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赌石赚源

“炼制一件新的武器?”

青松道人一脸疑惑,他这个分魂可是非常了解张松的,这家伙平时和敌人厮杀,敲两下钟已经算是用武器用的比较频繁的;瞧瞧诛仙古剑吧,跟在张松身边这么长时间,也没被用过几次。

为啥突然想要炼制一件新的武器?难道是留给自己的

“对,最好是帝器材料,交织出道与理,生出道韵的奇珍。”

元牝钟内传来的声音说道

青松道人闻言后翻了翻白眼道:“汝梦醒乎?贫道又不是源天师,去哪找到这种材料;这笨蛇至今为止连一块神源都没切出来,难道要等叶凡吗,你又坚持不了那么长时间。”

随后青松道人觉得张松把目标放的太高了,其实稍微降低一点也没什么,反正他还有诛仙古剑;好的武器可以以后再去打算,前期炼制稍微低一些的也没什么。

于是青松道人对元牝钟摆摆手说道:“其实贫道对于武器也没那么多要求,和你最初那个元牝钟差不多就行。”

“别多想,不是留给你的,你用诛仙古剑就够了,之后等你化龙秘境后自己去寻找材料炼制。”

元牝钟内,张松一脸无奈,早知道他就晚一些时日再自斩肉身,现在这样做什么都不方便,青松道人也是一个没谱的人。

“”

青松道人脸上尴尬之色一闪,随后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那贫道去哪给你找帝器材料?”

“用源去买太初古矿出来的源石,赌一下。”

用源?谁的源?本体的源不是快用完了吗!?

青松道人闻言后脸色一愣,随后一脸悲愤的哀嚎到

“那是贫道辛辛苦苦切出来的源!!!”

次日,一脸不愿的青松道人带着黑水玄蛇开始了赌石之旅,青松道人首先来到的就是紫府圣地的源石坊,这家的圣子截杀过他,虽然最后被张松灭掉,青松道人还从紫府圣子身上得到不少好东西,但是还是不能这么简单的放过他们。

有了张松上次的经验,青松道人这次十分谨慎,在勘察源石时绝对不会暴露黑水玄蛇,挑石的时候都十分小心;虽然这么做效率降下来了,不过胜在稳妥。

张松也出手不了几次了,黑水玄蛇对付仙台大能又有点困难,所以当前首要就是稳妥第一。

也不清楚黑水玄蛇的金色独角勘察源石是何种天赋,但是除了那些老坑中的源石外,黑水玄蛇的赌石已经堪比源天师了,简直就是逢赌必中。

紫府圣地源石坊的玄字号石园已经被青松道人挑的差不多了,一口气选了价值将近十五万斤源的石头,上百块源石,直接惊动紫府圣地的白发管事老者出来接待。

管事老者热情的对青松道人说到:“小友挑选完了,要不要再多选一些,玄字号石园还有很多不错的石头…”恨不得让青松道人将玄字号石园中的源石全买下来。

“不用了,帮贫道把这些源石切开吧,有价值的源石全被贫道挑出来了。”

青松道人颇为自傲的说到,说完还略带嘲笑的看了此刻还在选石的人,好像在说你们这些散财童子选出来也是废石。

管事老者听到青松道人如此说道,脸色顿时一变,不过还是挤出一丝笑容说到:“玄字号石园这批源石可是最近才运来的,若是说全被客人你挑出来了…呵呵。”

“就是,这石园内数千源石,还能都让你瞧个遍不成?”

“修为不高,口气不小!”

周围几位挑选源石的听到管事老者所说的后也对青松道人冷嘲热讽到,这时候肯定不能认同青松道人所说的话,不然岂不是承认自己在喝他剩下的残羹冷炙吗!

青松道人见有人接话,嘴角微微上扬了一分,不过转瞬便恢复自然,转身对周围对他冷嘲热讽的人说到

“怎么,赌石还要看年龄?要是这样还选什么,直接拉几个老古董让他们来挑石不就好了。”

周围几人听到后全都冷笑的看向青松道人

“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

“理他作甚,刚才观他选石手法根本就是一外门汉,选这么多石,肯定亏定了!”

青松道人对这些嘲讽不以为然,直接对众人说道:“诸位,要是不服贫道的话,不如和贫道赌一场;贫道就赌自己选出来的源石全部出源,而你们选的源石一块都不出。如何?”

这话一出,玄字号石园数十人都望向青松道人,众人都不知道这小辈从哪来的自信敢放这种狂言;刚才这小道虽然在玄字号石园逛了许久,但是选石的时候几乎都是摸一下便过,根本不像是选石的样子,看上去也是毫无经验!

而且这道士几乎没怎么看他们选的源石,就敢放出如此狂言,他以为他是源天师吗。

竟然敢放言挑衅和众人赌石,他凭什么?

“猖狂的小道士,我选了七块源石,我和你赌!”

有一个人上前来后,就会带动其他人一起;虽然有些人比较冷静,一直在一旁冷眼观看者这场‘闹剧’,不过更多人的还是参与了进来。

有十几人围了上来,都为了和青松道人赌上一次;这些人都对自己的选石的眼光比较放心,说他们是源术师那沾不上,但是要是说他们选的选石一块都切不出来源,那他们干脆别混了。

简单商量了一下赌注和赔付规则,简单来说就是青松道人选的所有源石必定出货,而他们选的则一块都出不了,但凡一点不对,青松道人就要输给他们一人两万斤源;反之一样,青松道人赢了的话每人要给他两万斤源。

至于青松道人有没有能力赔付,他已经亮出不少奇珍和异种源,作为赌注是绝对够了;其中很多都是从紫府圣子身上得到的。

随后青松道人似笑非笑的对管事老者说道:“管事,你要不要也和贫道赌一场?贫道若是输了,翻倍结账,管事要是输了,不收贫道源即可。”

管事老者本来十分心动,但是青松道人选的源石实在太多了,就算他不认为青松道人会赢,但是价值十几万斤源也超出他的权限了。

不过随着一道神识传音,管事老者的神情一变,转头对青松道人点头说到:“这场赌石,我们紫府圣地也参加了,道长,就在此地当众解石如何?”

“当然可以,你们出人手吧,按照我做好的印记解石即可。”

青松道人说完,嘴角便抑制不住的向上扬起,同时在心中默默盘算这次赚了多少。

若不算未解出来的源石,张松从十七人身上赚到了三十四万斤源,还在紫府圣地源石坊省下了十几万斤源。

‘果然,想要赚一笔大的还是要从蠢材身上赚,靠自己努力至少要一两天才能赚到;从这些蠢材身上赚源石只需要一上午!’

青松道人对元牝钟内的张松传音大笑道,虽然赢石在即,但是青松道人丝毫不敢放下警惕;神识外放,监视这场上的一举一动;生怕有人作弊让他一举亏空,青松道人甚至还让张松也一同监视。

元牝钟内,张松看到青松道人的操作,脸上也闪过一丝愕然;这下子张松对青松道人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谨慎又狡诈,至少性命是无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