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解奇石

紫府圣地的秘术紫气东来颇为霸道,修成后一经用出,便能演化漫天紫气;以此术配合青松道人的苦海异象,有妙不可言的奇效,或许紫府圣地内就有配合紫气东来的星辰秘术,只是青松道人没从紫府圣子身上得到。

“嗡!”

一声钟声颤鸣,在醉仙阙的庭院内回响,仿佛天地初开时的神音,从太古响彻至今;钟声直接打断了青松道人的晋升。

元牝钟内,张松一脸无奈的扶额;方才要不是他出手,青松道人就敢直接晋升到道宫后冲开两重神藏,直接蕴养神祗。

虽然张松留给青松道人的身体底蕴深厚,但是让他这么肆意的浪费根基,将来最多也就是个圣人;到那时候,要是青松道人落下张松许多,他宁可一掌灭了青松道人。

在钟声响过后,青松道人似回过神的放弃同时蕴养心肝神藏,转而先蕴养心之神藏中的神祗。

“轰!”

心之神藏蕴养至顶峰,神祗自生!

至此,青松道人算是晋升到道宫一重天,晋级结束后;青松道人睁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刚想打几句哈哈将他刚才的冲动糊弄过去,结果被元牝钟摇动,青松道人直接被打了个大跟头。

“刚才”

“贫道知道了,刚才是贫道太冲动;不过当前的重点不是这个,你要找的帝器材料至今都没有切出来,而且道一圣地明明有个现成的,你都看不上,这样子不是为难贫道吗。”

青松道人‘乾坤大挪移’使得相当熟练,此话一说完,元牝钟便安静了下来,好像在思考,过了会才回话到

“那柄龙纹黑金剑虽然不错,但是器坯天成,若是重新炼制必然会毁坏其中的灵性;你有兴趣可以入手,不过那并不是我想要的。”

青松道人摆摆手说道:“你这就是纯粹给自己找麻烦了,这段时间内切出来的禁区石料你也看到了,很难切出帝器材料。”

元牝钟微微亮起玄光回话到:“但是你也没亏本,至少切出来了一块太古星核,虽然只有一点,但是足够你修炼星辰秘术了。”

“这点贫道也知道,只是这帝器材料实在是碰运气的,就算源术宗师也不敢保证切出来的一定是帝器材料。”

青松道人摇头说道,这段时间切了四块极为昂贵的石料,这四块石料都是来自生命禁区;其中两块什么都没切出来,只是石料本身存在异象,但是切开后异象便消散了。

一块切出来一道上古的凶煞之气,对别人来说可能是毫无价值,但是对青松道人却有那么点作用,可以炼制诛仙剑阵的材料;另一块就切出来一点太古星核,可能是遥远的过去,九天之上的星辰坠落,残余下来的一点星核被封禁到源石中。

单单这一点星核,对青松道人来说都是大赚!

而且青松道人去购买这四块石料时用的是另一幅面孔,连神魂气息都变了,那些圣地大教根本联想不到他的身上。

“这段时间外界都在谣传太玄门圣体镇压了摇光的圣子圣女和金翅小鹏王,想来叶凡也快来圣城了,记得他手中应该有一块凰血赤金,到时候找他换如何?”

青松道人忽然想起来圣城最近都在讨论的大事,向张松询问道。

元牝钟内的张松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不过他稍作思考后,还是决定让青松道人继续切石。

等叶凡是一个主意,但是这段时间叶凡的踪迹飘忽不定;而张松也待不了多长的时间了,这段时间他连一点气息都不敢对外泄漏,生怕突然被强制传送离开此界。

青松道人听到张松的决断后,哀叹一声,抱怨到自己辛辛苦苦积攒的财富即将要没有了。

不过抱怨归抱怨,青松道人对于张松的决定还是非常上心的;青松道人不仅提前打听好了圣城有名的锤炼器坯的大师,还对于各家圣地源石坊的源石做了十分细致的研究。

除去一些比较有名气的石料,最新的一批各大源石坊都拿不准的奇石,其中摇光圣地的奇石数量最多。

“不过摇光圣地的奇石不知道是从哪里运来的,反正其他源石坊的源术师说,看着不像是生命禁区中的源石,这样价值就大打折扣了;但是摇光圣地竟然定价和生命禁区的奇石差不多,这么几天来连看石的人都很少。”

