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个推荐票

“道长,道长饶命啊我们是被骗的,是被骗的”

“是啊道长,都是那秃驴骗我们过来的”

张松看着一群全性的人在他面前磕头如捣蒜,每个人都在发毒誓说自己来此只是被哄骗,主谋是那六欲和尚,他们并不知道此行的目标是张松。

张松又岂会被这些人所骗,不过这些人身上价值又小,功法一般,很多人又是先天异人没有参考性。

一帮听到通天箓就不知道东西南北的废物,也敢来抢他

况且从他们这里连六欲和尚的消息都打探不了,上次在他身上的下的追踪符好像也被祛除,这帮全性的人连一点价值能不能给张松提供。

张松见此没在他们身上继续浪费时间,直接废了他们所有人的经脉,同时断了一手一脚,就算他们能继续活下去也需要靠别人供养,以后连坏事都做不了。

张松觉得自己也算是做好事了,而且这次没有杀人,又善良了许多

和魏淑芬分开后,张松一直在追踪六欲和尚的消息。不过快一个月了,这个秃驴太能藏了,每次都是差点追上他。

时至今日,张松已经不准备和这个和尚捉迷藏了,对他来说毫无益处。

自从郑子步死后,没得到通天箓的异人们把视线放在张松的身上,不过张松也很聪明,时刻都在隐藏自身的行踪。

此刻大半个中国都在打仗,想要在这个环境精准的找一个人的踪迹实在是很难。

而且只要有人找到张松,他从不手软,至今为止死在张松手中的异人,正道邪道加起来的已经接近百人。

实力弱小就算抱团在一起也不是张松的对手,那些门派宿老也不可能亲自出来找人。

所以他们也不甘心,但是门下人手伤亡逐渐增加,也让他们着实有些心疼。

但是就这么放过也有点丢面子,于是他们不约而同的悄悄停止了人手派出,只余留几人在外打探消息。

这场动乱持续时间不长,但是近乎波及了所有异人界。

在这场动乱中死去的异人足足数百人,追杀三十六贼时死亡的人,再加上全性的人浑水摸鱼,灭了很多小型势力。折在张松手中的也近百人,在这短短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死亡人数相当于好几个顶级门派人数总和了。

这场发生在甲申年的动乱中,有人获利,有人损失巨大。

这些名门正派,相互之间很默契的停止派人追杀剩余的三十六贼。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如果以后有机会,他们肯定不会放过。尤其是已经得手八奇技的势力,只会更加贪婪的想要得到另外几种奇技

张松行走半月,发现各地的异人少了很多

原先每个城镇不说人多,至少能发现十几个异人,现在走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发现。

“动乱结束了吗”

张松有些叹气,他不怎么喜欢平静的江湖。动乱的时候他还能浑水摸鱼,一旦厮杀停止下来,他一个人想干点什么都难,总不能找死一般的冲上全真吧。

又走了几个地方,发现异人的数量是在减少,最后逮住几个进行问话;确实是收到了命令,剩余几个也只是照看生意才留下的。

没有异人来打扰张松后,他又开始行走修行,每到一处地方,都会帮人免费看病,若是穷人就免了费用;若是富贵人家,那么该收多少就收多少。

由于张松医术不错,又有后世眼光,再加上练炁在身。所以倒是闯出来一个小神医的称号,不过这个称号多是贫民所叫,他们都是被张松免了诊金,感激其善心所以只能帮张松唱点好名了。

不过总有些不开眼的恶吏混混,山贼马匪之类的找张松的麻烦。对付这类人,张松向来是废了他们的手脚,之后是死是活就看他们的命了,就算活下来,在这个世道一个四肢被废的废人还不如一死了之。

这样被张松一番清理下来,整个四川境内贼兵和匪类都少了十之八九,剩下完好的直接被吓得跑到其他地方去了。

“知道了没,咱这来了个大好人”

“啥子大好人没听到啥消息”

“你个瓜娃子,你没看到最近太平了很多吗,好多匪类都消失的干干净净。附近的村民都敢一个人进县城了”

“哦,这个俺晓得,听城里说书先生讲得,来了个侠客,专门找那些强盗杀。搞的俺们这进城怪巴适的”

两个村民异人挑着柴火一边走一边闲聊到,换做以往,他们可不敢在响午进城卖柴,到时候卖完柴就临天黑了,回来时指不定半道就被抢了。但是现在没事了,附近一个匪类都见不到了。

两人闲聊时,迎面走来一个穿着朴素的青年。这人虽然穿着一般,但是粗衣却掩盖不住此人身上的一股子灵气。

“两位,请问前方可有歇脚的地方”

“呃,有的,前面不到十里,有个徐家村,倒是可以休息一哈”

“多谢了”

此人正是张松,他对这两位樵夫抱了抱拳以示感谢,随后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去。

刚才两个樵夫讨论的事情正是张松干的,虽然他是在做好事,但是主要还是在尝试拘魂。

全真的出阳神功夫十分厉害,不过上清也有克制其的方法,就是五鬼拘魂

但是又不能用活人来试验,所以张松一路走来,专门找那些作恶多端、让百姓咬牙切齿的恶匪来试验,已经初见成效,而且还得了个好名声;据说还有平民人家在供奉张松。

十里的路程对张松只是一会的功夫,片刻之后,张松已经看到了村里的房屋。

门口坐着一个抽旱烟的大爷,看样子颇显悠然

大爷看到张松后站了起来,他们村很少来外人,这个世道来了外人总是要问清楚,不然村子都不让进;不过这个后生到是让他生不起敌意来。

“后生,哪里来的”

“路过的行医,想来村子借宿一晚”

大爷到是没见过这么年轻的行医,不过他自己的就懂点医术,于是就开口考了这个后生几个问题。

张松到是对答如流,以他现在的医术,称不上国手,但是一般的症状基本难不住他。

随着张松的回答,大爷问的越来越多,最后把自己平时不懂的医术上的问题都问了出来;张松也不介意,指点了几句,都让这大爷高兴的只叫好。

“后生,你的医术真厉害今天就到我家去吧,让我来招待你。”

说完不由张松回答,直接伸手拉住张松往他家走,路上还介绍起了这个村子的情况。

这个村子叫徐家村,村里的男人大多姓徐,平时就是种种田打打猎,以前日子过得不好,整天提心吊胆的;不过现在好多了,那些匪患恶徒都消失的不见了。

大爷对张松的医术很是佩服,两人聊了一会,都是关于医术的。只不过是大爷在问,张松在回答。

“后生,你这医术真是厉害,恐怕和我师父也差不多了。对了,你怎么敢一个人出远门呢,现在的世道可不安全”

大爷看着张松年轻的岁数感慨的问道

“没事,我有拳脚傍身,一般的匪徒伤不了我”

大爷看张松十分自信,对匪类毫无害怕之色。想了下前几天看到的那个女娃子,于是慢慢的开口向张松问到

“后生,你莫不是那些异人”

张松听后有些惊讶的看了大爷一眼

“嗯,徐老伯也知道异人”

“以前拜过一个异人为师,后生,你既然是异人,又懂得医术,可不可以帮忙看下一个失了忆的女娃子;她好像也是异人”

“这倒是没问题”

帮忙看个病而已,不过张松到是没想到这个小村庄还有异人。

徐老伯带着张松来到村中一户人家,张松一眼便注意到一个穿着粗布烂衫,体轻气盈的姑娘,而且这人他还见过。

“魏淑芬,你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