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筐炮制好的药材卖了两个多大元,不过有药店收已经很不错了。这还是张松展示了一定实力才有的价格,刚开始那黑心掌柜的本来想几角钱就强行收走张松费劲炮制好的药材。不过被他教训了一番后,在张松面前就变成了良心商家了。

随后张松又来到了县城中的武馆,他是来这里出售自家道观特制的外伤药。效果比一般的外伤药要好上一倍,经过验证后很受这些走道的武师欢迎,这也是道观收入来源的大头。

忙完了之后张松还要去买点日用品,虽然在住在山上野味不少,但是总吃野味他也受不了,毕竟他不是那条老狗。

“今天来买米的人这么多吗。”

张松微微惊讶的看着眼前人挤人的情况,别的商铺都是平常的人流,到是米铺这里人多的他有点挤不进去。

等轮到他时候,张松还没开口,米铺掌柜的便开口说道

“道长,不好意思了,今天的糯米已经卖光了。”

“我不要糯米,给我装一百斤白米,一百斤白面。送到青山村村长家,对了老板,为什么这么多人来买糯米?”

张松看了一眼,发现除了糯米卖光了外,其他的米还有很多,不由好奇的问道

米铺老板吩咐好伙计干活去之后,便和张松说起了这个状况。

原来是南边的任家镇闹出的事,据说是出现了僵尸,在哪里大肆杀人,而且不知道从谁哪里听说的消息。说是糯米可以治僵尸,搞得任家镇周围的村庄全出来买糯米了,把县城里的糯米都买完了。

离开了米铺后的张松,按照原来的行程应该是返回青山村等着米面上门。但是米铺老板说的那个消息始终让他沉吟思索。

会和青山村偷尸的家伙有关系吗!?

想了片刻后,张松还是返身向任家镇的方向走去。不仅仅是因为他答应了青山村的村民,张松更想见识一下同为修行者那家伙。

自他练炁修行以来,身边只有师傅一人可以为他解惑。而且在师傅逝世的前两年,已经不和张松切磋较量了。现在张松十分想知道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和师傅再在一起的时候,两人之间交流的更多的是修行上的问题,关于修行界的消息张松所知甚少,这次出现的机会他可不想错过。

-----------

赶到任家镇的时候已经临近日落,一来此处,张松便能感到这股紧张的氛围。

明明天还没黑,街上却空无一人,酒肆商铺也没有开门,仅有的几个行人也低头纷纷赶路,生怕多停留一秒就会死亡一般。

张松找了一处旅馆,准备先住下来,顺便打听一下消息。

“最近镇上是在闹僵尸,这可是有好多人都见过的。而且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据说任家的任老爷就是被僵尸咬死了,现在任家就剩一个刚回国的姑娘苦苦支撑,唉,到处都不安生啊!”

张松和老板打听到了很多有用的消息,基本可以肯定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了。

僵尸先生!

原来是这个世界!

张松对于电影的细节已经记不清了,不过大概还是能回想起来的。他仔细思索了一下那个僵尸任老太爷的战力,通过印象对比,张松觉得自己可以一只手制服那个僵尸,于是便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就是不知道那个风水先生会不会出现,不过能被任老太爷威逼的家伙,应该不会强到哪里去吧。”

张松看天色已暗,便决定先住一晚,明日再去寻找九叔。

记得九叔是茅山道士,那么和自己应该会有一点渊源。到时候可以从九叔打听出一点修炼界的事情,顺便可以请教一下修炼时遇到的困惑。

次日清晨,张松在旅馆内随意吃了点早茶,便离开旅馆寻找九叔的住处。

街上依旧人烟稀少,偶尔会路过几个警卫队的人在巡逻。张松向几个路人打听了一番便知道了九叔的义庄地点。

毕竟僵尸事件一发生,九叔已经成为了镇上的希望,就连警卫队的人也向九叔求助。

来到义庄后,张松上前敲了敲大门。

“哪位?”

任婷婷慢慢的探出身子看了一眼门外,便见到一位出尘脱俗,剑眉星目的年轻道士在门外。、

张松看到一位女子给他开门并探出身子观望,便随了一礼并且问话道。

“请问,九叔道长在吗?”

张松忘了九叔的真名是什么,只好按照镇上人们的称呼来了。

“九叔就在里面,道长请。”

任婷婷脸色一红便转身带路,回过身材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这么容易让这位道士进来了呢!?

张松跟着任婷婷来到义庄大堂内,便看到一位眼神锐利,一字眉的修炼之士在躺椅上翻书。张松感应了一下,发现对方体内是有炁的存在,暗自想到这趟来的很对。

至于旁边那两个身缠阴气的家伙,张松瞧了一眼后便没有理会,应该就是九叔两个不成器的徒弟了。

“婷婷,这位是?”

九叔在张松进来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同为修行者的气息,在仔细观察后心底更为震惊。

元炁降化,神明自生。这简直是传说中的仙人之姿啊,九叔的双目掩饰不住的震惊,没想到先人在典籍中记载的竟然是真的,而且他还遇到了。

“道长,贫道青山观青松,听闻此处有僵尸肆虐,想来此处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张松说完朝九叔稽了一个礼,九叔看到同道之礼后便立刻回了一礼。虽然抡起年纪,九叔知道自己比张松大了不知道多少,但是道家排资论辈可不是按照年龄来的。

“贫道茅山林凤娇,青松道友,这边请。婷婷,麻烦你帮我们泡壶茶。”

九叔本来就惊讶张松的修为,现在知道这位年轻的高手是来助拳的,心中一喜,这样一来就更加稳妥了,任老太爷什么的,敢出现就把它镇了。

待茶水上来之后张松便迫不及待的向九叔询问起关于修行界的事情,在九叔诧异的眼神中,张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起自己自小便被师傅收入观中,自修炼起甚少出门,而师傅也因为修行出了岔子很早逝去,导致他现在出了修行,其他的基本上是一无所知。

“原来是这样啊”

九叔听完张松的话后心底更为震惊,不过练炁五年便已经开始逆反先天,这已经可以说是在世仙人了。和眼前这一位比起来,自己蹉跎三四十年算什么,虚度光阴吗?

随后九叔面带苦笑的向张松说道:“道友,关于修行上的事在下是无法给你解惑了。毕竟你已经走在我前面了,我只能给你说一下有关于修行界的事情了。”

说起来九叔本是茅山门下,不过前几年被特许可以出山开分支。但是现在正值国家动荡,实在不是一个开派收徒的好时机,于是他就在这任家镇上开了一个义庄,收了两个徒弟。

至于修行界,现在是道涨佛消,比较出名的几处大派实属天师府,茅山派,全真派,上清宗和武当派这几处比较出名了。其余还有几个修行大家族,不过现在很少听说他们和外人有交流,佛门当属南北少林,至于东北那边,听说他们的修行方式以请神为主,具体也不清楚,不过听说有的‘神’修行了几百年。

还有湘西赶尸和苗疆蛊虫,自古以来便被世人成为旁门左道,他们也只是在自己的底盘活动,很少出现在其他地方。

有一个门派组织道友你要小心了,他们四处为非作歹,到处收留作恶多端的妖人,实属修行界一大毒瘤。

不过现在修行界的状况是越来越不好了,气氛越来越紧张,不久前还和几个师兄弟商量过近期不要在外闯荡。

对了,普通人对咱们这类人称呼为异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