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魏淑芬

张松第一眼确实把这个姑娘看成魏淑芬了,但是这个姑娘没有魏淑芬那股狠劲,反而显得愣愣的。

那就是冯宝宝了

“你是哪个你认得阿无吗”

这户人家走出来一位农家妇女,不着声色的将冯宝宝护在身后,向张松问话到

“徐伯,这后生是哪个”

“赵嫂,这是江湖上的一个高人,精通医术。我是想让他来看看这个女娃子,这后生的医术比我厉害多了。”

徐老伯本来是想让张松给这女娃治治脑袋,没想到两个人好像还认识。

“恩,我确实认识她,没想到她会在这里”

张松向赵嫂点点头回答道

冯宝宝,可以说是这场动乱的根源。张松对她了解的不多,不过这个姑娘身上的秘密可是贯穿始末。

要不要把冯宝宝带在身边张松脑中一瞬间闪过这个想法,冯宝宝身上的秘密,他当初也是十分好奇,现在真人就在眼前,要是错过了张松可能会后悔莫及。

“娘,他说谎,这个人连阿无的名字都叫错了”

没等赵嫂回话,冯宝宝身边一个上身赤裸的小孩子先跳了出来对张松喊道,那样子好像面对敌人一般。

这小鬼话一说完,赵嫂的眼神就变了。阿无这么漂亮,而且脑袋还不怎么好,这些天他们不知道打发了多少对阿无有想法的人了。

“小鬼,话不要乱说。她叫冯宝宝,我刚才认错了是因为冯宝宝和我另一个朋友长得很像”

张松瞥了这个小鬼一眼,还敢怀疑他是骗子了。

“你真的认识阿无这下可好了,总算找到认识这娃的人了。”

赵嫂听见张松喊出冯宝宝这三个字,就知道这人一定认识阿无。因为自从阿无想起自己的名字后,只有他们一家人知道,谁也没告诉

这下子总算来了个认识阿无的,不过赵嫂也没完全相信。请张松和徐伯进屋休息后,又连忙使唤徐翔去把种地的徐老汉喊了回来。

进屋后冯宝宝一直在盯着张松看,没等众人入座便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

“你认得我吗我是做啥子的为啥我会在那个山洞里”

张松没有立刻回答她,想了下后还是决定对冯宝宝实话实说

“其实我不认识你,只是有所听闻。至于你以前的事我也不大清楚。对于你我知道的并不多,你应该和三十六贼结义有关,想要得到你的消息,只有去找剩余活着的三十六贼”

看着一群人迷茫的样子,张松简单解释了一下前段时间异人界发生的动乱。

“也就是说,我要是想知道自己的消息,就要去找三十六贼“

“恩,不过现在没几个活的了,而且他们都藏得很深,不好找“

这时候想找个人有多难,又不是后世。现在只要往深山里一钻,你就算拉条老狗都要找个几个月,更别提全国这么多地方了。

趁着说话的功夫,张松也观察了半天冯宝宝,心里无比惊讶。

他现在也会一点观气术,但是冯宝宝着实让他看不透,仿佛被一层迷雾遮掩住一般。

“冯宝宝,你曾经失过忆,介不介意让我看一下”

“当然不介意,你要咋看”

冯宝宝坐到张松身前,双眼虽然有灵但是无神,仿佛一个刚出世的婴儿一般。

张松随即把手搭在冯宝宝的身上,体内的炁慢慢向冯宝宝体内试探运行。

不过炁还没游走完冯宝宝的一条经脉,张松就慢慢失去了去炁的控制,仿佛他的炁被吞噬消散了一般。

奇怪了

张松慢慢的加大了炁的输出,但是毫无作用,冯宝宝的体内好像一个无底洞一般,无论张松如何输送炁,都无法探知冯宝宝体内的情况。

于是张松松开手,伸手按住冯宝宝的百会穴,想看一下冯宝宝的灵魂。

不过由于冯宝宝的身体太过古怪,张松也不敢大意。

先是让边上的几人退远点,然后在周围贴了几张镇魂、聚魂符,省的出现意外。

做好一切完全准备后,张松才慢慢的以神念摸索进冯宝宝的灵魂之内。

以神念侵入他人灵魂之内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稍不留神便会让对方魂飞魄散,尤其是张松这种专修灵魂的修士。

“倒是奇怪,和普通人的灵魂有些不同“

以神念进入到冯宝宝的灵魂内后,张松丝毫不敢放松,虽然他用匪类的灵魂试验过很多次,但是每次一不留神,失控逸散的神念便会冲散一个人的灵魂。

“这是什么“

张松还没来得及找到冯宝宝的本命魂,神念便被无数道符文包围。而且这符文张松从未见过,只是以神念的敏感可以从上面感受到无比巨大的危机

张松在看到这符文的第一时间,便当机立断的分割出一小部分的神念燃烧起来他有种感觉,再不离开冯宝宝的灵魂识海,他就会被这符文彻底灭杀

“给我爆“

张松也是果断,忍着分割灵魂的痛苦直接牺牲一小部分的灵魂以上清秘法轰开周边密布的符文,随后张松瞬间从被轰开的缺口那里逃了出去。

在冯宝宝脑海中发生的事情不过一瞬间,徐伯他们只看到张松将手放在冯宝宝头上,然后整个人突然被撞了出去,还喷了一口血

神完气足,指的是一个人的精神状况。而张松灵魂受创,再加上突然归体,骤然之下导致先天之炁在体内胡乱冲撞,内附也受了点伤

“咳咳”

“我的头,我的头好疼”

张松和冯宝宝两人都头疼欲裂,不过冯宝宝只是受了张松的牵连,而张松就是真的神念受创。

“安魂,赦”

张松一道安魂符贴在冯宝宝的脑袋上,随后不到一会,冯宝宝脸上痛苦的表情重新安宁下来,倒在赵嫂怀中睡着了。

张松则头颅像是被撕裂开来一样,他只能盘坐下,不断运转上清养神法,以平缓被创伤的灵魂。

屋内其他几人看到这突然发生的事慌乱了手脚,而没有张松的吩咐他们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只能悄悄私下说话。

“徐伯,这是咋回事吗为啥他们两个都受伤了”

“你问我,我也不晓得。他们异人的事情,咱们普通人是没得管了,且看看吧”

“阿无该不会出啥事吧”

“应该没事,到是这个后生情况不太好徐老兄,我们先不要动他”

几人商议了会也说不出什么章程,只能慢慢等张松醒来后在做决断。于是他们几人把昏迷过去的冯宝宝抬了出去,留下张松一人在屋内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