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冯宝宝之秘

凌霄宝殿内众神皆至,不过无一人出声,偌大的殿宇内寂寥无声;而且和上次群神而至的情况相比,此次凌霄宝殿内的神仙少了不少。

太白星君此时是焦虑的火急火燎,他没想到竟然会出现了这么大的纰漏。

天庭一次性少了四十多位正神,三十六位天将,几万天兵;太白金星略微估算了一下,这一次直接去了天庭两成的战力,幸亏此陛下非以前那个陛下,不然他这个太白金星也干到头了。

太白金星面带忧色的向众神问道:“诸位可有计策?”

不过数百正神相互对视了会后,还是无一人出声;等太白金星声带着急的说过两三次后,群神才异口同声的同时开口说道:“请陛下下旨!”

这些正神几百年力是放纵了一些,但他们不是玩傻了;连天庭中最能打的十三星君都没了消息,那他们这些人下界做什么?

送人头也没这么送的吧,下界那可是擒杀真仙的存在,还有数百大妖;玉帝要是不动,他们就算是全下去,也不过就是死的有壮烈一些罢了。

除非让那真仙来到天庭中,他们动用天界权柄,合天庭阵法直接镇压那位真仙;不过这个计策就要看太白在其中的作用了,反正天庭中,就他最喜欢接引下界的修士上天,这次也不例外,还是交给他来吧。

众多正神不肯出力,玉帝又形同摆设不出声,太白面对这般局面,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最后他只好借用玉帝威严,让众位正神各返各处,开启阵法严防外敌入侵!

‘希望那位和观音只是私人恩怨,只要撑过这一段时间,大概便能无恙了。’

太白如今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摩云洞早已成了灰灰,幸好牛魔王提前将大部分小妖转到别处,不然就算退到万里之外,也逃不过一死。

这次幸亏是将观音从小西天勾引了下来,否在在上界,就算张松将这些大妖全带上去;也不能预料如来那胖和尚留下了多少后手,真让观音在小西天拖一会等到天庭援兵,张松还得栽在那。

在擒下观音后张松便将她扔到元牝钟内,让十二妖王带着数十位大妖,连同数万小妖一起镇压观音;保准就算观音恢复意识,一时半会也不能挣脱。

随后张松又连忙赶到昆仑之巅,以诛仙煞阵擒下了十三星君和二十八星宿,又在他们的神魂中刻下了印记,让其永远忠于自己又不失神智;等将这几十位正神全部拿下后,张松才拿出神泉灵药,服下后恢复了些许法力。

问出来他们为何下界后,张松不由笑了出来道:“当真是一波助力,有了星君星宿的帮助,便更有把握搜寻观音的神魂了。

过了半月之久,张松才准备对观音动手,为此他准备了许久。

张松以南北斗星君、二十八星宿来替换妖王镇压观音,他们可以直接引动天上的星辰之力加持在元牝钟上,这四十一人合起来操控元牝钟比那近百妖王使用的威力还要大上许多。

“轰!”

南北斗十三星君、二十八星宿合力运转玄功,以特殊的沟通方式直接让星辰显化,漫天的星辰之力挥洒而下,大部分聚集在元牝钟上;仅有小部分落在一旁,还有许多小妖星辰之力起了斗争;毕竟这些直接洒落的星辰之力极为精纯,炼神反虚或者炼虚合道的大妖可能不在乎,但是对于炼精化气和炼气化神的妖怪来说,都十分宝贵。

元牝钟受星力加持,偌大的钟身哧溜溜的快速旋转起来,周围慢慢显化出来日月山河、诸天星辰之景;甚至还隐隐有龙吟凤鸣,虚空割裂之声。

“哗!”

突然,元牝钟猛然演化出五条连锁,这连锁份数五行之精,一端连接着幽暗虚无的空间裂缝,另一端死死缠住观音;这五条连锁直接封禁住观音的金身,压下了她一身九成的法力,同时禁锢了观音的神魂。

随后,张松便以神魂不断铭刻道纹,准备以神魂之力刻画出一个阵法,分割开观音的神魂,来搜寻他想要知道的消息。

这也是张松第一次对真仙下手,张松自己也是真仙,所以他十分清楚;真仙的神魂与道相合,寻常的术法根本不能对真仙的神魂造成影响,所以张松只能以暴力之法强行搜寻,不过他怕观音的神魂留有什么后手,所以张松必须稳妥一些。

过了许久,张松的道纹阵法也准备完毕,随后指尖轻轻点住观音眉心,一声轻喝

“破!”

观音瞬间睁开双眼,不过她一身法力全部被元牝钟压制,加上身受重伤,金身也不能动用;连声音都无法发出,只能被动的感受自己经历神魂割裂之痛,不过一会便意识全无。

见道纹阵法立功,张松召回元牝钟,随后以神魂出体,携带者元牝钟钻入观音菩萨的识海中。

如初观音识海,张松便感觉到无数如洪流般的灵魂信息向他冲来,如果是炼神反虚的修士经此意识洪流,都可能经受不住导致神魂受损;唯有合道境的修士才能勉强经受的住真仙与道相合的神魂,还得是像观音这般灵魂破碎的真仙。

“掌中佛国神通”

“西行取经因果”

“万佛舍利幸好,将观音从小西天引了下来”

“五尊九识之变神通,好家伙,这世尊如来连这种神通都传给了观音?可惜观音不修正法,不然天仙有望,我纵使计谋百出,也奈何不了她。不过以此来看,这如来大和尚应该是天仙境界的大能,幸好他于数百年前便离开此界了!”

在观看这等神通之法时,观音的识海中出现一大佛烙印,张松一眼便认出,这就是那世尊如来留下的神通烙印;那大佛烙印出现后便发出亿万微毫佛光,伸出一遮天巨手向张松盖来。不过张松丝毫不惧,仅仅是留下的神通烙印罢了,还奈何不了他;元牝钟一震,那佛光连同观音的识海便如同清浊分辟一般,自然向两边分去,随后不过几招,大佛烙印便被张松灭掉。

张松从观音的识海中得到这则消息时后怕不已,这等化分分身明王之法极为高深玄奥,比他当初强行分化青松道人时要好上许多;不过此时最重要的还是先找到有关冯宝宝的消息再说。

“有了时间穿梭轮回、千年前原来是这样!”

张松仔细看过观音的记忆后,不由生出一股怒气。

好个如来和玉帝,竟然借冯宝宝行那替代超脱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