青松道人慢慢的介绍到,随后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

“不过这蠢蛇对摇光圣地那批奇石倒是有点反应,也不亏这段时间一直用天才地宝来喂养它了。”

说到这里,元牝钟内的张松也稍微注意了下黑水玄蛇;不过一尺长的小蛇瘫在桌上,蛇躯上的金色纹路愈发纯粹,而黑色的蛇鳞也逐渐变成银色,或许等它下次脱皮进化,就不能叫他黑水玄蛇了。

这段时间青松道人买了四块奇石,随后晋升到道宫一层,都消耗了不少纯净源;前些时日和紫府圣地赌石赚回来的源已经花的差不多了,剩余的都是比较珍贵的异种源。

“以贫道目前的积蓄,最多再购买三四块奇石,确定要拼一下运气不等叶凡了吗?他现在应该学会了源术了。”

“不等了,我没有多少时间,还有栖霞教的事没解决。”

“好,听你的!”

青松道人说完后直接起身,一袖将桌上的黑水玄蛇收了起来,而浮在空中的元牝钟也缩小到一个发饰一般,别在青松道人的头上。

…………

“这位道长,是来挑源石吗?”

摇光圣地石坊管事,看到青松道人后脸色都有些不自然了;现在圣城源石坊都知道青松道人这个人了,出手一次,赌垮了紫府圣地一个玄字号石园,这等源术让许多老源术师都自愧不如,现在这人却来到他们摇光圣地源石坊了。

青松道人这次没有改头换面,因为没有必要了,他身上的源就够买几块奇石的,切不出来只能去打别的注意了。

“带贫道去看看你们刚运来那批奇石。”

青松道人话音刚落,摇光圣地管事便双眼一亮,若是青松道人切其他的源石,以他那恐怖的选石手段,他们摇光圣地肯定要亏;但是奇石就不一样了,本身不是生命禁区运出来的,但是定价又奇高,只要卖出去一块就是赚的。

“道长,这边请!”

管事对青松道人笑道,同时在前面带路

而摇光圣地石坊的其他客人看到有人要切奇石,连忙四散而去,有的去通知其他人,还有的人则跟了上去,一同观看切奇石的场面。

要知道摇光圣地这批奇石运来时,已经找了很多源术师看过了,但是没一个拿得准;而且摇光圣地定的价钱又这么贵,简直就是狠赚一笔的心态。

今日有人解石,众人肯定都十分好奇,都想看看摇光圣地那批奇石能切出来什么。

片刻之后,已经有许多人聚集到摇光圣地源石坊了,最后为了避免人多过于拥挤;摇光圣地请出去了一批人,同时也惹得了许多人的暗骂。

摇光圣地也来了两位老者,在远处守护此地的秩序。

而青松道人在进来后,脸色便有些肃穆;因为这次要是什么都没切出来,那他身上的源就剩不了多少了。

此地虽然没有禁区石料那种强烈的太初气息,但是处处充满道韵,几块石料之间的气机隐隐有相连之意;众人进入此地后不由暗暗点头感叹,虽然没有禁区那种太初的气息,但是观此景就知道这些石料非凡。

“管事,这块石料价值多少?”

摇光圣地的管事伸出五根手指,对青松道人比划道:“五万斤源!”

“嘶!”

数声倒吸凉气的声音在周围响起

“你吃人啊!这块石料又不大,还不是出自禁区,你们还敢卖这么贵?”

面对青松道人瞬间产生的怒气,摇光圣地管事连忙摆手,顺带着大声解释到

“这块奇石确实不是出自禁区,但是也是我们在一处特殊的地方寻到的,经过门中众多源术师和长老断定,确实值这个数!”

信你才怪!值这么多你们摇光圣地为什么不自己切开!?

青松道人心中暗骂到,他没想到这些奇石会这么贵,其中最小的一块就价值五万斤源,摇光圣地的人都穷疯了吧!

不过刚才黑水玄蛇在袖中又给予青松道人的警示,这一般是会出货时才有的提示。

“我买了,解开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