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骗过一个真仙的神魂感知,绝对不会像凌霄殿玉帝那般,连张松的一缕分魂都不能立刻拿下。

张松明明从二郎神的记忆中得知,冯宝宝来到仙界是在紫霞下界前的几年;而且张松观看二郎神的记忆可以很肯定的确认,那就是冯宝宝。

玉帝闭关至少有五百年之久了,怎么会是冯宝宝呢!

而且玉帝根本不知道他就是冯宝宝的熟人,没必要变出一副冯宝宝的样子。

张松站在此地,气机勾连天地,双目犹如神光射出,想看穿天庭的凌霄宝殿;但是天庭有无数道韵法则覆盖,别说真仙,就算是更上一层挑出三界五行的天仙,也不见得能看穿天庭。

“冯宝宝出现后便被太白金星引入天庭,因为出身凡人界被天将瞧不起,遂打斗数场,皆赢!随后在仙界中和紫霞相识,两人一同打下仙界”

张松回忆的念到有关冯宝宝的消息,突然眼神一凝,发现了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冯宝宝的修为怎么会这么高?按照我给她的修行功法,最多炼气化神的金丹之境;可是冯宝宝她刚上天庭便打败数个天将,难道她也和我一般?”

“可如果穿梭了多个世界,冯宝宝应该不会刚来此处便到处找人打听我的消息,她应该知道,我不一定和她来到同一世界”

张松的神魂中推算着数百种可能,可是他得到的信息太少,仅仅靠二郎神和四大天王的记忆还远远不够;不过张松明白了一点,就是在这个世界,少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人。

孙悟空托世—至尊宝!

起初张松认为是孙悟空没死才导致至尊宝没来到这个时间,但是现在细细想来却完全不是;时间是不同的,至尊宝若是不亲眼看见观音追杀孙悟空一事,孙悟空根本死不了,而是由唐僧代替孙悟空受死。

“观音、至尊宝”

张松嘴中念到这两人,如果找到他们其中一人,应该可以知道一些事情了。

想到此处,张松身影一晃,慢慢消失原地,直接遁入虚空,向西边的小西天赶去。

他知道小西天的位置还是八仙中的何仙姑告知的,不过这个世界中的何仙姑完全打破了张松对仙神的认知,要不是为了从她口中套出一点消息,张松当时就有一种拍死她的冲动。

仙界的环境错综复杂,前一处可能风和日丽,灵气充沛如福地一般;但是没过多远便会变得荒芜贫瘠,寸草不生。可能冬雪与夏日并存,还有的如不毛之地一般,滋生了许多阴煞之物。

张松倒是发现了一处宝地,当然这宝地只是对他而言,对其他修士可能就是一块惹人嫌弃的凶地。

这处地穴在临近小西天之处,方圆万里荒凉贫瘠,活物不存;盖因空中有六处天罡煞气之脉在此地汇聚,不过此处的煞气支脉有佛门术法的痕迹,遮掩并疏散了空中深处的六处天罡煞气之脉,才使得此处并不像阴森鬼蜮一般。

不过多年下来,此处术法也渐渐失效,虽有弥补之意,但是多年下来堵不如疏;现在已经弥漫起了淡淡的天罡煞气,方圆万里内元气都被挤走,灵物不生。

“此地倒是不错,天罡煞气极为精纯,若是收集起来,可以摆下一座诛仙剑阵。”

张松脸上浮现一抹喜色说道,虽然没有诛仙古剑,但是诛仙剑阵他早已熟记于心;现在结合符文之道,早已经不能算是剑阵,严格说来应该是诛仙煞阵。

在煞气汇聚之处,张松稍微破开了封禁的一道口子,刹那间如洪勇宣泄一般,积攒了不知多少年的天罡煞气疯狂的从封禁的破口汹涌而出,幸亏张松事先有所准备,将一小块炼制好的虚空石放在封禁缺口处,并且又以封禁符文在外加了一层保险。

“若以这般速度,大概两三年就能将虚空石填满。”

张松估算道,虚空石虽然只有一小块,但是形成的环境十分奇特,也导致它极为珍贵,内含须弥芥子;两三年的时间,足以装走此地过半的天罡煞气。

如此也算是消除一下此地的煞气,省的将来爆发后波及数万里,倒也是一件善事。

张松心中想到,随后布下了几道掩护符文,发觉无恙后便遁入虚空,继续向小西天的方向赶去。

临近小西天后,张松从虚空中踏出,观看眼前此景,才暗感小西天的不凡。

一座灵山在前方矗立,放出无尽佛家金光,周围数十里内的天际,仿佛都染上一层佛性;云彩间彩凤成双,青鸾成对,似在佛光中鸣瑞;灵山附近浮屠隐现,钟声悠远韵长,好似一听便能忘尽时间烦恼一般。

珍楼宝座,上刹名方;谷虚繁地籁,境寂散天香。

以张松如今的见闻,怕是只有天庭能胜过小西天一筹了;遮天中的太玄门和此地比,真的像一个山野宗门一般。

不过张松当然不会被这表面的景象所迷惑,他神融天地,借天地之道观察万物;在小西天之外便能了解其中之秘,除非小西天也像天庭一般,居于仙界之中心,有无尽道韵遮掩。

方圆百里内好似出现一双与天地同大的巨眸,隐隐的千里之外观看小西天之景。

“怎么这般人少?”

张松退出合道,微微有些疑惑道。

方才一目扫过,张松发现小西天根本没有几个生人;而那灵山中排排而坐的罗汉菩萨亦或是佛,仿佛泥塑一般,空有佛光而神韵生气。

张松也是身怀一些佛法,再加上修为至此,看穿佛光还是比较容易的。

“怎么灵山是这个样子?数百年前小西天能力压天庭,难道只是靠着如来和观音两人的实力不成?”

张松想不通此事,还要多怪那二郎神,整日逛吃游玩,不误正事;害的张松从他记忆中找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发现了我?”

张松眼神一凝,目光便穿过千里之远,看到小西天门口走出来一位僧人,向他这个方向行礼鞠躬,有示好请进之意。

“既然如此,那边进去看看吧。”

张松决定到,小西天并不像天庭一般,此地并无天地赋予的权柄秩序,仅有观音一人;对张松来说,危险并不是很大,所以进去后若是谈不成,张松自问也能全身而退。

不过不可不防,张松又在此处布置了一番;随后才一步迈出,直接跨越千里虚空,再次落脚时便已经来到了灵山前。

“施主这边请,菩萨在里等候多时。”

迎客罗汉面色木讷的对张松行礼说道,说完便转身向里走去,给张松带路到。

张松也一脚跟了过去,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里的和尚有点古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