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紫府圣子

东荒中部地区诸多圣地并存,而且地域十分广大,一处圣地的势力范围都足以让四极秘境的修士飞上数月。

此处乃是紫府圣地势力范围的一座城池,光是一面城墙便是数十里之长,面积如此大的城池就算是在东荒中部,也是极为少见的;这也是紫府圣地一处比较重视的城池,城内还有圣地经营的源石坊,规模不小。

进入这座城池,入眼可见的皆是修士,轮海秘境,道宫,甚至四极修士也能碰见几个。当真是一座修士的城池,虽不如北域的圣城,不过在中部地区也是不错了。

不过紫府圣地的源石坊最近来了一位很奇怪的客人,这位客人出手倒是大方,就是专门买一些中等的源石,对于一些沾有太初气息、或者是生命禁区开掘出来的源石丝毫不碰。

而且买完源石后也不当场切出来,这种古怪的行为倒是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不过这道士出手阔绰,紫府圣地的人也乐得其见。

“唔,又是一块异种源,这次不错,足足切出来四斤。”

古怪的客人正是青松道人,他准备趁着张松还留在此界时多攒下点修炼资源,不然等张松一走;他就是一个小小的彼岸修士,就算有黑水玄蛇在,随便来一个大能就能随意的拿捏他。

随意青松道人这段时间已经光顾了十几座城池,每当到一座城池内,青松道人必去的地方就是赌石坊;依靠黑水玄蛇那金色独角的勘察能力,青松道人身上的财富是越来越多。

换算成普通源,足足有二十多万斤!

这么庞大的财富,就算是一些大教的太上长老,都不可能积攒下来,而这就是青松道人搜刮了十几座城池的赌石坊积攒下来的。

“干得不错,这是你那一份。”

青松道人心情不错,直接分出两斤异种源扔给黑水玄蛇;黑水玄蛇看到异种源后两只蛇瞳一亮,大口一张便将异种源吞了下来,还十分满足的吐了吐蛇信。

“不过这座城池中也没有地煞灵气,甚至连相似的煞气都很少见。”

没有地煞灵气青松道人就无法摆出诛仙剑阵,诛仙古剑也就成了一柄还不错的武器而不算是他的底牌;此时张松已经斩尽了阳神上一切关于遮天世界的因果,时日一到,张松便会携带着元牝钟从这个世界离开,到时候就只剩下青松道人和黑水玄蛇了。

若是不能再张松离开前积攒下一些身家,等张松离去后,青松道人就要低调做人了。

“去北域圣城看看吧。”

青松道人下决定的说到

圣城可谓是北域的中心,就算是在整个东荒,圣城的地位也是无比重要;这座古老的城池相传非人力所造,乃是一座神城,荒古时期便已经存在。

决定去圣城后,青松道人忽然想起来,赤龙老道还欠张松一个人情;这尊活了几千年的大妖实力相当恐怖,距离仙三斩道怕是只有一步之遥,张松肯定用不上这个人情,到时候还不是便宜了他青松道人。

想到这青松道人不由笑道,这老道实力强又胆大,连圣主都敢截杀,用好了肯定能效果惊人。

“为何不让贫道用域门?”

青松道人冷声问道,他本想通过紫府圣地的域门前往北域,谁知道今日来此询问域门何时再次开启时,这老妪竟然不让他借用域门。

“这是本门的规矩,非紫府圣地之人不允许借用域门。”

青松道人听完有些愕然,这老妪是拿他当白痴吗,这么蹩脚的接口都说的出来?

“前些时日不是有很多外人使用吗?”

“那是以前,从今日是新的规矩!”

