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围攻天庭

天庭乃是仙界最为繁盛之地,往日一片霞光照过,云海缭绕,尽显仙家美景;从仙凡大门到天庭的南天门,本来是一路云海青光,紫气弥漫,但是今日却有些不同。

南天门前众神齐聚,更有十万天兵汇聚于此,摆下天兵阵法,杀气震得云海翻腾;而他们对面则有神有妖,数万妖众同样是气机相连,散发出惊天煞气,和天庭一方对峙着。

当初孙猴子不过在仙凡大门处闹腾了一番,便名传天下,得了个齐天大圣的名头;而现在,天庭可真的是被人堵门口了,其中还有自家的正神,声如响雷,轰隆隆的响彻天界,传到每一人的耳中。

“北斗,南斗还有二十八星宿,你们竟然与妖怪为伍一同攻打天庭,今日定禀报玉帝剥夺尔等神位,形神俱灭于三界”天庭中一位正神大声喝道

受此威胁,众星君和星宿怎么可能忍得对面一小神叫嚣,脾气不好的贪狼星君更是破口骂道“诸如尔等不过是一群蠢材,被那太白骗了近千年;昊天早已离去,如今那凌霄宝殿当中的人不过是昊天行李代桃僵之事的替身,可笑尔等竟然跪拜一替身,听他命令”

此言一出,众多正神尽皆面色剧变玉帝的行为虽然古怪了一些,但是大多众神心中都认为玉帝本来就脾气古怪,性情不定,千年前便处决过许多正神;随后虽然突然行事大变,但是对他们来说却好了许多,所以他们也渐渐忽略了许多细节。

如今贪狼星君一番话语,倒是让他们异想纷纷;玉帝行为突变的确太过诡异,而且他们仔细一想,确实有数百年未曾见过玉帝真容了,最近的一次还是南北斗星君被擒的消息传来,那时见到的也是一片幻雾,未曾见到真容。

以玉帝原先那唯我独尊的性情,怎么会突然生起了遮挡相貌的心思就算是修炼玄功也没这个必要吧

贪狼星君一番话便让天庭众神杂念众多,何况南北斗十三星君本来就在天庭中交友众多,比二郎神那草头神要强多了。

若不是玉帝积威已久,以这些星君星宿的人缘,定会在开战前,拉过来许多好友。

“一派胡言”

太白金星上前怒声斥责吼道“尔等食君之禄,却不知忠君之事,如今还妄想往陛下身上泼污言脏水;陛下法旨在此,岂是你能花言巧语的吗贪狼星君,你们勾结妖人之事早已上凑陛下,从今以后”

太白金星话还没说完,便突然感觉到一股庞大的杀气笼罩住他。

这股杀气虽然专门针对太白,但是天庭众多正神也能感觉得到;虽然没有针对旁人,但是侧漏出来的一点,依旧让他们感到神魂僵硬,法力被冻结一般连周围翻滚的云海都突然沉寂下来,好像时间停止了一般,弥漫的紫气消散,天象都为之一暗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人发杀机,天翻地覆

张松此时为真仙修为,他发出来的杀机足以改变天象;如今他专门针对太白一人,足以让他神魂冻结,不出片刻便会意识溃散。

冯宝宝有次遭遇,太白金星肯定是逃脱不了干系;尤其是刚才还说他是妖人,张松更不能放过他了。

咔咔

就在太白的神魂要全部冻结时,他的身体突然闪过一道金光,瞬间便驱散了太白神魂中的杀气,救了他一命。随后在太白金星回过神后,从他体内飞出来一道玉帛,散发出混元如一的浩荡气势,威压众人。

随后虚空中突然迈出一道人影,正是刚才对太白下手的张松;对于太白这种小人物,他本来不想暗中出手,但是想到冯宝宝可以说是被此人所害,后又听到太白在那里大放厥词,是以没忍住才对太白下了杀手。

不过张松倒是没想到,太白身上竟然带了天仙写下的玉帛。

“这便是那昊天所留的旨意吗”五行倒转,地风水火相融,绝对不是真仙能弄出来的东西。

张松瞬间便来了兴趣,要是从这玉帛上研究一番,说不定他也能得到一些修成天仙的启发张松当前便迈出一步,右手一抬一握;瞬间天庭众神便感觉自己眼中出现了一只遮天巨手,这巨手上流转着青金玄光,威力大的不可直视,让众多正神感到胆战心惊,有面临死亡之威胁。

“天庭禁法,启”

天庭瞬间亮起亿万七彩豪光,静止的云海剧烈的翻滚起来,仿佛有一条真龙在云海中翻滚一般;南天门前突然生出一个半圆碗状、巨大无比的禁制,倒扣在天庭之上。

“轰”

青金色的巨手直接拍在天庭的禁制之上,一声巨大的轰鸣之响传遍天际;天庭无数仙岛震荡不休,冲击余波直传万里之外,连禁制内的许多天兵正神,都在这一击下站立不稳,许多都是成群成片的摔倒。

不过禁制确实厉害,张松刚才一招因为要拿取昊天的玉帛,所以多用了几分力,没想到竟然被他们挡了下来。

张松疑声道“正神不全都能发挥如此威力吗”按照度厄星君的说法,天庭禁法中少了他们最重要的星君星宿,威力至少去了两成多,怎么还会如此强大,张松一击竟然丝毫无用。

像是看到了张松的疑问,度厄星君连忙传音道天庭的禁法确实不全,至少他们没感觉到禁法中属于南斗六星和北斗七星的力量,而且他们的权柄还在,旁人是不可能越过他们发挥出南斗北斗的力量

张松听到后点了点头想到,看来天庭就算是少了这么多星君星宿后,依旧能发挥出这么强大的禁制;张松在那七彩玄光流转之下,感受到了极为庞大的天地之力,只他一人,是几乎破不开近乎整个仙界的力量。

不过蛮力不通还有巧劲,张松之所以这么明目张胆的围攻天庭,就没怕过天庭开启禁法。

他转头向星君星宿示意了一下,随后南北斗星君和星宿便点头致意,身形一瞬,便向远处遁飞而去,不一会便消失了身影。

天庭禁制内有些人还迷糊着,搞不明白为什么大战在即,这些星君星宿先行离开了;不过这些人虽然不懂,但是有的是精明的人。

“坏了,他们是想去动用权柄,晃动周天星辰,从根本上破坏天庭禁制”