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请君入瓮

“牛魔王”

摩云洞外,人未至声先到,一声大吼,数里之内都有震耳欲聋之感。

随后一条巨大的蛟龙从云端探出龙头,随后便只听见一声龙吟,摩云洞口便出现一位头顶犄角的男人;观他周身的气势,倒是比牛魔王要强上一筹,就是和孙悟空也不遑多让了。

“蛟龙王大人,这边请,诸多妖王已经到了,就差你一个了。”

认识这位的牛妖,早已迎着笑脸上前招待,准备给其带路。

蛟龙王一声冷哼“怎么牛魔王还不出来亲自迎接,他也知道丢脸”

“里面妖王都在等你,小的也不是很清楚大王的事情。”牛魔小妖讪讪答道

蛟龙王看了一眼摩云洞周围,好像没什么喜庆的样子,这让他不由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张扬过度,那就还有的救;等会进去后,无论如何他都要阻止这一场千古未有的丑事,就算打死这蠢牛,也好过丢了妖怪的脸。

否则一旦传了出去,天庭或者人类修士都知道,妖怪中出了两个雄性结为道侣,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难怪为妖,当真是兽性未退,湿卵胎生。

蛟龙王一想起这等情况,便恨不得一把掐死这老牛

等会进去后,他一定要先联系一下其他妖王,若是牛魔王不会悔改,那就直接将其打杀;占了他的地盘,分了他的财宝。蛟龙王在心中想到,他窥视罗刹女好久了,只是身处遥远又同为妖王,让他不好下手;这次牛魔王闹出这种丑闻,就别怪他了。

路不长,没过片刻,蛟龙王便来到牛魔王招待众人的地方;带路的小妖示意此处不是他们能进的后边退去了,蛟龙王看到小妖那畏畏缩缩的样子,心中便是一怒;想到,等会定要吃他几头小牛,饱腹的同时顺便出出气。

“姓牛的,你咦,弟妹,你怎的在此处”

蛟龙王大步走进去,刚想给牛魔王一点脸色看看;不过他眼光一撇,突然看到坐在一旁的罗刹女。

“连弟妹你也知道此事了,你你们这是怎么了”

蛟龙王面色一喜,刚想呵斥牛魔王的丑事,不过他突然发现了罗刹女的不对之处;随后他下意识看了四周一眼,哪想到这一眼看的让蛟龙王心中一突

不止是罗刹女,连同青狮王,黑熊王,羽雕王等等数位大妖,全部面带异笑的望向他;而蛟龙王也发现了,此处一点声音都没有,若不是他一开始大声嚷叫,在他进入此地时便应该发现异样才对。

“发生了何事”

蛟龙王当前就感觉到不对劲,想要立刻离开此地;数十人表情一致,面带诡异的笑容,一同看向他;就算他龙胆比较大在这个场合中也会被看小。

不过在他刚刚产生逃走这个想法时,面前坐着的十数位大妖同时有了动作。

数十道符文从他们身上显化,在一瞬间便缠住了蛟龙王;这些符文是大妖以修为凝结的道纹,张松专门在这些人中种下道纹,才能让他们用出来;这种符文一用出来,就变成了修为上的对抗,没有其他术法的厮杀。

蛟龙王的修为也算不错,但是当他一人面对十几位修为和他相同的大妖时,就有些不够看了。不过一瞬间,蛟龙王便被制服住了,毫无反抗之力。

蛟龙王被收服后,紫霞轻快的走到张松身边问道

“这已经是请帖邀来最后一位大妖吧,有这种势力,掀翻天庭也够了。”

“天庭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弱”张松摇头答道,“这次收服群妖也只是为了对付观音的时候稳妥一些,否则可能突生变故。”

张松在经过紫霞的同意后,特意看了一遍紫霞记忆中关于冯宝宝的那段;经过他再三确认,那的确是冯宝宝无疑了,可是玉帝为什么有着一张冯宝宝的面孔呢。

太白金星也十分可疑,仙神数百年不曾下界,偏偏就太白下界带回了冯宝宝,还给冯宝宝加封了赏赐。

“真人,邀请的妖王已经全部到齐了。”

牛魔王走到张松身旁,恭敬的说道;以张松如今的修为,再叫道长有些不合适,而让一头蠢牛叫主人张松又有点不适应,所以便有了真人这个称呼。

“继续叫人,炼神反虚和炼气化神的妖怪也别放过,有一个算一个,统统喊来;顺便把唐僧的消息放出去,务必要让取经途中的每一个和尚都知道此事。”

张松说完,牛魔王应了一声后边下去准备此事了

唐僧是孙悟空不眠不休一个多月才找到的,他们一行三人躲在当初孙悟空被如来镇压的五指山附近;因为缺一个人也没法去取真经,所以就一直在那里徘徊,到了今天被孙悟空抓了回来。

张松看了一眼唐僧,发现他没什么特别之处,除了体内有一道佛印外;吃了根本不能增长修为,反而因为他的絮絮叨叨,张松差点没忍住一巴掌拍死他。

张松对一个凡人没什么想法,当初孙悟空想吃唐僧也不是因为它能增长修为之类的,纯粹是被烦的;而唐僧肉这些鬼话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八成是佛门自己,为了给唐僧取经增加劫难。

将唐僧带下去后,张松便开始准备对付观音菩萨;他有多重视天庭,就有多重视观音。

张松以十二位炼虚合道的大妖为阵基,让他们和元牝钟合为一个封天禁地的阵法;外面更有七十二位炼神反虚的妖怪,张松传给他们不同的道纹,让他们以天罡之数分为两部,在元牝钟内稳定虚空

最后再由张松亲自对付观音菩萨,骑士他也可以直接以元牝钟,配合数十位妖王妖怪,直接将观音镇压;但是同为真仙,张松向试一下观音的实力,到时若是不敌,再执掌元牝钟镇压也不迟。

在众多大妖有心的传播下,吃唐僧的消息瞬间便传开了,取经路上许多佛门庙宇也收到了消息;那些和尚修士知道唐僧要被分吃,共邀天下群妖时,脸色都变了;连忙来到观音菩萨的佛像前,跪地念诵,将此事不断的告诉菩萨的佛像。

仙界,小西天中。

观音菩萨在张松离去后便派一名罗汉去天庭,想要打听一些有关张松的消息,盖因张松临走前问了冯宝宝的事情,观音也不知道张松知不知道当年的事情,若是察觉了,还是联合天庭先下手除掉他比较好,省的一位真仙在暗处给他们添麻烦。

冯宝宝之事比取真经还要重要一点,当年可是世尊如临走前亲口嘱托过的,万万不能出现差错。

此日,观音正在钻研佛法,突然感到下界佛门有人在向她祷告,便用出术法勾连下界佛像;片刻之后,观音脸上便闪过一丝怒气。

“泼猴,当真屡教不改,此次定要你转世,取经一事拖延五百年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