老妪说完后,便不在理会青松道人,一个小小的彼岸境修士,要不是碍于城里规矩,哪里用得着这般颇费口舌。

青松道人见老妪这般态度,便直接转身离去了。

有人捣鬼,不想他搭域门离开,八成是这些时日盯上了他的魑魅魍魉;不过青松道人没想到的是这些人竟然能影响到紫府圣地的人,或者说其中也有紫府圣地的人参与进来。

青松道人在城内转了一圈,没发现有人跟着他,倒是在住处附近发现一个盯梢他的面孔;这人前几日也在附近出没,青松道人以为那人也住在附近,就没多想;今日细细思索,才发现不对劲。

不过青松道人也不是很担心,因为他早已清楚,这座城池内只有紫府圣地的一位太上长老坐镇;对他造成不了什么威胁。

翌日清晨,青松道人特意换了副面孔,然后向城池外走去;域门不能借用,他只有驾虹飞行了。

一路上到城门口都很顺利,没发现什么人跟踪,待出了城池后,青松道人便直接驾虹遁空而去,准备去其他有域门的势力看看,能否借用域门到北域。

不过驾虹飞了没一会,青松道人袖内的元牝钟忽然示警;随后青松道人脸色一变,直接袖袍一挥,将黑水玄蛇向后甩了出去。

‘砰!’

黑水玄蛇在离开袖袍后瞬间变大,不过空中那巨掌袭来的太过突然,黑水玄蛇仅仅长到便被一掌打飞,还砸到青松道人的身上;不过幸好有黑水玄蛇挡了一下,不然青松道人在这一掌下肯定重伤。

“化龙修士,出来吧!”

青松道人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看向空中的一个方位;一旁的黑水玄蛇也晃了晃晕眩的脑袋,随后‘嘶鸣’一声,整个蛇躯便瞬间涨到百丈大小,散发着滔天凶威。

随后空中浮现几道人影,他们并不是藏于虚空,而是以秘宝隐去了身形;不过此时看一人一蛇都发现了他们的位置,所以也就不再隐藏。

“圣子小心,这蛇可不简单。”

两老两少,以一位紫服贵气青年为主,其余人非奴皆仆。

紫服青年一身贵气,修为也不弱,竟然有道宫五层,而且周身气势毫不掩饰,隐隐有和周围天地规则相连之相,看来突破四极秘境也不久远。

青松道人皱眉问道:“你是何人?”他可不记得见过这人,而且张松也应该没见过。

“这位乃是紫府圣地的圣子,今日找你,就是对你这蛇比较感兴趣。”

紫服青年还未说话,他旁边的人倒是先开口说道,不过紫服少年也接着开口对青松道人说道

“这位兄弟,我对你的蛇挺感兴趣的,售于我如何?”

虽然是询问,但是青松道人丝毫看不出来诚恳。

青松道人冷声问道:“你们跟了我不止一天吧?域门之事也是你搞得鬼?”

“哪来的废话,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注意你好几座城池了;最近才发现你屡屡赌石是因为这条蛇的缘故,还以为你是一个源师,真是让人失望一场。”

紫府圣子身旁的青年嚣声的说道,看样子在他心中以为青松道人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说话无所顾忌。

不过还没等青松道人说些什么,紫府圣子身旁一个老者忽然疑声说道

“独角金纹,可变大变小,这凶蛇怎么像”

老者没掩盖声音,所以所有人都听到了。

青松道人见此,无奈叹了一口气;要是这老头晚点发现,他还能借用黑水玄蛇将这些人一举阴死;不过现在不行了,紫府圣地的老者发现黑水玄蛇的底细,为了保证这些人一个都逃不掉,只能让张松出手了。

青松道人说道:“他们是劫道的,一个都别放过。”

随后他扔出一个半尺大的小钟,小钟上铭刻着无数道纹,钟身周围还漂浮着玄黄之气;这般古朴凝重的气势,一出现便吸引了紫府圣地那四人的眼光。

“万万物母气!”

老者指着元牝钟,有些激动的说道;随后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起了一个最近广为流传的人名。

万物母气的钟,独角金纹的凶蛇。

“他是太玄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