便准备用处虚空古经上另一个杀生秘术。

但是姬宏刚刚准备施展秘术,便察觉背后的头顶传来巨大的动静,天空都为之一暗,仿佛刚才被震散的乌云又重新聚集一般。

待姬宏回头一看,震惊的发现天上又出现一个张松,除了眼神有些呆滞外,气势丝毫不弱;这个张松此时正大手一举,刹那间便在姬宏头顶,出现了一个数百丈的符文巨手!

“虚空…”

姬宏刚想闪身,但是周身虚空一凝,让他的招式直接被打断;待姬宏仔细一瞧,发现不知何时,在他周身竟然缠绕了数百道充满符文的链锁,这链锁无色无形,直接隐于虚空,就连他一时也没发现。

姬宏回头一看,原来是下方那个比较虚幻的张松;此时他正伸指朝天,无数符文链锁的源头正是张松的手指!

“该死!”

姬宏愤怒的想要撑开链锁,但是这链锁不仅封锁虚空,连他的神力仿佛也被封住一般,苦海的神力都有些沉寂下来。

“轰隆隆!”

天空的巨掌直接落下,仿佛九天垂落,星辰坠落之威;一旦落下,便能击碎无尽仙山,就连远处的大能都有些心悸,暗暗想到,若是换做他们和张松交手,能活下来的概率有几分?能逃掉的概率又有几分?

“好了!”

一道声音响起,众人听到这两个字后,便看到太玄门掌教瞬间出现在姬宏身前,手掌一推,便将张松的符文巨手泯之于无形。

“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随后太玄门掌教挥手一划,一道璀璨星光一闪而逝,众人眼中一晃,随后只见到束缚在姬宏周身的符文链锁碎成无数段,转瞬便消失一空。

让众人奇怪的是,张松对于太玄门掌教的打断非但没有不满,反而直接收回阳神和元牝钟。

“姬家虚空之道果然名不虚传,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张松笑着对姬宏说到

姬宏听到此话后,脸色涨红的有些发紫,不过还是慢慢憋出一句话:“哪里,你阁下修为深厚,刚才…是我输了!”

姬宏说完后便抱拳不语,直接转身离开此处了。

输给了一个小辈,若是最后太玄门没有出手,那姬宏便真的丢脸了;说不定直接被张松镇压重伤,那时候丢的就不是他一个人的脸面了。

太玄门掌教此时无比得意,门内出了一个如此优秀的弟子;修为深厚的堪比太上长老,而且不骄不躁,知进退;方才就是张松传音让太玄门掌教出手拦截下他那一招,不然太玄门掌教虽然有心止戈,也不会直接冲到姬宏身前,用自己的命来帮姬宏。

姬宏的离去顿时引起轩然大波,这种消息甚至不下于老疯子现世;如此年轻,便已经是大能,假以时日,修炼到古之圣贤那般境界岂不是轻而易举!?

太玄门这是收了一个未来的圣人当弟子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